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古代女子生存指南 > 第44章 邊城擦肩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aygpiz.live請收藏

  許深河是有些心情不好,覺得不太甘心,但是可能真的是命運讓他不能如愿吧?所以也沒有真的很消沉,沒有把這件事太放在心上。只有林墨染知道,她是故意睡著的,她的占星術雖然沒有那么厲害,但是預測個天氣之類的還是可以的,看出第二天有雨,這個簡直太容易了。

  林墨染倒不是不喜歡看星星,只是她覺得,和不喜歡的人一起看星星,就是在給他錯誤的信號,以為自己也喜歡他。就算許深河現在沒有對她動心,但是看星星這種曖昧的行為做多了,不喜歡也喜歡了。所以林墨染在剛開始的時候,就做出了選擇,堅決杜絕這種行為!

  沒過多久,林墨染就開始了外出游歷,增長見識。

  這是每個天水宮弟子的必經之路,一個不懂人情世故,不知人情冷暖,沒看過世情百態,不知道窮人的日子是怎么算計著每一文錢過的,不知道富人們是怎么每日揮霍消遣的人,一輩子都只能是個庸才。

  不敢說全都經歷過,至少全都見識過,這樣才會理解每個人為了自己的目的,甚至可以犧牲一切的想法從何而來,這樣才能更好的利用自己的一身本事,為身邊的人做一點力所能及的事。

  沒想到吧?

  是不是很驚喜,很意外?天水宮居然是這么教育自家弟子的。

  淺溪沒有催促馬兒快跑,只是讓它隨意走到哪里都好,得意的對林墨染說道:“怎么樣?這回知道我們天水宮為什么是江湖第一門派了吧?因為我們的人都是救世濟民的觀音菩薩。其實我挺不愿意這么想的,生米恩斗米仇,你養肥了一個人,一旦拿不出他想要的東西,他就視你為天下第一大惡人。所以啊,只要是我出去,我從來不會無償為別人做事,想要我的幫助,一定要付出代價才行,我才不會為了一個好名聲,就犧牲自己的!

  林墨染不能更認同了,她也覺得為了不相干的人做那么多,根本就不是做好事,而是在害人害己。

  “師姐,那我們現在往哪兒走?這馬這么隨便的亂走,會不會跑到什么荒無人煙的地方?我不想晚上又睡在外面!有很多蚊子的!”林墨染哭喪著一張臉說道。

  “就是啊,我不也不想沒有枕頭沒有被子,這樣很難受的!”許深河也哭訴道。

  淺溪呸了一聲,道:“你之前跟你爹風餐露宿的時候,怎么沒見你抱怨過?跟我出來就什么都不行,我看你是皮癢了!”

  “你怎么能跟我爹比?我爹一不高興就會打我,你又不會打我!哎呀,救命!師姐我錯了,師姐你快住手!”

  許深河的求饒聲越來越遠,林墨染大笑一聲,追了上去。

  在通往邊城的官道上,城門遙遙在望,林墨染追著許深河跟淺溪前行,一邊奔馬一邊喊道:“師姐!用不著這么急吧?城門就在那里,你慢慢走,很快就可以進去了!你跑什么!”

  淺溪羞紅臉,回頭瞪了一眼林墨染,卻沒有說話,只是拼命地往城里跑。

  許深河也十分不解,但是迫于師姐的淫威,還是跟了上去。

  林墨染人小,騎馬還有點吃力,慢慢地走還好,一跑起來就覺得屁股疼,于是只好在后面吃力的跟著。

  一輛出城的馬車迎面走來,看到這三匹馬跑了過來,為了避免沖突,就放慢了速度,等他們先過去。

  林墨染難受,忍不住又喊了一句:“師姐,你給我留個記號好了,我不想追著你了!師兄,你幫我盯著點!我不行了!”

  許深河的聲音遠遠傳來:“你放心吧!我會幫你安排好的!”

  林墨染很快也經過了那輛馬車,喊話的聲音被車里的人全聽了去。那人一聽到林墨染的聲音,就飛快的撩起車簾,朝聲音的方向看去,但是林墨染的馬已經跑遠了,很快就不見了蹤影。

  車里的人只好落寞的放下簾子,同車的人看到以后就問道:“你怎么了?在看什么?”

  “沒什么,只是聽到一個聲音,覺得耳熟而已!

  問話的人想了一下,說道:“剛剛那個聲音確實有些耳熟,好像在哪兒、、、哦對了!是林墨染,是林墨染!快,我們快回去!柴胡!把馬車往回趕!”

  “李言,算了,我們還有正事,先回京城要緊!

  陶李言卻很不甘心,問道:“沐淵,可是那是林墨染!難道你不想見她嗎?我們已經有三年沒見過她了,難道你不想她嗎?”

  柴胡聽了江沐淵的命令,駕駛馬車繼續前進。

  江沐淵無聲的嘆息,說道:“想啊,很想很想她?墒俏椰F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我只能選擇最重要的事!

  想了一下,江沐淵還是對自己妥協了,說道:“算了,李言,給邊城留信吧,問問他們,天水宮的人來這里干什么?”

  “嘿嘿,我就知道你舍不得和墨染擦肩而過,就算現在不見她,但是打探一下她的消息還是可以的。行,我這就放信鴿!碧绽钛詻]心沒肺的笑道。

  林墨染追到淺溪的時候,她已經在客棧里了,看到她換下的衣裙,才明白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于是尷尬的笑了一下,說道:“看來我要記一下日子了,以后每到這幾天,我就多照顧你一下,不惹你生氣了!

  淺溪笑罵了一句,說道:“說來也怪,你都十三歲了,也該到年紀了,怎么還沒動靜呢?該不會是被師父下毒,毒壞了吧?”

  “你胡說什么呢?師父才沒有那么沒人性呢!只是、、、每個人的年紀都不一樣吧?有的人稍微晚一點,也是正常的!绷帜静[著眼睛笑道。

  然而說嘴打嘴,當天晚上,林墨染就發現自己的衣服上帶血,只好找淺溪幫忙。

  淺溪雖然覺得好笑,但是也不敢含糊,很快幫她處理好了。只有許深河十分苦惱,為什么今天兩個很要好的姐妹,都不理自己了,還神神秘秘的呢?

  夜半子時,江沐淵收到變成傳來的信鴿,看了短箋上的消息以后,居然很詭異的臉紅了,猶豫了一下,才回信過去。

  第二天早上,林墨染房間的桌子上多了一包紅糖和紅棗,起初林墨染以為是淺溪給她準備的。但是問過以后卻發現不是,于是去問了客棧里的人,都說不知道,這成了一件懸案。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