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都市妖孽高手 > 第173章 剛烈與決絕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aygpiz.live請收藏

  第173章剛烈與決絕

  看著曹哲走出大門,坐車離去,江川不由挑了挑眉頭。

  哪怕隔著很遠,他也能夠清晰的看到,那輛車是云江本地的牌照。

  這也就意味著,江川昨天晚上與父親坐飛機離開上京,這才剛回到云江不過一夜的時間,曹哲不但已經知道他住在什么地方,甚至就連交通路線都有了安排。

  當然,想要知道他住在哪里,這并不是什么難事,此前在療養院里登記的時候,他用的是真實的身份證,上面有他的住址。

  但是,曹哲明顯就是匆忙趕到江北的,而且他來辦這種事情,肯定也不會希望有外人只的,那么,剛才那個司機肯定也是信得過的人。

  再加上那云江本地的車牌,就足以看出,江家還是很有些能量的。

  “豪門大族?”

  江川搖頭笑了笑,用遙控鑰匙關閉了大門,轉身往回走。

  太陽漸漸溫暖了起來,江元廷已經把腿上的薄被拿了下來,看到兒子回來,他問道:“他跟你說了什么?”

  “還是那些話,讓我不要跟著摻和,讓你為大局著想!苯ㄐΦ溃骸斑@位曹秘書,精明過人!”

  江元廷笑笑,他自然知道曹哲的話肯定不會這么簡單,但也沒有多問,只是說道:“臭小子,現在你知道了吧,如果依照你的計劃,你老子現在恐怕已經被送回療養院了!

  江川嘿嘿笑了兩聲,江家的反應速度很快,但卻沒有超出他的預料,甚至在他看來,這都已經算是慢的了。

  只不過,這反應的激烈程度,卻是讓江川有些不解。

  “爸,他們為什么不想讓你離開上京?”江川問道。

  “不是不想讓我離開上京!

  江元廷笑了笑,說道:“而是根本就不想讓我離開療養院!

  聞聽此言,江川的眉頭立刻皺了起來。

  “行了,先帶我去看看徐國濤!苯⒄f道,“等回來之后,我再給你詳細的解釋!

  “好!

  江川點頭。

  他推著江元廷,朝著后面的云隱山而去,但是上了山之后,那些小路就無法過輪椅了,江川直接把父親背在了身上,來到了師父和老爹的墳墓前。

  “扶我站好!

  到了這里,江元廷臉上的笑容就消失了,沉聲說了一句。

  江川立刻雙手卡著父親的腋下,讓他的雙腳著地,卻不會承受太大的重量。

  “唰!”

  江元廷抬手,對著面前的墳墓,行了一記軍禮。

  他的目光落在前面黑色的墓碑上,看著那上面一臉嚴肅的徐國濤的照片,緊緊地抿著嘴,沒有說一句話。

  江川能清晰的感覺到,這一刻,父親的身上在繃緊,心臟跳動的很快。

  父親想胸中,情緒在激蕩!

  “呼!”

  片刻之后,江元廷放下了手,說道:“還有你師父!

  江川立刻往旁邊走了幾步,來到師父的墳墓跟前,江元廷再一次抬手,敬禮!

  “回去!”

  江元廷說道。

  江川點點頭,背著父親返回,坐上了輪椅之后,推著他回到了莊園。

  一路上,江元廷都沒有說話,只是呼吸很粗重,江川能感覺到父親的情緒很不平靜。

  “徐國濤”

  在院子里沉默了良久,江元廷忽然開口了,“他的家人還在,你抽時間,去看看他們!

  江川聞言,就知道父親肯定一直都在關注著徐國濤家里的情況,“我會的!

  “你要把他們當做你的家人!”

  江元廷說道:“沒有徐國濤,你不會活到今天!

  江川微笑著說道:“他是我老爹,他的家人,本來就是我的家人!

  “好!

  江元廷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以后,你就是江川。坐下!

  江川從旁邊拉過一張椅子,坐了下來。他知道,父親這應該是有話要對他說。

  “小子,在療養院的時候,我之所以不同意讓你帶我走,不僅僅只是因為有人會反對,同樣也有其他方面的考慮!

  江元廷說道:“原本我沒有打算這么早跟你說,但現在看來,你早一點知道,也不是什么壞事!

  江川點點頭,沒有說話。他心里明白,恐怕是因為曹哲的到來,讓父親預感到了什么。

  “家里的情況,茹升都跟你說了吧?”江元廷問道。

  “大體上說了一下!

  江川點頭:“不過都只是一些基本情況,更具體的,他好像也不太清楚!

  江元廷說道:“那今天我就跟你好好說一說!

  略微頓了頓,他便說道:“你爺爺是從閣老的位子上退下來的,今年八十五了,最近幾年,他的身體有些不太好。

  你的兩個伯父,能力有,但魄力不足,用你爺爺的話來說,他們二人,不足以封疆,曹哲的到來,就是個例子,我這么說,你能明白嗎?”

  江川點頭:“明白!

  出了事先想著責怪自家人,這種人即便是有能力,卻也不夠硬氣,魄力不足這四個字,很貼切。

  當然,江川也明白,這是跟那些頂級大佬相比,可比起一般的政務官員,肯定要強不少,要不然的話,他們的位子也坐不穩。

  “曹哲今天說的那些話,倒也都是事實,你大伯現在應該是正處于前進一步的關鍵時期,他想要求穩,也能理解!

  江元廷說道:“你二伯,現在是上京的副職,想要再進一步,也需要助力,更需要風平浪靜。所以,他們自然是希望能平穩過度!

  江川點了點頭,他對于體制內的事情,并不會比普通大眾了解的更多,對于這些內部的消息,更是一概不知。

  當然,他也不想關心這些,他唯一所在意的,只是江元廷。

  “跟你說這些,不是讓你心生怨恨,你也不用去埋怨他們!苯⒂终f道,“這些年我窩在療養院,一方面的確是他們需要求穩,但更多的,還是我自身的原因!

  “雖然我成為了一個廢人,可只要廢的不夠徹底,就總會有人不放心!

  說到這里,江元廷臉上不見半點憤怒與悲涼,反而呵呵一笑:“既然如此,那我索性就在療養院里等死,讓那些人徹底的放心!

  江川靜靜的聽著,他沒有著急的問究竟是誰不放心,也沒有問當年襲擊事件的始末。因為他知道,父親接下來要說的,應該就是這些年的布局。

  果不其然!

  “這些年,我雖然殘廢了,但也不是什么都沒有做!

  江元廷說道:“我雖然是在療養院里,但是有些人卻是忘記了,那即便是等死的療養院,卻也是屬于部隊的,我好歹上過戰場,打過仗,立過功,還有一批老部下。

  有些人怕我追查當年的事情,那我索性就不再追查,只是跟那些老部下還保持著一定的聯系。

  如此,這些年也就這么渾渾噩噩的過來了,勉強活到了現在!

  江川的咬肌鼓了股,沒有說話。

  勉強活到了現在

  父親說的很輕松,似乎是在說別人的事情一般,可是,只有在親眼看到父親是怎么過活的,才能知道,這二十幾年,父親究竟過的是怎樣痛苦的日子。

  也才能夠理解,堅持二十幾年,這究竟是何等驚人的意志力!

  “好在,我的堅持總算是等到了希望的結果!”

  江元廷的臉上浮現出笑容,“徐國濤養大了你,段志國又意外的發現了你的身份,我們父子終于又重逢了。

  最讓我驚喜的是,你小子竟然學了一身驚人的本事,這完全出乎了我的預料,也讓我改變了想法!

  江川問道:“什么想法?”

  “原本,我聯系的那些老部下,也只是無奈之舉!

  江元廷說道:“我是打算,在我臨死之前,總要為你們母子討一個說法,不管用什么手段,事情總是要做的。

  可是,你小子的出現,讓我改變了計劃。

  既然我暫時死不了,那么,以前的那些布局,也就暫且不需要了!

  江川立刻就明白了過來,為什么父親會直接調動部隊,哪怕明知道會引起大伯的強烈反應,他也要這樣做。

  這一方面是為了維護他,把責任直接攬過去,另外一方面,卻也是因為,因為他的出現,江元廷的心中,又有了希望。

  他能從江元廷的話中聽出一股決絕的味道,尤其是在說,要給他們母子討一個說法的時候,盡管父親說的很平靜,可那話語中的剛烈與決絕,卻是如此的動人心魄。

  但是,那種剛烈到近乎同歸于盡的計劃,卻未必能夠達到目的,就像父親說的,那只是無奈之舉。

  而現在,父親又有了站起來的希望。

  “小子,早點把老子的傷治好!

  江元廷目光炯炯,“老子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半年!”

  江川當即說道:“半年時間,我一定讓你站起來!”

  誰知,江元廷卻搖了搖頭,說道:“不必非要站起來,你要讓老子多活幾天,把該干的事情干完,再下去陪你母親!”

  江川抿了抿嘴,片刻之后,他才問道:“爸,當年的襲擊,到底是怎么回事?”

  。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