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5章 寶兒,我現在可是一個窮光蛋了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aygpiz.live請收藏

  冷安安注視著身邊溫柔嚴謹的男人,眼底的冰冷仿佛也被慢慢的融化。

  她輕輕的抱住了顧子琛的手臂:“老公,我真的,想要一個孩子。我知道,你可能現在還沒有做好準備,但是,可以就讓我任性一回嗎?”

  她豎起了一根手指,認真的說著:“我發誓,就一回,就這么一回!

  顧子琛輕輕的將她豎起的手重新放回:“安安,你能告訴我,為什么那么想要一個孩子嗎?”

  在他的心里,冷安安一直都是一個有計劃的人,也從不會逼迫他去做什么。

  而現在,她卻如此堅持的要一個孩子,這個結果,難免讓人覺得有些奇怪。

  冷安安一頓,低下了腦袋,避開了顧子琛的視線。

  “沒有原因,我就是想要一個孩子,子琛,你別問了!

  顧子琛也低下了腦袋,“抱歉!

  兩個簡單的抱歉,像是回應了她的問題。

  辦公室里的氣氛,顯得微微有些低沉。

  明白了他的意思之后,冷安安這才推開了他,穿好鞋子,一瘸一拐的離開了辦公室。

  “我知道了!

  冷安安請了三個月的假,就回到了黎家。

  冷傲天此時正戴著老花鏡在沙發上看報紙,一看到她回來了,立即放下了手里的報紙。

  “安安,你今天怎么這么早就回來了?”

  冷安安在他的身邊坐下,一看到冷傲天,就仿佛一肚子的委屈都憋不住了一般。

  她張開了雙臂,隨后緊緊的抱住了面前已經老了的男人:“爸!

  她的眼角滑落下了眼淚,哭的肩膀一顫一顫的。

  冷傲天心疼極了,將臉上的老花鏡摘下,隨后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

  “好好的,這是怎么了?好了好了,寶貝安安不哭了!

  他的手輕輕的拍在冷安安的后背上,臉上也逐漸的染上了一些的怒氣。

  “是不是顧子琛那個臭小子欺負你了?我現在就去找他算賬去!”

  冷傲天說著,就直接站了起來。

  冷安安拉住了他的手,連連搖頭:“沒有,爸,子琛沒有欺負我!

  他重新坐下,這才小心翼翼的擦去了她臉上的淚珠:“那你是怎么了?有什么心事的話,就和我說吧。我雖然老了,但是還挺中用的!

  冷安安一看到面前已經白了發,有了皺紋,容顏逐漸老去了的冷傲天,心里更是頗多的傷感。

  “爸!

  她張開雙臂,緊緊的抱住了冷傲天:“爸,你現在最想做什么?或者說,你想要什么?”

  只要他開口說的,她都一定會滿足他,幫他做到。

  畢竟,她就只有這么一個父親,這么一個親人。

  冷傲天認真的思考了一會,這才將她從懷里拉出,一本正經的說著。

  “以前,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了,F在,看到你嫁給了顧子琛,我也算是放心了。顧子琛是我看著長大的,是一個不錯的孩子。你在他的身邊,一定會幸福的!

  “況且,黎家的人也會好好的對你?吹侥愫,我就滿足了。我現在唯一的心愿啊,就是希望,能夠早些看著你成家,有自己的小家庭。我啊,還能抱抱我的小外孫。聽他喊我一聲外公呢!

  說到這里的時候,冷傲天笑的眼睛都瞇成了一條縫隙。

  一旁的葉嵐也笑著補充:“是啊,安安,你都不知道。冷少現在啊,整天念叨最多的就是,你和顧子琛什么時候能生個娃給他玩。冷少啊,可是非常喜歡孩子的!

  聽到孩子,冷安安更是攥緊了手里的拳頭。

  她點下腦袋:“會的,爸,我這些日子請了三個月的假。我啊,就好好的陪著你!

  “好好的請三個月假做什么?安安,你是不是和子琛吵架了?”

  冷傲天似乎是察覺到了什么,立即詢問。

  這都說,新婚夫妻,恨不得每時每刻都黏在一起,怎么冷安安反著來?

  冷安安笑著搖頭:“沒有啊,爸,你就別想多了。沒有的事,我就是想陪陪你而已嘛!

  她難得抱住了冷傲天的手臂,小女人的撒著嬌。

  冷傲天似乎是第一次看到冷安安對自己撒嬌,他整個人都愣住了,身體繃緊,就像是卡帶了一般,身子動都動不了。

  那張已經老去了的臉上,更是多出了幾分的不自然和紅暈。

  他的大手木納的在她的腦袋上輕輕的拍了幾下,這才繼續說道:“嗯好!

  黎寶兒一人站在黎家的門口等了許久,差不多等了半個小時,也沒有等到溯。

  她的雙手緊緊的攥在一起,低下了眼眸。

  溯今天,沒有來么?

  若是平時的話,溯早早的就已經在黎家的門口等著了。

  還會帶上一份,他做好了的早餐。

  但是現在,溯卻一直都沒有到。

  黎寶兒抬起手腕,看了眼上面的手表。

  不行,如果再等下去的話,她就要遲到了。

  正當她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一輛車及時的停在了她的面前。

  黎寶兒嘴角不由得上揚,眼里多出了幾分的驚喜。

  “溯,我就知道你會來”

  話還沒說完,對面法拉利的車窗就已經降了下來。

  宮銘那張笑的燦爛的臉出現在了她的面前:“寶兒,在這里傻站著做什么?你不是快遲到了嗎?來,趕緊上車,我送你去公司!

  坐在車里的黎寶兒頻頻的看向了身邊的男人。

  “宮銘,你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宮銘開著車,臉上盡是認真:“寶兒,以后,我都會陪著你的。我已經辭去了工作”

  “什么?辭去工作?你不是和娛樂公司簽訂了五年的合約嗎?你難道是強行解除合約?”

  黎寶兒聽到這話,驚訝的叫出了聲。

  男人看似十分的平靜,隨后點下了腦袋:“啊對,大概就是這么一回事!

  她一頓:“你瘋了?違約要賠償十倍的違約金!”

  那可是一筆不小的數字。

  宮銘依舊傻笑著,伸出手呆呆的抓了抓腦袋,爽朗的笑聲里盡是毫不在意。

  “是啊,十倍違約金。我這段時間掙得錢,全部賠進去了。自己還倒貼了不少,真是,白白工作了這么久。寶兒,我現在可是一個窮光蛋了!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