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aygpiz.live請收藏

  陳子韻無力的坐在了地上,渾身的力氣都像是在一瞬間被抽光了一般。

  她不斷的搖頭,眼里盡是難以置信,她不敢去相信顧子琛和黎子辰說的話。

  也不想再去相信那些話,因為那些話對于她來說,實在是來的太沉重了。

  那些曾經她引以為傲的頭銜,引以為傲的財富,權力,名氣,全部都沒有了,F在她已經什么都沒有了,手里黎家的權力和財產也沒有了。

  甚至于她現在都要被黎瑾澤強制離婚

  顧子琛和黎子辰看著六神無主的陳子韻,然后晃了晃小腦袋后離開了原地,根本就沒有回頭看過陳子韻一眼。

  仿佛已經任由著她生她死了,都不再管她。

  陳子韻跌跌撞撞的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后拖著沉重的身子,一步又一步的走出了黎家,坐上了車。

  期間,她將車速提到最高的速度,拼命的朝著陳家趕去。

  直到車子駛進了陳家門口,摁了半天的門鈴都沒有人給她開門。

  陳子韻下車,把車子隨意的停在一邊后,迅速打開門,跑了進去。

  期間,她一直都在嘀咕著,自己給自己嘀咕,“一切都是假的,顧子琛和黎子辰都在說假話。陳家一點事都沒有,陳家沒有破產,陳家還和以前一樣,什么事都沒有”

  這么嘀咕著,她才停在了陳家的家門口,她長長的呼出一口氣,然后伸出雙手,抵在了房門上,緊接著緩緩的推開。

  大門一被推開,陳家依舊如同之前一樣,一樣的豪華,一樣的放滿了奢華的家具?雌饋,仿佛一切都和以前一樣,沒有任何的反常。

  對,一切看起來都很正常,和原來一樣。但是不同的是,家里的家具上都堆積上了一層又一層的落灰。

  就連門上,也布滿一層比較厚重的灰塵,以至于陳子韻只是推了一個門而已,就沾了兩手灰塵。

  聽到門被推開,沙發上坐著的陳家父母就已經緩緩的站了起來。

  一看到來人是陳子韻,陳子韻的媽媽再也忍不住了,走向了陳子韻,緊緊的抱住了她,然后放聲大哭:“小韻!你終于回來了!你為什么不早點回來!為什么之前找你,你都沒有空!小韻,我們現在該怎么辦!”

  陳子韻的爸爸也是一臉凝重,看似十分的無奈。

  陳子韻拍了拍自家媽媽的后背,然后才緩緩的詢問:“媽,到底是怎么了?你和我說說,陳家沒事對嗎?還和之前一樣,對嗎?”

  她扶著媽媽在沙發上坐下,準備倒水給她的時候,才發現茶幾上的水壺里什么都沒有,輕的她隨手就就可以拎起來。

  她拎著晃了晃,不滿的放下一放,臉上盡是不滿:“怎么回事!怎么水壺都是空的?家里的仆人呢!來人,趕緊過來!不知道怎么伺候人嗎?!”

  她不滿的將手里的水壺扔在了茶幾上,似乎是在等人來善后,但是她喊完話之后這么久,完全沒有任何人來做善后等事情。

  陳子韻的媽媽抱住了憤怒不已的她,眼淚更是止不住的往下流,她不斷的搖頭:“小韻,別喊了!別喊了,家里已經沒有仆人了!陳家只有這個房子了!”

  陳家出事之后,根本就支付不起月月都要支付的那些費用,再加上仆人的數量很多,而且,工資都是月結,這一個月下來,資金實在是太多了。

  所以,那些仆人自然而然的都全部離開了。

  所以也就能解釋為什么剛剛沒有人給陳子韻開門了,也可以理解為什么所有的地方都會落上一層的灰塵了。

  陳子韻的世界仿佛轟然倒塌,光是聽到這些話,她心里那種不好的預感,無邊的恐懼就在無限的擴大,讓人覺得無限恐慌。

  “仆人都走了怎么會?!我們陳家,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會連區區的仆人的費用都支付不起?媽,你在和我開玩笑吧?!”

  陳子韻的爸爸嘆了一口氣,隨后重重的坐在了椅子上,無奈的捂住了自己的臉,一副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說才好的樣子。

  “她沒有和你開玩笑,自從查處了假珠寶之后,無數的合作方和我們解除了合同。并且要求我們賠償相應的違約金,你也知道,我們是全球供應商,這樣一賠下來,那數量簡直不敢去想”

  他的手重重的捶打在了自己的腦袋上,似乎是十分的懊惱,但是又不知道該怎么辦。

  “現在我們只是還了大部分合作方的資金,還有違約金,還有一大半的人,我們就連違約金和資金都沒有賠!我們要去哪里弄錢?我根本就無法想象!”

  陳子韻的媽媽期間就在一直哭泣,“小韻,我們真的是沒有辦法了!所有的東西我們能賣的全部都賣了!所有的店面,所有的房產,所有的豪車,都賣了!只剩下這最后一棟別墅了!”

  “如果再想不到其他的辦法的話,就連這個別墅我們都要賣了!小韻,到時候,我們一家三口,就真的要流浪在外了!居無定所!你快想想辦法吧!”

  陳子韻渾身都在顫抖,她的雙手緊緊抓住了面前女人的雙肩:“媽,你說的都是真的嗎?真的嗎?你和我說實話,那是真的嗎?我們陳家,真的已經破產了嗎?這是真的嗎?不,我們幾輩子的基業,怎么可能會”

  “小韻,我知道你不愿意接受。但是這都是真的,我們陳家,真的已經破產了。并且還欠了一屁股的債,負債累累,我們必須要想辦法,解決掉這些債務,不然的話,我們都要蹲監獄!”

  陳子韻的爸爸攤開了雙手,十分認真的說著,臉上盡是嚴肅。

  陳子韻抱住了自己的腦袋,無力的癱坐在了沙發上,一副十分頹廢的樣子。

  她似乎是在思考著什么。

  她壓下心里的難以置信,抬起猩紅的眸子看向了陳子韻的爸爸。

  “我知道了,我們現在必須解決這些債務!

  陳子韻的爸爸眼里染上少許的希冀,“小韻,你能這么想實在是太好了!這件事很簡單,只要你去和黎瑾澤商量商量”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