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玄幻小說 > 詭秘神探 > 第012章 靈溪鎮,死局!

第012章 靈溪鎮,死局!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aygpiz.live請收藏

  時間流逝。

  第二天八時,妮妮出現在了冥羅鎮東北方的冥哲村。

  她站在流向伽羅海的大河邊。

  河邊,是一排排的柳樹。

  妮妮將自身的狀態調整到了最好,同時將心中已經模擬釋放了數百次的魂域釋放了出來。

  “嗡”

  血光,瞬間籠罩了冥哲村。

  便在此時,冥哲村,卻同樣瞬間亮起了一片灼目的白光。

  雙重的兇魂魂域疊加之后,整個冥哲村立刻化作一片血色領域。

  可,那強烈的白光,卻如撕裂空間的風暴,強行的將這一片血色的魂域沖破。

  妮妮的速度非?,無限彈珠兇魂能力爆發,一顆顆的人頭飛起。

  九十六名村民的位置早已經被妮妮鎖定,所以收割起來,并沒有受到太大的阻礙!

  可,收割完成之后,白光,也已經逼近,將妮妮完全的籠罩。

  “妮妮!你在做什么?!”

  忽然,一道熟悉卻冰冷的聲音響起,讓準備直接遁走的妮妮,呆在了原地!

  三道人影如幻影穿梭虛空,瞬間出現在了妮妮身前。

  其中一人,一身黑色的連衣裙在那青色的魂獸氤氳光芒籠罩下,結合現場略顯圣潔的白光映襯,格外的顯眼!

  這人,正是冷青苑!

  而冷青苑的身邊,則正是安沐笙和寧紫萱!

  “媽媽媽!

  妮妮渾身顫抖,很想沖過去,撲入媽媽的懷中。

  可,此時冷青苑渾身冰冷的氣息,以及那雙冰冷、痛苦的眸子,讓妮妮小小的身體顫抖了起來。

  這樣陌生、冰冷痛苦而又充滿深深失望之色的眼神,就像是一把刀,狠狠刺進了妮妮的心中。

  “啊”

  妮妮忽然大叫一聲,雙眼淌血,眼珠掉落。

  妮妮失控了。

  蘇夏從黑暗的意識形態蘇醒。

  他心中有幾百句MMP,卻也罵不出來。

  這些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東西,除了會搗亂,還會做什么?

  蘇夏無力吐槽。

  他再次失去了對妮妮的控制,失去了對妮妮的感應。

  隨后發生的,是一場慘烈的戰斗。

  安沐笙遭受重創,寧紫萱戰死。

  冷青苑親手鎮壓了妮妮,以她自己的魂覺天賦一朵青色的蓮花形態的魂獸,強行蘇醒了妮妮片刻的記憶。

  妮妮選擇了自殺。

  蘇夏因此而同樣死亡。

  任務再次失敗。

  因果塵緣鏡:你死了。

  因果塵緣鏡:已經自動存檔冥哲村,剩余存檔次數1。請選擇存檔,繼續劇情:1.醫院探望妮妮;2.初入冥羅鎮;3.冥湖村;4冥哲村。

  蘇夏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他認真的總結這一次的經歷冥湖村,沒有毛病。

  冥哲村,原本也沒太大的問題,但冷青苑的出現,打破了妮妮與他形成的平衡,以至于出現了問題。

  “安沐笙他們的調查能力太強了,這么快就已經查詢到了冷青苑,并將冷青苑帶來了?”

  “冷青苑不是已經獲得了幸福嗎?不是和妮妮斬斷了因果嗎?她為什么還記得妮妮?兇靈古堡的交易不生效?還是說有了什么變化?”

  蘇夏心中疑惑不少。

  “因果塵緣鏡,這是怎么回事?”

  蘇夏在心中詢問。

  但因果塵緣鏡卻沒有給予答復。

  很明顯,在鏡子里的劇情世界,因果塵緣鏡似乎沒有了靈性,只是一道背景音。

  “有可能是御魂者的能力導致!

  “另外,我急于前往懸浮艦,固然選擇了一個最好出手消滅感染者的時間點,但卻無法讓懸浮艦的一些事情變得合理。比如說,如果我剛才成功的消滅冥哲村的感染者并全身而退,那我接下來前往懸浮艦的話,按照歷史發展,安沐笙和寧紫萱為什么會出現在懸浮艦的頭等艙中?

  他們應該出現在冥羅鎮才對。

  而且,懸浮艦上的安沐笙受傷很重,所以應該是之前和妮妮有過一場戰斗!但懸浮艦上的妮妮,狀態極好所以應該是一場碾壓性質的戰斗妮妮完全碾壓安沐笙,但又沒有取安沐笙的性命!

  冷靜下來之后,蘇夏不再順應這次的劇情任務來推算接下來的行動,而是從他離開學校、乘坐懸浮艦回家那邊的結果,來逆向推衍。

  以這種方式,蘇夏反復斟酌后確定,他應該提前出手,而不能等到第二天八點才出手固然那是一個最效率、最方便快捷也最輕松的時間點!

  “選擇存檔冥湖村!

  蘇夏選了第三個存檔。

  冥湖村的一幕重新發生,沒有任何變化。

  完成冥湖村的感染者收割之后,妮妮直接極速前往冥哲村。

  以蘇夏的身份,妮妮坐上了懸浮列車,從冥輝村的車站,來到了冥哲村。

  隨后,妮妮開始釋放兇魂魂域。

  這次,依然有白光被激活,依然形成了一種困局,但無論是冷青苑還是安沐笙寧紫萱,卻都沒有出現!

  九十六名感染者,一一被徹底的消滅之后,三人依舊沒有出現。

  妮妮卻沒有離開。

  她將白色的守護之光全部轟碎之后,又等待了十余分鐘。

  這時候,安沐笙和寧紫萱才極速的趕來。

  妮妮以逸待勞,她早已經釋放的雙重兇魂魂域,瞬間激活,直接鎮壓了安沐笙和寧紫萱。

  妮妮以彈珠天賦,釋放彈珠,將力量控制得極為精準。

  只是一擊,便直接擊中了安沐笙的胸膛。

  “噗”

  安沐笙臉色瞬間化作死灰色,大口血水噴出,身體癱倒在地。

  “安堂”

  寧紫萱動彈不得,卻發出了驚恐而痛苦的尖叫聲。

  “嗡”

  血色魂域里,天氣都陰暗了下來。

  天空忽然下起了淅淅瀝瀝的血色小雨。

  寧紫萱眼中顯出深深的絕望之色。

  “安堂”

  她渾身顫栗著,眼中的仇恨之色,如能化作實質。

  妮妮的身影,逐漸的遠去。

  而原本持續的血色魂域,卻逐漸的開始變淡。

  寧紫萱恢復了動作,一咬牙,拿出兩根棺材釘,直接拍向她自己的眉心。

  “啊”

  她痛苦的慘呼一聲,雙眼忽然放光,猛然看向了前方。

  而此時,她的視野,仿佛穿越了虛空,看到了妮妮的另外一個身份的背影!

  “兇魂化人?那個背影”

  寧紫萱眼瞳一縮,立刻就想追過去。

  但,她剛沖出,便忽然止住了步伐。

  隨后,她雙手捏拳,眼中充滿了深深的不甘!

  “妮妮,我一定會抓住你,親手鎮壓你,給安堂報仇!”

  寧紫萱一字一句。

  “咳咳,我又沒死,用得著你給我報仇嘛?小萱,扶我一把!另外,發消息給上面,彈珠兇魂妮妮脫離了我們的掌控范圍之外,怕是要出事了!”

  安沐笙咳著血,臉色蒼白如紙。

  “安堂,您別說話,我已經掌握了大量的信息,安堂,我帶您先回執法堂。之后,我們再來冥羅鎮。我已經掌握了妮妮的重要情報了”

  寧紫萱眼神堅定。

  “小萱,我們不能離開”

  安沐笙剛說到一半,便被寧紫萱一掌拍在了頭部,然后,他瞪大眼睛,唏噓的胡子顫了顫,一臉不甘心的暈厥了過去。

  “對不起了安堂,執法堂不能沒有您,請原諒我的自私我已經聯系總部,馬上,就有私人懸浮艦來了,這不會耽擱多少時間的!

  第二天。

  十二點十七分。

  泰鼎公司的懸浮艦MH337號懸浮艦,從伽羅城阡陌山脈阡陌站出發,前往伽羅海域邊緣的冥羅站。

  妮妮以蘇夏的身份,坐上了懸浮艦,并選擇了懸浮艦上曾經妮妮所在的位置。

  懸浮艦經過阡陌山脈站之后,來到了紫陽站。

  紫陽站,是紫陽鎮的懸浮艦站點。

  紫陽鎮,是一座學術化大鎮,總面積139377平方千米。

  這里,有兩所名校紫陽高中和紫陽科大。

  紫陽科大,又名伽羅科技大學,在整個聯邦夏國,乃是位列前三的頂級名校。

  即便是在整個世界,也足以列入前十!

  十二點三十二分。

  一名如行尸走肉般的青年,走入了懸浮艦,在18號座位坐了下來。

  那青年,正是在紫陽高中請病假、準備回家的蘇夏。

  在那病態的蘇夏進入懸浮艦的剎那,妮妮的身影便化作了透明的形態,并恢復了紅裙小女孩的狀態。

  但這次,與妮妮相伴的蘇夏的意識并沒有復蘇。

  妮妮的情況,也處于穩定的狀態。

  妮妮一直看著18號座位的爸爸,這時候的爸爸,還非常的年輕,像是大哥哥一樣。

  爸爸蘇夏似乎很疲憊,臉色也很差。

  在坐好之后,他便抬手捂住雙眼,像是在小憩。

  妮妮一直看著,甚至沒有眨眼。

  懸浮艦穿過紫陽鎮,來到了修羅鎮的修羅站。

  在修羅站,安沐笙和寧紫萱來了。

  妮妮神色平靜的看了一眼兩人所在的頭等艙后,便再次的將目光落在了爸爸蘇夏身上。

  懸浮艦陸續經過華陽站、紅陽站和青陽站南站之后,來到了靈溪站。

  “乘客朋友們,懸浮艦已經到站靈溪站,請號碼為7、9、13、39和71號的乘客朋友們下艦,祝您旅途愉快!

  懸浮艦清悅的女聲,響徹在整個懸浮艦中。

  這時候,妮妮也已經準備走向爸爸蘇夏,并選擇在爸爸懷中自殺,以完成那份遺愿,同時消滅最后一名感染者她自己。

  可,當她來到18號座位旁的時候,臉色蒼白的蘇夏,已經滿臉淚水。

  他似乎極為的傷心難過。

  那樣悲傷而憔悴、病態的蘇夏,讓妮妮的呼吸一滯。

  她本能的開口說話了。

  “爸爸,爸爸你別哭了,妮妮會很聽話的。爸爸,妮妮陪你玩、逗你開心好嗎?”

  她一開口,平衡便已經打破。

  蘇夏的意識,從黑暗之中復蘇。

  他的視野,一下子從一份,形成了兩份!

  就仿佛,他忽然變成了兩個他自己。

  一個視野,是妮妮的、也是他的視野。

  另外一個視野,是18號座椅上的蘇夏的視野!

  曾經的一幕,仿佛瞬間形成了輪回。

  蘇夏一怔,頓時便失去了對于妮妮的控制。

  “完蛋!”

  “要失敗了!”

  蘇夏心中咯噔了一下,隨即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接下來悲慘的一幕發生。

  18號座椅上的蘇夏,有些茫然的擦了擦淚水,慌忙道:“不,我,我不是你爸爸,我是大哥哥。大哥哥不傷心的,謝謝妮妮你的關心啦。對了,妮妮你一個人坐懸浮艦嗎?”

  他問著的時候,眼睛忽然睜大了。

  因為,這時候的妮妮,已經失控了。

  “爸爸,我們來玩彈彈球吧!

  妮妮的聲音已經不再甜美,反而陰冷刺骨,令人不寒而栗!

  18號座位上的蘇夏,臉上滿是驚恐之色,整個人,明顯嚇傻了。

  “該死,她已經發動了兇魂魂域!而且還是兩層的兇魂魂域,完了!我們又遲了一步!”

  遠處,安沐笙和寧紫萱渾身閃爍著淡淡紅光,猛然沖了過來。

  寧紫萱感受到那已經釋放完成的雙層兇魂魂域,一臉的絕望之色。

  安沐笙的臉色沉冷之極,他身上匍匐著的一只如豹般的虛影魂獸,此時也如風中殘燭,搖曳不定,如隨時都會熄滅。

  “嘻嘻,爸爸你快看”

  妮妮顯出邪惡而充滿罪惡的詭異笑容,將手中的人頭屈指一彈,那人頭狠狠的撞向了安沐笙和寧紫萱。

  接下來的一幕,和蘇夏在懸浮艦上歷經的幻境一模一樣。

  妮妮徹底失控,殺死了安沐笙和寧紫萱,將懸浮艦上的所有人全部殺死,并毀滅了整座懸浮艦。

  因果塵緣鏡:你死了。

  因果塵緣鏡:已經自動存檔靈溪鎮,剩余存檔次數0。請選擇存檔,繼續劇情:1.醫院探望妮妮;2.初入冥羅鎮;3.冥湖村;4冥哲村;5.靈溪鎮。

  蘇夏回到那渾渾噩噩的空間,許久,一言不發。

  還剩下最后一次機會。

  但,妮妮要遇到那個病態的蘇夏,才能完成任務。

  可一旦遇到那個蘇夏,對方一旦傷心難過,妮妮的平衡就一定不能維持!一定會失控!

  這是一個死局!

  該怎么辦?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