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科幻小說 > 超級系統之家 > 壹佰伍拾叁 魔童(3)
  ntent

  趙賀不緊不慢地吊著眾人,如果他愿意,以他如今的體質,很容易就能“一騎絕塵”地超過所有人。

  即便是這樣,他也很快就登頂了——大家的速度其實都不慢,除了幾個實力還差點火候的吊車尾。

  高臺上的挑戰賽還沒開始。

  他們在等王庭的授權。

  是的,挑戰羅侯一級的強者之爭,需要得到王庭的認可和備案,否則之后一系列的“褫奪爵位”和“封官拜爵”就無從進行了。

  當然了,這也是臣服于王庭統治的一種表態。

  這個世界的通訊手段當然比不上地球,在這里可沒有什么視頻通話和衛星轉播,但是“電報”一類的通訊方式還是存在的。

  電報嘛,技術含量就沒那么高了,不需要什么衛星系統。

  王庭的反映速度還算可以,半個月多前發送的挑戰申請,經過一系列審核確認,現在,終于將回復通過電報傳遞過來了。

  挑戰申請通過。

  挑戰等級是一級,也就是【生死決】。

  顧名思義,以生死定勝負。

  對于這樣的結果,挑戰賽的雙方都沒有什么好意外的,畢竟,八十多年來,羅侯級別的挑戰賽后雙方都存活的,只有過1例。

  并沒有任何的裁判在旁邊宣布比賽開始。

  所有有資格前來觀戰的人,都只能躲在靠近階梯的邊緣,以免不小心被殃及池魚。

  比賽直接就開始了。

  先發動攻擊的,當然是挑戰者一方了。

  兄弟二人直接跳下了機甲,兩太機甲直接自動駕駛,自動吵著老羅侯攻去。

  這當然只是一次試探,用來看看老羅侯的手段的。

  就在眾人都擦亮了眼睛,看著老羅侯要如何應對的時候,人群中的小男孩緩緩地走到一旁,一個個地追問:

  “您好,請問您看到我媽媽了嗎?”

  這個小屁孩從剛才開始就占大家的便宜才登上山來,大伙兒雖然覺得這孩子有些邪門兒,卻也沒有真把他當一回事。

  但就像看球賽,到賽點的時候被人打擾了一樣,這群情報人員脾氣上來了,一個個不再客氣,即便這里是羅侯的地盤——羅侯忙著應付挑戰呢,哪管得了他們?

  一個身材高瘦的男人手里陡然出現了一把巨大的鐮刀,就和漫畫里那種死神鐮刀差不多的樣子,刀刃足足有一米多。

  他的速度很快,這把鐮刀是他的系統道具,用了很多經驗值兌換的。

  純黑的刀刃,看起來并不鋒利,但是切割空氣時發出的尖鳴,說明它真的很危險。

  小孩被打中了。

  像是破布娃娃一樣,他被切割得殘破的身體,被巨大的力量掃到了一邊。

  剛才這些人看到過那個賣飲料的用腳踢他的后果,所以這一次直接使用武器攻擊,不直接肢體接觸,總沒事了吧?

  “找死!”拿著鐮刀的人冷笑一聲道。

  他不再看那個小男孩的尸體,轉身看向決斗場的中央,在那里,老羅侯終于動了。

  老羅侯不愧是系統宿主界的前輩名宿,面對兩個七八層樓高的巨大機械人,不慌不忙,只是手一揮,地上的磚石碎裂成粉末狀,這些粉末像長了眼睛一樣,直接鉆進了機甲的關節、轉軸、排氣孔的縫隙里,直接讓它們失去了行動能力——關節無法轉動,塞滿了“石灰”,這些石灰又在瞬間還原成了花崗巖,就像是被人用關節技鎖了關節一樣,直直地動不了了。

  因為前進的慣性,兩臺被鎖了關節的巨大的機械人直接轟然倒地,撲街了。

  四兩撥千斤,也不足以形容這樣的騷操作。

  “妙啊!”手提鐮刀的男人心中贊嘆一聲,然后一陣詭異的失重感,讓他驚愕地低頭看了一眼。

  下方的地面沒有出現天坑,他也沒有被人推下山去。

  只是,他的上半身正在以自由落體下降。

  而他的下半身,還在他身后半米的地方站立著。

  沒有了下半身的支撐,上半身自然是要墜地的。

  “為什么呢?”這是他腦海中最后的一個疑問。

  不過,他并沒有死不瞑目,在失去視覺之前,他還是看到了自己的死因:

  他手里的鐮刀,不知何時變成了一個巨大的鉗子,不是那種工匠用的工具鐵鉗,而是像螃蟹或者蝎子一樣的,布滿鋒利鋸齒的鉗子。

  鉗子上不僅沾滿了他的鮮血,還掛了一截他肚子里的大腸,黃褐色的屎混著血不斷地流淌,然后和他的上半身一起墜地,糊在了一起。

  他死了。

  本來,就如同古代的腰斬之刑一樣,攔腰截斷之后,人是沒那么快就咽氣的,還可以再活個一兩分鐘的樣子。

  但是很可惜。

  鉗子上有劇毒。

  “為什么我的系統道具會變成動物的鉗子呢?”這是他死前最后的疑惑了。

  這鐮刀道具,足足花了他1萬經驗值,號稱無堅不摧,一直以來,都被他當成了主力武器來使用的。

  “您好,請問,您看到過我的媽媽嗎?”鐮刀男在這個世界聽到的最后的聲音,就只這句話了。

  這一次,不是問他的。

  另一個胖乎乎的男人雙腿有些打顫地看著眼前拉著自己褲腿的小孩,不,這不是小孩,這是個魔鬼!

  所有人剛才都看見了,明明腰都快被鐮刀斬斷了,明明只差一點皮肉,就直接斷成兩截了,這小孩為什么還沒死?

  為什么腸子都掛到了臟兮兮的腳背上,他還不死?

  為什么死的反而是那個揮鐮刀的人?

  為什么……

  一系列的疑問在胖胖的男人腦海中盤旋。

  他臉上的肥肉,都因為恐懼而抖動起來:“你……我不認識你,也不知道……你媽媽是誰……”

  他都嚇到結巴了。

  “我媽媽和我長得很像的!”小男孩溫和地笑了起來,還別說,如果他愿意把臉洗干凈,應該是一個非常耐看的小孩,眉清目秀的,很俊俏。

  胖子腦袋搖得和撥浪鼓一樣,他現在哪里還有心情去關注什么羅侯挑戰賽啊?

  一個不好,就直接嗝屁了啊。

  這么邪門的小孩,到底是哪里冒出來的?ntent

  超級系統之家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