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玄幻小說 > 巫旅 > 第267章 突襲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aygpiz.live請收藏

  以靈界作為中轉,實現現實中類似瞬移的效果,如果只是隨機瞬移非常簡單,因為世俗中的一大段距離或許在靈界中僅僅只是一小步,一小段距離可能卻是很長一段,端看當時瞬移之人進入靈界后所在的環境而定。

  靈界之中,波云詭譎,似奎因斯這般想要周游到標定的位置,就有些難度了,或許在兩點之間,就潛伏著極大的潛流兇險。不過奎因斯有靈界星圖在手,這點小麻煩,倒是難不倒他。

  從茉伊拉的咖啡館對應的靈界節點到地下世界那處城鎮的靈界節點,說長不長,說短也是不短,需繞過多處潛流。

  地下世界,萬蛇教堂。

  主教厄塔·馬洛里單膝跪在萬蛇之母的神像之前,每天例行的禱告厄塔·馬洛里一天都不會缺少。

  她的身后,是四名蛇女信徒,同樣單膝跪地禱告,再外圍是至少二十多人的蛇奴,這些蛇奴處于教堂大廳之外,五體投地,把自己的身心全都獻給他們偉大的萬蛇之母,但他們是沒有資格進入有著萬蛇之母神像的大廳的。就連禱告,都需要跟著自己所屬的蛇女才有資格進行禱告,而這些蛇奴,卻是對這種恩賜禱告格外的珍惜,并視為最大的榮耀。

  教堂之上微觀閃爍,令人分不清現在是白天還是夜晚。

  直至突兀的,教堂正門不遠處,空間兀自龜裂破碎,一艘五桅船帆蠻橫的從空間處撞了出來,船體側面的三排蒸汽炮彈,第一時間發出隆隆咆哮,打破了地下世界這個城鎮的寧靜,似預示著夜晚的到來。

  冰霜,火焰,大地,各種屬性的炮彈狠狠的轟在萬蛇教堂正門,令五體投地在門外的蛇奴瞬間遭到了毀滅性打擊。

  倒是萬蛇教堂,在炮彈打在教堂的剎那,一條巨型的虛影巨蛇浮現盤繞在教堂之上,把整個教堂護在中央。

  “是萬蛇的蛇形靈儀!”維達·羅德尼瞇著眼說道:“繼續轟,不要停!

  聽了維達·羅德尼的話,奎因斯自然不會停下,火炮的轟擊更加猛烈了幾分。

  教堂之上的蛇形虛影緩緩游動,只聽教堂之內一聲厲喝:“誰,是誰?膽敢侵犯我萬蛇教堂!

  奎因斯只是嘿嘿冷笑,兀自催動著方舟上的火炮,轟擊不息。

  彼時,蛇形虛影舒展,巨蛇七寸處緩緩扁平,像極了一條蓄勢待發的眼鏡蛇。

  咻!

  但見巨蛇蛇信吞吐間,由虛化實,狠狠的噬向奎因斯等人所在的方舟。

  “我來!边_蓮娜踏步上前,腰間佩掛的長劍已然抽出。

  在一步間,達蓮娜已經踏出方舟,此時的她一身全覆式騎士鎧甲,泛著幽幽冷光,旋即冷光蔓延至長劍之上。

  “十字斬!”達蓮娜冷喝一聲,一道十字劍芒在她手中剎那成形,由下而上斬在蛇形虛影之上。

  叮!

  迸濺的火花照亮了周遭一瞬后,再次暗淡下來,達蓮娜只覺一股沛然巨力在十字斬達到頂點后,被狠狠壓下,繼而崩潰而散。達蓮娜虛空連踏,一步步無形波動在腳下發力,死死的頂住從上而下巨蛇的沖擊。

  一時間一人一蛇竟僵持在空中,只不過人力有窮,巨蛇背靠萬蛇教堂,有源源不斷的后續力量供給。

  茉伊拉眼見達蓮娜力有未逮,當即上前,一頭巨大火鴉從身上升起,宛如在這地下世界升起一輪烈焰,攜著狂獵的勢道,轟擊在巨蛇七寸之處。

  轟隆!

  暴烈之力,直接把巨蛇蛇頭打的后仰,七寸之處已然被燒出了一個大洞,內里空虛一片,而且在教堂內力量有的修補下,急速的恢復著。

  在其他眾人的靈視中,蛇形虛影雖然被打的敗退,但其身上的片片蛇鱗勾連如線,纏繞在萬蛇教堂的每一處地方,汲取著教堂深處的能量。哪怕是被茉伊拉轟破了部分鱗片,斷了能量供應,也在本身神異的恢復能力下快速的恢復了過來。

  見巨蛇飛速恢復,茉伊拉當即改變策略,重又聚攏爆炸散去的火焰,化為一條條粗壯的火蛇,向著蛇形虛影纏繞上去。

  達蓮娜見機,十字斬連連斬出,糾纏住想要攻擊茉伊拉的巨蛇。

  炮火依舊隆隆巨響,打在巨蛇之上,現出坑坑洼洼的凹陷,這要是放在有血有肉的超凡生物上,早就已經躺尸。

  “你們該死!”主教厄塔·馬洛里姣好的面龐上此時滿是扭曲,感知著萬蛇之母神像之上,平日積累的信仰之力急速消耗,眼看已經入不敷出,這讓她不得不做出變化:“多琳,格拉迪斯,薩利,斯蒂芬妮,你們都去,把外面的兩人都殺了!

  “是,主教大人!

  四位蛇女齊齊應是,轉身走出教堂之中。

  看著從教堂中裊裊走出的四條毒蛇,寶石女巫米里亞姆·拉塞爾上前一步,一雙白皙玉手微動,戴在雙手上的十顆寶石戒指散發出爍爍光華,十道光華如流星般分作兩股射向走在其中的兩女。

  見此情景,奎因斯心思電轉間道:“漢密爾頓,你去攔下另外兩人!

  “是,男爵大人!睗h密爾頓自跟著奎因斯后,就很少說話,作為老牌獵魔人,心思深沉,這短短時間里在知道奎因斯諸多隱秘后,他就清楚自己在奎因斯這條船上,想要脫身是千難萬難了。索性奎因斯也不是什么邪惡之輩,對于他多年秉持的獵魔人立場并無多少相悖之處。

  抽出背后斜插的雙管獵槍,漢密爾頓直接從方舟之上跳下,在空中時,雙管獵槍即發出憤怒的槍火,籠罩在走出教堂的另兩個蛇女身上。

  “該死!”在教堂中的主教厄塔·馬洛里眼看四名手下被拖住,一時半會兒脫不開身,后糟牙磨的咯吱直響。以一名6階超凡拖住兩個5階蛇女,是綽綽有余的。

  到現在,除了自己之外,厄塔·馬洛里已經把手中的牌都打了出去,而她自己,是萬萬不會親身出教堂涉險的,如是她一出去,必然會遭到其他兩人的圍攻,屆時,萬蛇教堂當即就要被破。

  她現在能做的,只有一個字,拖。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