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盛寵之將門嫡妃 > 099.云堃的故事,葉翎的套路(一更)

099.云堃的故事,葉翎的套路(一更)

  “不說?要不要我請你的女人孩子過來,跟你團聚?到時候,他們會有什么下場,你可以自行想象!”葉翎冷聲說。

  云堃開口,聲音倒平靜下來:“你不會傷害他們。”

  “哦?因為我護著我婆婆?護著你的兒子云修?所以你認為我是個是非分明的好人?”葉翎笑了,“事已至此,你竟然在對我進行道德綁架?我真心佩服你的不要臉!”

  云堃沉默不言。

  就聽葉翎接著說:“是,跟我無冤無仇的人,我并不想碰,尤其是無辜的孩子。但我需要提醒你,若你現在不配合,我只能把你交給皇上。待皇上開始審問,你猜,他會不會對你的女人孩子手下留情?!”

  葉翎話落,就見云堃的手,明顯顫了一下。

  “看來,你也不是毫無人性。”葉翎冷冷地說,“最后給你一次機會,說不說?”

  “我”云堃開口,聲音沉重,“你想知道什么?”

  “真相!”葉翎言簡意賅。

  云堃雙眼被蒙著,苦笑連連,張口說的第一句話是:“我是被逼無奈,才走上了這條不歸路。”

  “解釋。”葉翎冷聲說。

  “當年我帶兵打仗,重傷墜江,都是意外,不存在任何蓄謀。”云堃垂著頭,聲音低沉,“我原以為我要死了,但是沒有。如你所言,我沒有失憶過。等我醒來,看到的第一個人,就是平王楚南灃。”

  “我到現在都不知,平王派人救我,是巧合,還是伺機行事。但后來發生的一切,都不是巧合,全在平王的掌控之中。”

  “平王拿出他偽造的我與北胡人勾結的證據,說若我不效忠于他,就將那些東西,呈送京城給皇上。我若不順從平王,執意脫逃歸京,最后的結果就是,云家闔府,不止我,還有你婆婆,堯兒和修兒,都要被誅殺!我怎么敢回來?”

  “十六年!平王安排了我所有的生活,為我制造了真實又虛假的經歷。尤蓉的父親,明面上身份,是南部的富商,實則是平王親信。我被要求娶尤蓉為妻,過外人眼中平凡又正常的生活。如此,才經得起皇上日后的調查。”

  “但在暗中,我負責為平王招兵買馬,練兵選將,為他的奪位謀反做準備。”

  “一開始,我被脅迫,無從選擇。幫平王做事后,無數新的證據和把柄又給到他手中,我已被逼與他上了同一條船,即便不甘愿,也下不來了!”

  “我讓平王起誓,待他大事成,絕不能傷害我京城的家人。堯兒大勝北胡,被封異姓王,我真的很高興,很欣慰,以他為榮。原本平王打算讓我去年歸京,但得知堯兒病重,他又改了主意。因他認為北胡定會趁機再犯,打算再觀望一段時日。”

  “平王希望他在南楚和平時期,坐上皇位。五年前,他忌憚的是你父親,因為葉兄弟活著,我回來,也得不到重用。”

  葉翎眼眸微瞇:“我父親的死,跟你們有關系嗎?”

  云堃搖頭:“沒有。你父親武功極高,平王沒有這個能耐動他。只是,你父親死去,平王覺得對他有利。”

  “堯兒走后,誰都沒想到,你一個女流之輩,竟會得到重用,一躍成為南楚主將。平王認為,皇上用你,是無奈之下的權宜之計,不會長久,而我,比你這個乳臭未干的黃毛丫頭,更會得到皇上看重。在他看來,現在,就是最好的時機。”

  “真相就是如此。如今,我已分不清,當年我墜江未亡,是老天眷顧,還是老天捉弄你婆婆恨我,是應該的,這么多年,我沒有盡到一個做丈夫,做父親的責任。”

  “堯兒走了,修兒殘了,我的心,比誰都痛!可尤蓉既是我的女人,又是平王安插在我身邊的眼線。有些情緒,我壓抑了十六年,日復一日的煎熬,早已麻木了”

  “葉翎,謝謝你。憋悶多年的心事,終于說出來,我心中松快了很多。要殺要剮,都隨你吧!只求我死后,你一定要照顧好你婆婆,護著修兒。”

  云堃講完他的故事,氣氛沉默下來。

  約莫半刻鐘后,云堃再次聽到了葉翎的聲音。

  “皇上,他已交待完畢,該如何處置?”

  下一刻,蒙眼的黑布被扯去,云堃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前方!端坐龍椅上,面沉如墨的男子,赫然正是楚皇!他此刻,竟在皇宮御書房之中!

  到此時,云堃心中咯噔一下,才終于明白,葉翎為何要蒙了他的眼

  此女心機,多智近妖!若是早知楚皇在旁,葉翎對云堃的審問,定是另外一番情景!

  “皇上”云堃神色驚惶,渾身無力,連滾帶爬,跪伏在地,腦袋重重地磕在地上,沉聲說,“末將,罪該萬死!”

  云堃額頭最近接連受傷,一磕下去,鮮血直流,看起來狼狽又凄慘。

  葉翎端坐一旁,面色平靜。

  “葉翎,朕想聽聽你的意見。”楚皇開口,聲音很冷。

  楚南灃是楚皇的孿生弟弟,封王后,去了南部封地,每年太后壽辰,都會回京來住幾天。

  曾經的兄友弟恭,如今看來,都成了笑話。

  葉翎神色恭敬:“皇上,聽完事情的來龍去脈,末將認為,云堃并非主謀。他為了家人性命,不得不與平王同流合污,雖罪不可恕,卻也有情可原。請皇上,給他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吧!”

  云堃身子微微顫了一下,眼底閃過一絲喜色。

  “好。”楚皇深深地看了葉翎一眼,“既然如此,云堃,朕再給你一次機會。來人!”

  一個老太監走上前來,按照楚皇吩咐,把云堃從地上拽了起來。

  “云堃,到偏殿去,把平王所有的籌謀,計劃,全都寫下來。朕要看到你的誠意!”楚皇冷冷地說。

  “是!謝皇上不殺之恩!末將一定戴罪立功!”云堃神情激動,被老太監拖著走了。

  御書房正殿之中,又剩下了楚皇和葉翎二人。

  “葉翎,你真覺得,他的說辭可信?”楚皇看著葉翎,目光幽深。

  葉翎唇角微勾:“皇上,末將只是覺得,此人,現在可用了!”

  君臣二人交換了一個心照不宣的眼神,楚皇冷聲說:“好!平王謀反之事,交給你來處理!朕不希望,南楚生出任何內亂!”

  “多謝皇上信任。請皇上放心,末將自當盡力而為!”葉翎恭敬點頭。

  楚京云府,一切如常。

  這天入夜時分,尤氏等到了云堃歸來。他額頭依舊被包著,臉色不太好。

  “老爺,到底出什么事了?”尤氏神色擔憂。

  “尤蓉,我問你一個問題。你父親和我,你選誰?”云堃看著尤氏問。

  尤氏神色大變:“這為何要選?”

  云堃在尤氏耳邊說了幾句話,尤蓉臉色煞白:“你你竟然”

  “我已無路可走,只能險中求生!若我出事,你和我們的孩子,也沒有活路!”云堃冷聲說,“接下來,該怎么做,不必我教你了吧?”

  很快,云堃再次離開云府。

  是夜,葉翎帶著云堃,以及楚皇派遣的二十金羽衛,暗中離京,往南而去。

  葉翎帶了一個面容普通的隨從,是南宮珩假扮的。

  靖王府。

  葉塵今夜跟葉纓一起睡。

  葉纓合上手中的書,走到床邊,掀開床幔,就看葉塵正坐在床上,玩兒南宮珩送他的木偶,小臉上戴著百里夙留下的木制面具。

  “怎么還不睡?”葉纓蹙眉。

  葉塵摘掉面具,皺巴著小臉說:“小姨怎么又走了呀?我想跟小姨一起睡!”

  跟小姨睡的時候,可以“召喚”美人叔叔,三個人,他躺在中間睡得最香了!小姨會給他講故事,美人叔叔會陪他玩兒!

  “她過些日子就回來了。”葉纓心中微嘆,坐下抱著葉塵,“跟娘一起睡,不好嗎?”

  葉塵搖頭:“沒有啦,我就是覺得”

  “怎么?”葉纓問。

  葉塵眼睛閃了閃:“我就是覺得,這么大的床,要三個人一起睡才最好!”

  他跟美人叔叔拉鉤鉤,不可以把他們一起睡的事情告訴娘,這樣說,娘應該不知道吧?

  葉纓蹙眉:“三個人?一起睡?”

  “娘,我要睡覺了!”葉塵感覺葉纓好像不高興了,連忙爬到里側,躺下,蓋上小被子,蒙住腦袋。

  過了一會兒,沒有動靜,葉塵小腦袋又探了出來,就見葉纓坐在旁邊看著他。

  “娘,你怎么不睡呀?”葉塵眨巴著大眼睛問。

  “塵兒,你跟小姨一起睡的時候,是不是三個人?”葉纓柔聲問。

  “是呀!”葉塵脫口而出,話落瞪大眼睛,捂住小嘴,又蒙上腦袋。他不能說的,娘肯定會問美人叔叔的事!

  葉纓沒再問,過一會兒葉塵睡著了。葉纓把他被子拉下去一點,看著他的小臉,微微嘆了一口氣。

  葉纓已經知道,那幾天葉塵是跟著南宮珩和葉翎一起睡的。說生氣,倒也不至于。她相信有孩子在,那倆人不會做什么不該做的事情。

  只是,葉纓真的確認,葉翎認定南宮珩了,不然南宮珩上不了她的床。

  至于葉塵說的,喜歡三個人一起睡?葉纓腦海中不期然浮現出百里夙那張清瘦的面龐,神色微怔,搖頭失笑,她也是魔怔了,怎么會想起他來,百里人渣

  離開楚京,喬裝打扮,一路疾行,五日后,葉翎帶著人,進了南楚最南部的千葉城。再往南,半日路程,就是大海。

  千葉城富饒安定,四季如春,是平王楚南灃的封地。

  平王府中,楚南灃端坐主位,在坐的還有數位他的幕僚親信。

  “方才收云夫人信,云堃歸京,雖然被他原配夫人和孩子所怨恨,但已得到我那皇兄的信任!”

  楚南灃與楚皇五官很像,比楚皇面龐圓潤些,一看就是養尊處優的。

  親信聞言,面上都帶了喜色。

  尤氏的父親尤鑫拊掌,恭敬地說:“云堃這步棋,實在妙絕!王爺高招啊!”

  楚南灃冷笑:“我與皇兄是孿生兄弟,憑什么皇位就得是他的,我只能在這地方碌碌無為?籌謀多年,現在,也到了收網的時候!”

  “是啊!皇上最近越發昏聵了,竟讓一個女人來當南楚的主將,還是個黃毛丫頭!真是笑話!”另外一人附和道。

  其他人紛紛恭維起楚南灃,楚南灃抬手,示意他們閉嘴,他正色道:“只要云堃當上南楚主將,我們的大事,就成了一半!你們最近,不可掉以輕心,管好自己手頭的人和事!隨時準備,回歸京城!”

  “是!”一眾親信恭敬應聲。

  是夜,萬籟俱寂的時分。

  葉翎和南宮珩,悄無聲息地潛入平王府,按照云堃給的詳細地圖,輕易找到平王住處。

  而平王身邊有多少高手保護,都是什么人,功力如何,云堃一清二楚,如今葉翎自然也清楚。

  南宮珩動手,葉翎掩護,不過片刻,抹了三個高手的脖子。

  那些人在明,他們在暗,而南宮珩的實力,在他們之上。謹慎些,并不難。

  一縷幽香逸散開來,平王在睡夢中昏迷過去,被南宮珩扛起來,帶著一起離開了平王府。

  金羽衛分工明確,目標精準,兩人一組,有葉翎給的迷藥作為輔助,成功生擒千葉城中所有的平王親信。

  子時已過。

  主動提出要去捉拿平王,但被葉翎安排在城外等候的云堃,看著葉翎和金羽衛陸陸續續回來了。

  千葉城寧靜如斯,云堃跟著葉翎離開時,回頭看了一眼,眸底閃過一絲暗光。

  與此同時,南楚各處大軍之中,有數名將領,都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捉拿,秘密押送京城。

  七月十五,中元節。

  葉翎歸京面圣,將所擒獲的平王及其黨羽,悉數送交楚皇手中。

  平王的秘密軍隊,在云堃泄密后,已經全部在葉翎掌控之下。

  一場本來會爆發的內亂,無聲無息地,結束了。

  戴罪立功的云堃,并沒有被當做同黨下獄,而是回到了楚京云府。

  尤氏面色哀戚,因為她的父親,尤家所有人,這次都是死路一條了。

  云堃嘆氣,攬住尤蓉的肩膀,沉聲說:“事已至此,你節哀吧!”

  “老爺,妾身在這世上,從今往后,只有你一個依靠了”尤蓉哭得泣不成聲。

  云堃給尤蓉擦干眼淚,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當時情況危急,若我不背叛平王,我們都要死!好在,我早有防備,想好了一套天衣無縫的說辭,騙過葉翎和皇上。本來去千葉城,打算伺機殺掉平王滅口,誰知沒有機會。但如今,就算平王咬死我是同黨,有先前的說辭做鋪墊,我就有理由辯駁!”

  “我知道,老爺是為了我們這個小家,為了我和孩子”尤氏淚眼朦朧。

  “以后的事,不必擔心。經過這次,皇上看到了我的忠心,定會再次重用于我。葉翎表面強硬,其實跟她爹一樣,內心正直,是非分明,而且對自己人,很心軟。”云堃面上浮現出一抹冷笑,“她既然信了我,以后,就不會再跟我作對。我稍后再回去看薛靜芳,跟她解釋。明日,我們就能搬回戰王府去。”

  尤氏輕輕頷首,靠在云堃身上,柔聲說:“只是委屈了老爺,還要看葉翎那個丫頭的臉色過活”

  云堃聞言,面色倏然陰沉了下去,咬牙切齒地說:“從小,我就活在葉晟的陰影之下,有他在,我什么都不是!皇上對他寵信有加,而我,只是當他的影子!我效忠平王,隱忍蟄伏十六年,本以為,只要跟著平王打回京城,就可揚眉吐氣,一身榮光!誰知,竟被葉晟的女兒壓得死死的!”

  云堃心中像是有一團火,突然被引爆,瞬間怒意升騰!

  尤氏輕撫云堃胸口,柔聲勸著:“老爺,這次我們也是好險,死里逃生,活命要緊。以后的事,再從長計議吧。”

  尤氏話落,一道冰寒的聲音在不遠處響起:“誰說,你們死里逃生了?”

  云堃和尤氏神色大變,就見葉翎破窗而入,身后還跟著一個金面男子。

  看著云堃驚駭的臉色,葉翎冷笑:“以為我那么好騙呢?當初你編的故事,著實不錯,可惜,我一個字都不信!”

  “那你”云堃心中一沉。

  “那我當然是將計就計,利用你,清除反賊,為皇上分憂!不然,你以為呢?”葉翎冷聲說。

  云堃眼底閃過一絲厲色,猛然拔出旁邊的長劍,朝著葉翎刺了過來!

  下一刻,南宮珩身形如鬼魅般,飄到葉翎身前,徒手折斷云堃的劍,一掌,將他狠狠地拍在了地上!

  ------題外話------

  有二更,么么噠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