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玄幻小說 > 透視神婿 > 第797章 吳小瑞霸氣側漏了

第797章 吳小瑞霸氣側漏了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aygpiz.live請收藏

  吳小瑞看著那些記者,微微擺了擺手,微笑不說話,帶著洛天依緩緩前進,來到了公司的門口。

  此時,那些消費者立馬就圍攏了上來,言語中又是一番對吳小瑞家人的親切問候,吳小瑞也不生氣,接過一個話筒,咳嗽了一聲。

  “我知道,你們都是來討要一個說法的對不對?”吳小瑞淡淡一笑,眼神掃視過眾人,眾人竟然沒有一個人敢和他對視的。

  吳小瑞身上散發出了一股久居上位的強勢氣息,竟然讓眾人隱隱有一種難以呼吸的感覺,頓時間,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

  要知道,皇瞳極術之中帶有一個皇字,皇,那是站在巔峰之人的稱呼,吳小瑞動用皇瞳極術,眾人當然大氣都不敢喘一聲了。

  就在這個時候,賈疑卻是走了上去,不著痕跡的瞪了吳小瑞一眼,這才湊到洛天依身邊,小聲說道:

  “洛總,讓吳總就這樣鬧騰真的好嗎,今天喊來了那么多的記者,要是不把事情解決了,那不是丟我們天依藥房的臉了嗎?”

  洛天依還沒有說話,吳小瑞就搶先說道:“放心,我會解決這件事情的!彼鳛橐粋宗師,聽覺很是靈敏,哪怕這賈疑壓低聲音,他也能夠聽的清清楚楚。

  賈疑見狀,也不掩飾了,只是他仍舊一副對吳小瑞很是不屑的感覺,他甚至都不去和吳小瑞搭話,反而是在洛天依旁邊繼續說道:

  “我是認為,這件事情還是要很慎重對待,我們的公關團隊已經準備就緒了,現在完全沒有必要這樣節外生枝啊!

  吳小瑞卻是冷笑一聲,他緩緩抬手,將賈疑推開了來,沉聲說道:“我已經說了我會解決,還有,我不喜歡有人離我老婆那么的近!

  這個賈疑說話就說話,半個身子都要壓到洛天依身上去了,這事情要是放到任何一個男人身上,肯定都會不爽的,誰愿意自己的老婆跟別人親近。

  隨即吳小瑞上前一步,對準話筒,再次朗聲說道:“來吧,一個個說說,我有時間聽你們一個個把事情說清楚!

  說罷,吳小瑞就走過去,從員工手中多拿了一個話筒出來,放在了其中一個看起來大概二十四五歲的女人手中。

  “來介紹一下你自己吧!

  吳小瑞說著,眼底的那抹紫意稍稍退去了幾分,而那個女人也是立馬回過神來,她整理了一下思緒,大聲說道:

  “就是你們駐顏液,讓我的臉變成這幅模樣,我才二十四歲啊,現在同事一個個都說我已經四十多歲了,我還怎么見人,你們駐顏液害人不淺,必須要給我一個交代!

  吳小瑞輕笑一聲,周圍的記者頓時間靠近了幾分,真是害怕自己錯過了這個頭條新聞。

  吳小瑞卻是拍拍手,接過來了一大疊材料,反倒是對著那個女人詢問道:“這位女士,不知道你叫做什么名字?”

  “你什么意思,還打算要私下里找我麻煩是不是?”女人很是警惕。

  “好好好,那你就化名小花行不,這位小花女士,你是什么時候購買我們駐顏液的?”吳小瑞柔聲細語的說道。

  只是他這么溫柔的樣子,這個小花卻是一點都不買賬,她不屑瞪了吳小瑞一眼,高聲說道:“就前幾天,用了之后你看看我這臉,老成這幅模樣了,你們駐顏液就是假貨,害人的!”

  吳小瑞卻是輕咦了一聲,他緩緩看向這個小花,嘴角翹起,沉聲說道:“你再次看著我的眼睛,大聲說說,我們駐顏液有沒有效果?”

  “我用都沒有用,哪里知道有什么效果?”小花立馬就接了一句。

  這句話之后,一眾記者卻是瞬間呆滯了,這之前說的話怎么和之后說的話不一樣,用都沒有用,難道是故意抹黑,記者也不傻,瞬間就有了猜測。

  “那你沒有用,為什么還要來找我們天依藥房的麻煩?”吳小瑞再次沉聲問道,同時他身上,再次出現了那種上位者的霸道氣勢。

  只是這氣勢完全只針對這個化名小花的女人,小花渾身一震,張了張嘴巴,嘰嘰喳喳的說了起來:

  “我不久前丟了工作,有人給我錢,說是讓我在網上抹黑駐顏液,我就一個十八線的網紅,也就有點名氣,不知道為什么那人找到我了!

  周圍的記者立馬就記錄了起來,那個小花說完,突然回過神來,她看向四周,好像有些疑惑自己為什么要說這話,她看看吳小瑞,轉頭就跑了,那些記者追上去她也沒有任何回頭的意思。

  吳小瑞頓時將手中的資料給丟開了,他看著眾人,緩緩說道:“我只說一句,蓄意抹黑我們天依藥房,我們是會追究責任的,就像是剛才那個小花!

  “你們的駐顏液就是有問題,我看你就是故意給我們下馬威,威脅我們,我們不怕威脅,我們只想要有一個公道!

  “你們這駐顏液害人不淺,現在只是我們這么一群人過來了,還有一些無知的消費者還在蒙在鼓里,要是駐顏液不下線,不賠償,我們不會罷休的!

  周圍的一群人頓時就叫囂了起來,那些記者倒是秉持一種觀望的態度,也不說采訪,就是默默的記錄著。

  吳小瑞抬起手,緩緩下壓,隨即再次淡然的說道:“不知道買通你們抹黑駐顏液的人是怎么付錢給你們的呢,都是一個個現金支付的嗎,還是說轉賬啊,要是這樣,我們是可以神情查詢這記錄的,你們都能把這些錢說得清楚嗎?”

  頓時間,有好些人臉上就再次出現了一種驚慌的感覺,幾分鐘之后,頓時就有人想要離開了。

  吳小瑞靜靜的看著那些人,大部分人還是心里有數的,但是很明顯這里有一群人是死豬不怕開水燙。

  “你別威脅我們,那錢是我們的隱私,你不能隨便查我們的!

  “就是,你們這些大公司就喜歡用這種手段來威脅我們這些小市民,難道我們連說一句真話的權力都沒有了嗎?”頓時間,下面的人就再次吵吵了起來。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