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弈絕鑒蘭心 > 第四百二十九章 查清死因

第四百二十九章 查清死因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aygpiz.live請收藏

  公子清淺一行來到了臨?。他們住進了驛館之內。

  公子清淺在馬車上已經將鹽運使的案子看了個大概。

  按理說臨?さ柠}運使張秉承已經為官多年,應該能處理好各方面的關系。他怎么就一夜之間滿門被滅,而且護衛他的下屬也無一人幸免于難呢?

  三日內,公子清淺未出館驛一步。他在看張秉承的日志。

  張秉承擔任鹽運使以來,這里的鹽運業十分的興旺。公子清淺實在是找不出他被滅門的理由。

  接下來,公子清淺帶著大家一起來到了鹽運使張秉承的府邸。

  “這有錢人就是不一樣!”炫飛看著張秉承府邸的建筑格局和豪華嘆道。

  “鹽運使官雖不大,卻是個肥差!”公子清淺看著人去樓空的雕欄畫棟嘆道。

  這里的一切都被清理過了。什么痕跡也沒留下。

  公子清淺去了張秉承的書房。那里還保留著他生前的樣子。

  張秉承的幾案上放著一本普通的副本賬冊。硯臺里的墨已經干了。那支他常用的毛筆卻清洗的非常的干凈。它就放在筆山之上。

  臨?さ目h太爺得到消息前來見公子清淺。公子清淺問起張秉承死前的狀況?h太爺說他手持筆坐著而去的。他的身上一絲傷痕也沒有。

  柔心聽了,望著那幾案倒退兩步。公子清淺拿起張秉承的毛筆看了看問道:“這里的東西可移動過?”

  “不曾!也沒有什么要緊的物件!”縣太爺看著公子清淺放下那支筆道。

  “您確定他是握著這支筆去的?”公子清淺追問。

  “是!衙役們都是這么說的!”

  “您未到現場?”公子清淺抿緊了嘴巴直視縣太爺。

  “不瞞您說,我那兩天鬧肚子!”縣太爺的臉紅的像個柿子似的。

  “其他人的死狀如何?”公子清淺見縣太爺的臉色便知他未曾說謊。

  “都是在自己的做事的地方去的,就好像他們同時不知不覺間死去!”縣太爺說完自己打了個機靈。

  柔心的手拉住了公子清淺的胳膊。公子清淺透過衣袖能感覺得到她的手十分的寒涼。

  “莫非是同時中毒?”炫飛若有所思道。

  “不是!仵作驗過了,沒人中毒。他們或站,或臥姿態極其的自然!笨h太爺的額頭現出了冷汗。

  “劉濤!取點井水帶回去!”公子清淺吩咐道。

  劉濤清空了自己的水袋,裝了井水掛在了腰間。

  “炫飛!你看看他院子里的這些花草可有異樣?”公子清淺看了一眼倚在廊柱上沉思不語的炫飛。

  “炫飛!公子讓你去檢視一下院子里的花草!”柔心見炫飛沒動,便上前拍了他一下道。

  “好!”炫飛像突然回過神來一般走向院子里因為缺水而枯萎了的花草。

  “我們還是去衙門談吧!”縣太爺拿著絹帕擦著額頭道。

  “去廚房看看!”公子清淺沒理縣太爺。他領著眾人去了灶房。

  縣太爺卻和炫飛留在了前院。他對這座院子充滿了恐懼感。

  大家檢視了一下廚房的灶具,并未發現什么異樣。

  就在大家都離開時,公子清淺發現一只碗邊好像有銀色的水珠。他用自己的手帕捏在了手里。

  “好像是銀粉!”立在公子清淺身后的劉濤道。

  “走吧!”公子清淺將手帕折好放入懷中。

  縣太爺見公子清淺等人回來了。他紅著臉道:“請各位移步到我府上用飯!”

  公子清淺看看天色已至正午,便應了下來。在路上,他問縣太爺:“這家的廚子也死了么?”

  “廚子好像是沒死!他做完午飯就出府去侍候他的老娘了!不過他的廚藝真是不一般!敝h回憶道。

  “他現在在哪里?”公子清淺的眼中劃過一絲亮光。

  “我這不是就好吃嘛!所以他在我的府上呢?”縣太爺的臉又紅了。

  “噢!是這樣!”公子清淺一路思索著,再無話。

  縣太爺的府邸雖然談不上奢華,但是也夠氣派。

  大家隨他來到了他的后園的亭子里落座。亭子里的酒菜已經備好。

  “這桌酒菜可是那個廚子做的?”公子清淺動問。

  “不是!他通常做晚飯。他的老娘長年臥病在床,還需他侍候著!”縣太爺舉起了酒杯。

  大家吃到一半的時候,一個白胖的廚子前來

  上了一道涼粉。

  “這就是那個廚子阿三!”縣太爺笑著拿起了勺舀了一口粉兒就要送至口中。

  “慢!”坐在縣太爺身側的公子清淺把住了他的手道。

  縣太爺不明所以然地放下了勺看著公子清淺。

  “請阿三說一說是如何制成這粉的?”公子清淺微笑地看著阿三道。

  “回公子的話!這粉是”阿三滔滔不絕地說出了制作的過程。末了,他說:“請各位品嘗一下,便知我這粉當真與眾不同!”

  “炫飛拿著勺便去舀,卻被公子清淺拍了他的手打掉了!

  “您先吃幾口如何?”公子清淺收起了笑容。

  “這我怎么好”阿三臉上的笑容不自然起來。他還不停地搓著自己的手。

  一直卷毛犬跑了過來?h太爺抱起了它。

  “來!你嘗嘗這粉!”縣太爺將自己勺子里的粉喂給了他的那只愛犬。

  那只狗吃完后,伸出小舌頭舔了舔自己的嘴巴。然后靜靜地坐在了縣太爺的腿上瞪眼看著眾人。

  “太可愛了!”柔心忍不住夸道。

  公子清淺注視著廚子阿三。阿三的額頭開始見汗。

  縣太爺突然怒喝道:“還不從實招來!”

  “老爺!我不知道您說什么?”阿三跪在了大家的面前。他的臉已經變成了灰白色。

  “證據在此!豈容你狡辯!”縣太爺舉起了自己的愛犬凄然道。

  他的狗的身子開始已經僵硬了。它的那雙大眼睛依舊瞪得圓圓的,只是再也不會轉動了。

  “這粉里究竟放了什么?”炫飛舀起一勺聞了聞問道。

  “說!不然你的娘個你一個下場!”縣太爺哆嗦著嘴唇道。

  “我說!請您高抬貴手,放了我娘!”阿三涕淚橫流了。

  “這粉里摻了一種粉末!人使用了之后便會如同這狗兒一樣死去!卑⑷澏吨曇粽f道。

  “何人指使你的?”公子清淺壓住怒火問道。

  “是上云觀中的道士高卞。我的妻兒在他的手上!”阿三以頭觸地哭泣不止。

  “劉濤!走!”公子清淺起身而去。大家旋即跟上。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