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其他小說 > 問鼎 > 第二百九十七章 挽歌(八)

第二百九十七章 挽歌(八)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aygpiz.live請收藏

  神貍軍營內,人馬喧囂聲若鼎沸。

  對多貍而言,這次針對墨門一行人的圍殺計劃,其重要性和意義絲毫不在與南曜聯軍對決之下。是以她特意準備了整整三千大軍,以及針對每名墨門弟子的專屬戰術,其選拔的士兵也是自草原鐵騎中精挑細選出來的優秀武士。每一名戰士都武藝高強,在草原上亦是出名的豪杰。

  要想統領這么一支部隊自然不是容易事,負責這支人馬統帥之責的,乃是龍衛副統領扎卡。其家族原本是草原上世代相傳的巫師,扎卡自己則天賦異稟,不但繼承了祖先的巫術本領,還練就了一身過人武藝,乃是魔武雙修的高手。

  雖說整個龍衛都是由魔武雙修的特殊武士組成,但是具體到個人藝業上,終歸還是高低有別。大多數武士長于武藝,巫術只是略知皮毛?v然經過多貍的特殊法術栽培能夠溝通自然施展神通,威能也非常有限。少部分武士則是巫師出身,法術修為了得可是身體孱弱,哪怕是拼命進行武藝方面的訓練,武藝也不甚了得。和這些人相比,扎卡便可以稱為人中龍鳳。

  他的巫術能力來自祖宗血脈,很多法術乃是天生就能施展。雖然礙于其自身資質,法術威力比不上真正巫師,但是依舊勝過大多數龍衛。至于武藝方面則更是其長項,一身神力配合上那驚人的速度,便是草原上成名豪杰也大半不是他對手。被人夸獎作“猛如熊、捷如豹”,放眼草原也少有人能敵。

  他之所以是龍衛副統領而非正統領,并不是因為修為不及托婭,而是男兒之身以及與多貍的關系不夠親厚所導致。不過每遇大事,多貍還是會派他的將,是以此番圍殺楊烈行動,才會讓扎卡負責指揮。也只有他這身本事,才能震懾住幾千驕兵悍將。

  此時扎卡亦在大帳內盤算著這幾日的情形,其家族本就是巫師出身并非有勇無謀之輩,既不缺乏謀略更不會依靠勇力為所欲為。他很清楚,自己對面的敵人到底有多可怕。楊烈固然不可能一人一劍掃蕩三千甲,但是如果自己不夠細心,這些人完全可能突圍而走。哪怕把那些人都留下,如果讓楊烈逃脫,依舊是一場徹底的失敗,更是草原的噩夢。是以即便一切都是按照計劃進行,扎卡還是反復盤算著過往,生怕一步走錯萬劫不復。

  就在他盤算著下一步的計劃時,忽然一個風塵仆仆滿頭滿臉泥灰的男子急匆匆闖入大帳,不等扎卡開口,男子已經搶先說道:“不好了,出事了!”

  “你說什么?”扎卡一愣,仔細打量著來人,過了好一陣才認出來人身份!澳悴皇谴笪咨磉叺纳2?你不在大巫身邊效力,怎么跑到我這里來了?前線戰事如何了?”

  來人胡亂擦了把臉,氣喘吁吁道:“別提了,我們本來順風順水,可是突然出事了。有人帶著死人組成的軍隊毀了我們的家園,又攻占了祖陵,聽說連哈梵圣巫都……”來人說到這里語聲哽咽,下面的話再也說不出口。

  扎卡已經明白此人的意思,他的臉色也為之一變,飛身而起掠過案幾,劈手抓住來人胸前衣襟問道:“什么死人軍隊?什么祖陵被占?這些消息從哪來得?”

  “軍中都已經傳開了,就連大巫那里也得了消息。前線那邊已經開始撤兵,大巫派我來,就是給副統領傳令,讓你立刻收兵回草原殺賊!

  “收兵?現在?”扎卡面色微變,他冷聲道:“那楊烈呢!我們前后已經搭進去幾百條人命,好不容易把他逼入沙漠。這個時候收兵,不是前功盡棄了!”

  “此乃軍令,不容討價還價!”桑布對扎卡并不畏懼,挺起胸脯道:“大巫說過,兵隨將令草隨風。身為神貍武士,必須聽令行事,這沒得商量!再說大巫也說了,比起楊烈反倒是這支死人軍隊更棘手。為了對付這些妖怪奪回祖陵,就算讓楊烈多活幾天也沒關系!

  “大巫真的這么說?”扎卡瞪著桑布不放,桑布也不辯解,盯著扎卡一動不動。過了好一陣,扎卡終于松開了手,頹然地坐回原來位置唉聲嘆道:“天意!這就是天意!我們好不容易把楊烈逼入絕境,放過這次機會,下次再想殺他就沒機會了!這幫該死的怪物,早不出現晚不出現,為什么偏偏這時候出現?天不助我!這是天不助我!”

  他邊說邊用力捶打著案幾,只聽一聲悶響,案幾被他錘個粉碎,案幾上放著的地圖以及幾份軍情奏報落得滿地都是。

  就在這時,帳篷再次掀動,一個戴兜帽的男子從外邁步而入。兜帽男子進得帳篷二話不說先是連聲冷笑,就在桑布和扎卡莫名其妙之時,他才開口說話:“天意?這種窩囊廢推脫自身責任的言辭,怎么能出現在神貍武士口中?這未免也太讓人失望了!這個世界的天意,從來都是由強者掌控。只要你足夠強大,你說得每句話都是天意。堂堂龍衛副統領,難道連這個都看不明白?”

  扎卡看了看兜帽男子:“是你?你來干什么?”

  “我來阻止扎卡大人犯錯誤。如今在你眼前有兩條路,一條乃是成為草原上人人稱頌的英雄,建立豐功偉績;另一條路則是看著楊烈逃走,自己成為笑柄。我相信一個聰明人都知道這兩條路應該怎么選,但是每個人都有可能犯糊涂,扎卡大人也不例外。所以我來,就是來阻止你犯錯的。就像之前幾次阻止你犯錯一樣!

  桑布怒道:“你到底是誰?為何敢闖入我神貍軍帳?扎卡兄弟,你到底是怎么帶的兵?”

  兜帽男子冷笑幾聲:“桑布大人,你雖然和扎卡大人是血盟兄弟,但是在軍帳里還是該給扎卡大人足夠的尊重,否則很容易掉腦袋。至于我是誰么……你看看就知道了!

  說話間來人摘下兜帽抬起腦袋,露出那張戴著面具的臉,面具眉心位置的寶劍形狀分外惹眼!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