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廢婿神醫在都市 > 第四百一十一章 都是錢的事情

第四百一十一章 都是錢的事情

  站在衛生間門外的葉不凡小聲說:“夢涵,咱房間門口來了幾個小流氓,可能跟公園那幫混蛋有聯系。”

  秦夢涵一下子拉開衛生間的門,露出腦袋看著葉不凡。

  “你確定?”

  “我透過貓眼看到,而且他們正在敲門,你沒聽到嗎?”

  正在洗澡的秦夢涵流露出擔心的表情,“那怎么辦?

  要不然咱報警吧?”

  “不用,我就是提醒你,我把鑰匙帶出門,不管有誰來敲門你只管洗澡就行了。”

  開玩笑,葉不凡不在的時候讓秦夢涵一個人洗澡根本不可能,這聽起來有些不可思議,她在經歷那些瘋狂的事情之后變得越來越膽小。

  看著葉不凡這堅定的眼神,秦夢涵最終選擇相信了他。

  走出房間葉不凡看到三個青年,領頭的人說:“旭哥請你去喝茶。”

  “好,走吧。”

  那領頭的青年卻說:“不行,帶上你的女人。”

  說完這話那青年立即就后悔了,如果上天再給他一次機會,他絕對不會說出這一句。

  因為葉不凡一拳朝著他的大門牙打了過來,不僅如此還借力折斷了他一條腿。

  干凈利索整個過程尚且不足60秒,看著另外的兩個青年葉不凡說:“生命有重于泰山和輕于鴻毛之分,有的人活在這世上只是為了多拉幾坨屎,我希望你們的價值不止于此。”

  “從現在開始到我回來之前,站在這門口一步都不許離開,哪怕有只蒼蠅飛進屋子里,我都會讓你們明白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接著葉不凡就像是拖死狗一樣,把這個斷腿哥們一直從樓梯拖下去,然后扔在宿舍門口,這里是醫院,很快就有人將他抬到急診科。

  其中一個站在門邊的哥們,顫抖的說:“二哥,我怕,要不咱走吧。”

  “走?

  你覺得咱倆能走得了嗎?

  那家伙是惡魔等他回來吧。”

  在葉不凡離開之后,秦夢涵沒有勇氣繼續洗澡,而是一直躲在門后面偷聽,她聽到兩人的對話,捂著小嘴咯咯直笑。

  心里美美噠:“讓你們欺負我,活該。”

  葉不凡按照約定的來到這個茶館,茶館的名字叫做旭日東升看來是楊旭自己的。

  要說譚青也是夠可以,守著家財萬貫的男人不要,在外面找了一個會喝茶的閑毛驢。

  楊旭已經整裝待發擺出架勢等待葉不凡的到來,房間里的四員大將站在他身后,就像是四根擎天柱頂天立地。

  “葉醫生,沒想到你還是一個絕世高手,但現在已經是21世紀,舞刀弄槍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咱們都是明人所以我們談談。”

  葉不凡從腰間拿出一把隨身攜帶的匕首,放在桌子上。

  楊旭身后的這些人見葉不凡拿刀,蠢蠢欲動,而楊旭則是阻止了這些人。

  “這個世界上沒有錢解決不了的問題,如果解決不了說明錢給的不足,葉醫生到底想要個什么數字?”

  “據我所知鄭天南至少應該有30個億,也就是說他死了之后這些錢全都被你們瓜分一空,這樣吧我要三分之一。”

  這個時候用獅子大開口都不足以形容葉不凡的海量,他竟然要10個億。

  楊旭苦心經營著他和譚青之間的關系,就是看中了鄭天南手中的錢,只要鄭天南一死,他們就能夠得到巨額的財富,想想就讓人興奮。

  而葉不凡已經是楊旭成為億萬富翁的攔路虎、絆腳石,他咬牙切齒說:“葉醫生,做人不能太貪,10個億肯定不可能,而且鄭天南有兒子、女兒,我和譚青拿到手不會超過20個億,給你5個億。”

  這是一個令人向往的數字,當金錢達到一定數額的時候,人們都就會被這些鈔票所蒙蔽,葉不凡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

  連說話的語氣都變得溫柔許多,他深情的說:“好,收到5個億,我就不再給鄭天南治病,畢竟這些錢夠我環游世界。”

  楊旭目光陰冷的說:“現在我手上怎么可能有5個億,鄭天南還沒死呢。”

  葉不凡攤開雙手,表情堅定的說:“你看,這就是問題所在,萬一鄭天南難死了你不認賬,我到時候豈不是得自己哭鼻子,我這個人向來不打沒有準備的仗,沒有錢什么都免談。”

  砰。

  楊旭壓根就沒準備給葉不凡錢,所以他一拍桌子面容猙獰地說:“小子,既然如此就沒什么好談的了,給我抓了。”

  四員大將終于露出自己的兇狠,各顯神通對付葉不凡,葉不凡拿起桌子上這把鈦合金的匕首,這東西韌性極強而且含不銹鋼材質,所以能夠做到削骨如泥。

  絕對是一把殺人放血的利器。

  狹小的房間里經過一番激烈的搏斗,葉不凡取得了壓倒性的勝利,他以一敵四最終肩膀和頭部負傷。

  但那四員大將此時應該可以鑒定為六級傷殘,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全身骨骼及脊柱受傷嚴重,極有可能會喪失部分功能。

  還沒有完全清醒的楊旭,此時已經完全喪失自我,葉不凡給梁書打了個電話,然后將楊陽給帶到了鄭家大院。

  梁書對于譚青的所作所為早有耳聞,可是這畢竟是鄭總的私事,他不好過多干預,卻沒想到變成這樣的結局。

  葉不凡看著躺在床上的鄭天南對梁書說:“鄭先生只需要按時服藥,明天應該可以醒來,我先回去,有事給我打電話。”

  “好的,葉醫生,我讓人送你。”

  公寓里的秦夢涵一直很擔心,吱呀一聲房門被打開,走進來的便是葉不凡。

  “你回來了?”

  “對呀,你不是希望這個時候來的是其他的男人吧。”

  聽到這話,秦夢涵氣不打一處來,直接將枕頭給扔了過來。

  “你要是再敢胡說八道,我就割了你的舌頭,快睡覺,明天吳院長上課。”

  “喔,那個,夢涵,我怕你晚上做惡夢,要不要,我先上床。”

  讓葉不凡震驚的是秦夢涵不知道什么時候從枕頭底下拿出一把剪子。

  無比驕傲的說:“不必了,我有這東西防身,一般人根本沒辦法靠近,特別是色狼。”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