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玄幻小說 > 極夜玩家 > 012 反獵·廝殺·獅虎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aygpiz.live請收藏

  轉眼又是一天過去。

  枯寂平原上出現了兩大收集羊皮紙的勢力,一個是以費鈺景為首的神秘黑袍人組織,他們神出鬼沒,似乎比大部分進入者都清楚這里的地理構造,輕松便奪得了極大數目的羊皮紙。

  另一個勢力以班科為首,代表著威賽克斯,除了他以外,還有另一名首領,便是當初和費鈺景在青雉2-7上進行談判的尼克隊長。

  兩人一個是激進派,一個是溫和派,尼克以殺戮為先,但凡被他盯上的團體,必然殺得一干二凈,和班科的做法截然相反,若不是都是為了大小姐效命,班科才懶得和他聯手。

  李想三人則是尾隨其后,悄然觀察著他們的動態,隨著時間推移,他越發肯定他們尋找的圣遺物就是呼喚著自己過去的那個。

  兩大勢力今天已經開始在枯寂平原上清場。

  擁有費鈺景一方視野動態的李想只要跟隨班科他們一撥人就能得到最全面的情報,不過他選擇跟蹤的是尼克,而不是班科。

  此時的尼克一行人正好來到了昨天他們獵殺黑騎士的地方,當他看到干枯、殘缺不全的黑騎士尸體后,尼克的臉色微微一變,身旁一名高挑的女子臉色凝重地說道:“能將尸體造成這種缺口的絕對不是人類,是血族和狼人族,這兩個家伙身上的羊皮紙也被拿走了!

  “血族和狼人族不是世仇么?為什么會聯手對敵?”一名大漢甕聲說道,他身上扛著一個巨型白骨刀,每走一步,地面都會輕微下陷一些。

  “蠢貨,只有永恒的利益,沒有永遠的敵人。就算是血族和狼人族,如果他們知道那個圣遺物的來歷,暫時聯手也說不準!蹦峥藫P起頭顱,發達的肌肉慢慢蠕動著,散發出一股殺意來,“凱莉,有沒有辦法定位到這兩只異種族生物的位置?”

  “恐怕不能,我的魔術現在一直作用在費家小姐身上,沒有多余的精力去追蹤他們了。咦?費家小姐落單了?”名叫凱莉的高挑女子只穿著薄薄的黑色緊身衣,胸口處v字衣領大開到小腹,她閉眼,似乎在冥想觀看著什么,“沒錯,她一個人脫離了大部隊,似乎是去偵查什么!

  躲在暗處的李想挑眉,他的視野里,費鈺景也確實驟然一個人離開了黑袍人組織,他的視野是跟隨費鈺景的,可見所有的羊皮紙和神秘圣遺物給予的線索都是在她身上。

  “好機會,既然她找死,那就別想再回去了,我們迅速跟上,將這個女人獵殺!”尼克臉上抹過一絲殺意,那次談判落于下風,讓他在安保公司里抬不起頭,公司董事都很看好他,那事后都對他有點失望,害他的薪資都下降了不少。

  又是白家!

  這個女人,必須死!

  “凱莉帶路,我們以最快的速度跟上她,只要殺了她,就能得到一大堆羊皮紙殘卷,這兩名黑騎士的晚點再拿也沒事!

  說完,尼克身影一閃,已經出現在了十幾米外,凱莉連忙跟上,沖在最前面帶路。

  尼克一行十七人,十名3級魔術師,七名2級魔術師,不過除了尼克和那個叫做黑塔的大漢外,其他人的戰力一般,看起來都是用藥力強行提升的那種。

  李想三人遠遠跟著,血族和狼人族的速度都很快,追蹤藏匿技術上,她們有著天生的優勢。

  得到了赤色血瞳的暮實力一直在緩緩上升著,隨著她對右眼的掌控,各種能力都在飛速增長,很快就能匹敵3級魔術師了。

  李想心里微微感慨,這些異種族在修煉上的天賦幾乎為零,他們依靠著固定成長,可以不需要修行就能憑借強大的血脈遺傳達到一個峰值,但成長性卻是零,人類天生孱弱,但學習能力點滿,厚積薄發,最后反而成了萬物主宰。

  得到了赤色血瞳,暮很快就能真正成為一名血祖級存在,未來慢慢進化后說不定能和那位先賢一樣突破血祖桎梏,那時興許能成為他真正的助力。

  枯寂平原上紅土荒漠和零星巨樹在死兆星幕的映射下構筑成了一副非常美麗的風景,可惜疾行中的李想沒有時間欣賞。

  尼克他們的速度更快,在如紗般的薄霧中,他們終于看到了那個渾身籠罩在黑袍里的少女。

  比起終極試煉時,費鈺景的身姿又窈窕了許多,這個年紀的少女正是最美好的青春年華,半年前的稚嫩終于完全退散,現在的她當得上風姿卓絕,傾城傾國的評價了。

  “這是在等我們?”尼克狂妄,卻不傻,他高高躍起,占據著高空視野,在滑行飛出一段距離后猛地頓住,一個急停后突兀轉身,改變了飛行軌跡穩妥落地,與孤立的費鈺景保持著一定距離。

  這個距離把控的很好,如果她持有源質槍之類的武器,在瞬發的情況下,尼克有把握立即躲開。

  費鈺景不過是名京北學府的大一新生,就算擁有白家第十六分家的鼎力支持,自身也有不錯的天賦,現在也才突破1級魔術師層級,完全不是他們的對手。

  可孤身一人的她站在紫色星幕下,仿佛一座巍峨大山,壓得十七人喘不過氣來。

  能在她這個年紀達到2級魔術師體質已經是妖孽中的妖孽,強如李想也還沒達到3級的標準,一直以來唯獨白冬雪做到過。

  尼克怎么觀察都看不出她有什么倚仗,膽敢在這里等待他們來襲。

  “凱莉!彼麑ι砼缘母咛襞雍傲艘痪。

  “一切正常,1級魔術師體質,絕對不到2級!眲P莉自信地回答道,她偵查魔術絕不會出錯。

  1級、2級、3級有著巨大差別,越級戰斗的條件很苛刻,就算她很強,最多也就對付他們兩名比較水的2級魔術師。

  一對十七,看不出贏面在哪里。

  遠處的李想也在皺眉,鑒真之瞳開啟,將場上十八人全部看了個透徹。

  費鈺景的三項基礎數據確實還沒到2級標準,而尼克和大漢黑塔都超過了3級,其他人則是在自己級別處略高。

  光是力量,尼克就快是她的三倍了!

  “既然你誠心找死,就怪不得我們了!蹦峥艘粨]手,讓后面的魔術師們將高處的費鈺景包圍了起來。

  她只是這樣抬頭看著天空中的死兆星,有些出神,完全沒有在意這群忽然出現的人。

  尼克說話之后,費鈺景才微微側目,有些不屑地看著他們:“啊,我還以為是什么人一直跟著我們,要破壞我們的好事呢,原來只是一群跳梁小丑!

  “死到臨頭還大言不慚的丫頭,一會兒老子就讓你欲仙欲死,大家上,別讓她拖延時間!逼渲幸幻2級魔術師露出一絲貪欲的表情,先一步跨出,直沖向高地。

  他走的是暗殺者道路,身影在沖出的剎那便隱匿在了黑暗中,不過他的手段很拙劣,被李想一眼就看破了。

  高地上的費鈺景緩緩拔出寒冰劍,如霜寒般的氣息撲面而來,一層層冰霜凍結了大地,朝著那名2級魔術師的腳下蔓延。

  能控制天氣環境變化的源質冷兵器很少見,都是品質上佳的魔化武器,而這把寒冰劍更夸張,是當處十六老祖在魔術使用者階段一直用的兵器,成為玩家后她亦灌輸了無數心血在里面。

  根本不用費勁,只是單純的揮動都能改變周圍的溫度,引起各種冰凍變化。

  陰影里躲藏的那人驚呼一聲,身體直接被冰霜凍住,他果斷發動魔術,原本瘦弱的身體如同氣球般膨脹起來,將冰塊撐爆,可好景不長,在他以為規避了費鈺景的攻擊時,高高躍起的身體忽然一滯。

  呼吸變得無比急促,身體僵硬。

  “蠢貨,人家凍結的可不止是你的身體,還有血液和器官!”尼克在旁冷笑,寒冰劍的劍氣無形,能輕易侵入骨髓,如果沒有防備,很可能被趁虛而入。

  2級魔術師不利用自己的體質優勢,非要比拼技能和戰術,就是找死。

  “凍結!辟M鈺景揮劍,將撲來但速度極慢的那人凍成冰柱,隨后嘴角微微上翹,“埋葬!”

  冰柱咔嚓碎裂,連帶著里面的人也碎成了冰渣。

  擁有這把寒冰劍等同于能輕易控制冰霜,有一個無限釋放的冰霜類魔術,十分駭人。

  除非體質全面碾壓,否則還真不好對付。

  費鈺景的戰斗技巧提升了不少,李想看得不住點頭,如果是他,也必須避開寒冰劍的能力,最好使用槍械遠程狙殺應對,但像他這樣的魔術師太少。

  大家都太過自信魔術和能力,反而忽視了武器的運用。

  攻勢并沒有停止,早有幾名魔術師從背后摸了過去,其中還有一個3級魔術師。

  “真不要臉,那么多人欺負一個女孩子!蹦禾裘,她崇敬強者,那個人類少女一人對戰那么多魔術師也沒有懼意,讓她十分敬佩。

  “隨時準備出手!崩钕氲f道。

  暮和娜娑蘿點頭,心里卻是一驚,根據她們對李想的了解,他一般都喜歡坐收漁翁之利,很少會主動摻和進去,這次那么果斷,恐怕這名少女和他的關系匪淺。

  “是,主人!眱扇她R聲回應,反正簽訂了靈魂契約,就算李想要求她們去硬扛玩家,也無法拒絕。

  砰!

  轟鳴聲驟起。

  十七人中果然有槍械使用者,那是重型源質槍的聲音,不用看李想都知道是什么槍械。

  使用者水平一般。

  源質氣柱轟射在費鈺景的落腳地,還沒靠近,就被一堵厚實的冰墻給擋住了,冰墻轟然倒塌,而她卻操縱著腳下的冰柱高高沖起,一道無比凌烈的劍氣縱橫斬下。

  “強化·十倍能級!

  她那黑色的眸子中映照出地面上偷襲的幾道人影,巨大可見的劍氣狠狠揮落,在接近地面時變得有數十米大,鋪天蓋地,將他們全部籠罩了進去。

  各種魔術的光芒閃現,劍氣將大地斬出一道深不見底的劍痕,宛如地震后的龜裂痕跡,令人驚悚。

  “一起上!蹦峥烁杏X到有些棘手,費鈺景對于寒冰劍的掌控超乎了他的預期,無法近身的話,他們這些體質更高的魔術師就完全無法發揮優勢了。

  數人拔地而起,朝著半空冰柱上的費鈺景襲來。

  幾種混淆感知的魔術發動,干擾她的行動力,十幾面晶瑩的冰墻豎立而起,阻隔著他們的腳步。

  一人一個魔術就足以淹沒費鈺景,他們聯手出擊,不到一秒,冰墻就全部碎裂。

  巨大的冰柱被黑塔一拳轟碎,上面的費鈺景一個踉蹌,想調整身姿卻因為感知被干擾而沒能做好,被迎面沖過來的尼克一拳轟中。

  兩人硬拼了一擊,費鈺景的身體如同炮彈般彈射而出,重重墜地。

  一口鮮血噴出,讓她壓力倍增。

  三倍的力量,要不是她用堅冰覆蓋住全身,那一拳就足以讓她骨頭碎裂,無法動彈。

  落地后的費鈺景還沒起來,就又有好幾人沖了過去。

  李想按緊懷里的血族大名,只要她沒有爆發最后的底牌,他就會立即沖出去廝殺。

  但以他對費鈺景的了解,她才不會傻得把自己陷入絕境中。

  眼見著一群魔術師就朝著她轟殺過去,無數兵器和魔術就要落到她身上時,李想都將手指按在了扳機上,一聲爆喝忽然炸裂在人群中。

  沖在最前面的黑塔一臉愕然,龐大的身軀像是撞在了鐵塔之上,一陣劇痛,他那一拳力量已經達到了駭人的6000kg,居然還轟不開眼前的那道人影!

  “真是千鈞一發啊,小鈺!眮砣松聿目,長相端正,僅僅使用單手就格擋了沖在最前的黑塔的一拳,另一只手上拎著一把比他人還大的闊劍,一揮動,就將那些其他魔術師的攻擊盡數格開了。

  “就這么點力氣么?”高大的白獅虎擋住了背后的費鈺景,獰笑著忽然邁出一步,一拳轟出!

  狂暴的龍吟虎嘯之聲充斥著整片枯寂平原,白獅虎這一拳有著氣吞山河之勢,讓李想瞬間想起那時看到的希絲特莉亞的平推一拳。

  同樣一往無前,所向睥睨。

  他也是時計塔聯盟大學的學生,不過比他大了兩屆,今年是大四,即將畢業,論實力,在3級魔術師中都是最巔峰的存在。

  那一拳明明沒有動用任何魔術,卻仿佛有著千斤之重,黑塔躲閃不及,就被一拳轟在肚子上,只聽到一陣爆裂巨響,他整個身體如同波紋般蕩漾開,哆嗦著飛出,就這么在半空炸成了一截截血塊。

  這就是一力降百會!

  “好強,不愧是白家繼承者序列第三位的人物!崩钕胄念^暗驚,就算是比自己大兩歲,他的修行造詣也如同怪物般恐怖,難怪被譽為最接近白冬雪的白家子弟之一。

  “獅虎表哥,你來的有些晚了!辟M鈺景擦干嘴上的血痕,就在剛才,她的眼瞳中映照出了一絲妖異的血紅色,如果白獅虎再晚一步,她就必須交出底牌了。

  那時候,這里的人,必須全部殺光。

  “抱歉,路上耽擱了一陣,碰上了邊境赫赫有名的趙凌空,跟他打了一場!卑转{虎捏著拳頭,冷笑著看向前方,“聽說你們也在找邪首留下的圣遺物?自己選,爬著出去,還是躺著出去?”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