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其他小說 > 喜雀 > 第139章 來笑一個
  聽到這里,鄢列覺得有些不合情理,“你父親看守帝藥雖然被盜,但那不能全然怪他輕信了他人,當初三神山的其他人,不都沒有察覺到那男子的野心嗎?更何況那是你父輩的事,和你并沒有直接關系,他們為什么要在背后議論你?”

  據挽兮之前所言,他對三神山人的印象都是淳樸且善良的。

  挽兮攤了攤手,“大概因為我父親看守帝藥不力,這條錯處太大了吧。”除了這條理由,她也找不到別的了。

  “你是個很好的姑娘。”鄢列半晌輕聲,“認識你我不后悔。”

  “所以你的意思是,他們沒和我處起來,是他們的損失咯?”挽兮眉飛眼揚,笑出了聲。

  看著她展顏歡笑,鄢列嘴角忍不住也彎起了弧度。

  “等等,你在笑?”這回挽兮捕捉到了,湊了過來滿臉新奇。

  那抹弧度馬上被鄢列隱藏起來了,“沒有。”

  “別呀。”挽兮道,他剛剛笑起來明明好看得很,眉眼終年不化的冷冽之色盡褪,獨留一片璀璨,瀲滟醉人。

  直到此時挽兮才真正感受到孔雀一族的精髓——美。

  長得美,舉止美,笑容更美。

  這臉這笑,挽兮被驚艷到了。

  “來,再笑一個。”挽兮伸手捧過他的臉,鄢列想躲,無奈兩人靠得近,又是在樹枝上并排坐著,地方狹小,他避無可避,只能落入挽兮的魔掌被她強行把住了臉。

  “別動,再動我們就要從樹上掉下去了。”鄢列瞪著眼看她道。

  可是他現在這個樣子對挽兮來說毫無威脅,她笑吟吟道:“笑一個就放開你了。”

  鄢列豈是那么好擺弄的,橫眉冷對就是堅決不服從。

  然而挽兮也不是個半途而廢的人,她想了想,“不笑?那我先給你笑一個來做示范吧!”

  說笑就笑,姑娘本就生得不差,靈氣逼人,這一笑更是甜美如春,如百花齊放。

  鄢列盯著她,眉間好不容易才堆起來的冷意,又迅速消融了。

  “可以了嗎?”挽兮歪著頭又問道。

  鄢列無可奈何地,將自己臉上的兩只小手抓了下來,同時嘴角扯了扯,勉勉強強地算是笑了。

  見好就收,挽兮已經很心滿意足了。

  “若年年星辰似今夜,那該有多好。”夜深了,她打了個呵欠,看著天上一顆顆閃爍的星星。

  鄢列沒有說話。

  挽兮靠著他的肩膀,聲音逐漸輕了下去。

  “每一顆看似清冷孤獨,實則身邊還有很多星星作伴,它們加在了一起,就成了熱鬧的一群”

  鄢列給睡著的姑娘披了一件披風,繼續靜觀璀璨的星河。

  挽兮說的沒錯,星星是孤獨的,但也可以是熱鬧的。

  如果那日從長極洲回來,他真的不能化形,他們要留在那里過一輩子,可能那就會有另外一個故事了吧。

  可惜沒有如果,他們終將無法隨心所欲。

  日上三竿,挽兮在一片鳥語竹香中醒來,她打量四周,發現自己躺在竹床上,身上蓋著被子。

  “鄢列?”她伸了個懶腰,開口喊道。

  然而無人應答。

  挽兮有些奇怪,這家伙的耳力向來很好,不會聽不到她在喊他,難不成是因為昨晚的事,他鬧別扭了?

  她掀開被子下床,來到樓下沒有見到那個熟悉的人影,她又去外頭鄢列平日打坐修煉的枝頭去看,仍然空無一人。

  “出去了?”挽兮喃喃自語,洗漱過后便又去了外頭。

  可是她把平日里兩人常去的地方都走了一遍,包括湖心島,都沒有發現鄢列的蹤跡。

  她心里有些慌了。

  “今天鄢列來過嗎?”她在血梧桐那兒問小光。

  小光一開始不明白她的意思,她比劃了好一會兒,小家伙才明白過來她是要找經常同來的那名銀發男子。

  它搖了搖頭,以示沒有見過。

  挽兮心里已經隱隱有了答案,可是她還是不死心,滿山谷地找到了白羽來確認鄢列的下落。

  “大人今天一大早就走啦。”白羽道,“還讓你在這兒乖乖待著,安分一點。”

  他真的走了,挽兮心里有些空空落落的,臉色頓時就焉了。

  她就知道,當時他向幽鈴承諾自己二十天內必回,在這兒待了那么些天了,也該是時候啟程返回了。

  白羽看她抱膝而坐,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想起鄢列臨走前交代自己照顧她的話,耐著性子勸道:“你也不必這樣難過,你看咱們這山谷,好山好水好鳥,你在這兒多舒服呀!”

  挽兮覺得白羽說的話有道理,這里是難得像三神山的桃源地,她在這兒有什么值得不開心的?

  可是這想法只持續不到三天。

  第三天夜里,挽兮開始收拾起了包袱。

  若還是以前,她定能在這里過得很快活,但自從喜歡上了鄢列以后,現在她在這山谷里覺得處處皆是他的影子,連床鋪也充滿了他的氣息,讓她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你要去哪里?”白羽得知她的動靜后,慌忙來攔。

  “出去。”挽兮精簡道。

  “大人如今回長明閣了,你不能去找他。”白羽急道,“而且這還是大人特地叮囑的,長明閣戒嚴,你這時候去那兒就是找死。”

  “誰說我去長明閣了。”挽兮瞥了它一眼,“我是有點想念那家伙沒錯,可是我是那種一刻都離不開他的人嗎?”

  “那你去哪兒?”白羽追問。

  “天地浩瀚,四處走走。”挽兮正經地敷衍道。

  她聽幽鈴說過,三個月后就是長明閣閣主的大日子,這個所謂的“大日子”是什么,她用腳指頭都能猜到。

  對于帝藥她是不會放棄的,現在她要好好謀劃,看看有沒有辦法能從中截胡了。

  “可是你走了,那幾只小家伙怎么辦?”白羽在她面前飛來飛去,顯得很急切。

  “以前怎么辦就怎么辦唄。”挽兮有些奇怪,她之前和鄢列離開了那么久,那幾只小家伙也不需要人來照顧啊,怎么這會兒又要她留下來了?

  “不行,你不能出去!”

  (小夏的話:小劇場↓)

  喜雀

  喜雀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