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穿越小說 > 三國之乖乖田舍郎 > 第四百二十六章懵了心的老賊

第四百二十六章懵了心的老賊

  ntent

  回家幾個月之后,在家人與兄弟們的呵護下,雖然還是不能聚攏元氣,可是嘛,本就強壯的體魄卻是完全恢復。

  不僅如此,肉體上還得到一次重大的突破,相比起從前,再是前進了一大步。

  打個比方吧,從前的身體屬于鋼筋鐵骨,現在呢,就好似單個原子與分子重新組合而成的一種高科技產物,不僅堅硬程度翻上一翻,柔韌性更是進入一個全新的高度。

  一大早在院壩修習柔術,蝶當下的身體柔韌度,即便是天毒最為出名的縮骨功也是望塵莫及。

  “哇,爹爹好厲害喲!”小麥子單手擦著眼睛下樓。

  “快去洗漱,早上有好吃的。”停下了動作,也差不多了,半個時辰的修煉使得全身舒暢。

  “爹爹,早上吃什么好吃的呀?”姑娘一邊走一邊問。

  “婆婆親手包的大肉包,還有抄手,想吃哪樣隨便選。”說著不禁流出了口水,肚子也是呱呱叫。

  “好喂,人家要吃十個大肉包,還有、還有,一大碗抄手。”這可不是眼睛大肚子小哇,她是真吃得下。

  每一個娃子都能吃這么多,小麥子還算差勁的呢。

  “爹爹。”稷稷黍黍兄弟倆也睡眼稀松走下樓來。

  “走吧,與爹爹一起洗漱去!”拉著兩小的手往左側走去。

  ……!

  堂屋,一家人享受著美味的早飯,憨貨那一個大陶罐有點嚇人。

  臉盆大小的陶罐,一半腦袋都塞了進去,稀里呼嚕吃的好不歡快。

  一罐抄手之前還吃下去五十個大肉包,看得一眾娃娃直瞪眼。

  小老虎心中暗暗發誓,今后一定要像爹爹那么能吃。

  咳咳,想要如憨貨般那么能吃,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沒有絕頂的勇力,給你吃你也消化不了。

  “再來一罐!”推開身前空罐子,頭也不抬地吩咐。

  侍女面不改色應聲而去,早已習慣將軍的大胃,就算吃下一整頭牛也不奇怪。

  “是不是實力再進了一步?”蝶看出了端倪。

  “嘿嘿,昨晚半夜突破,當時就跑去廚房吃了一大堆剩下的鹵肉,這才沒多久,又餓得厲害。”臉上的興奮之色毫不掩飾。

  “很好,吃完早飯去找子龍切磋一番吧,依你現在的勇力,應該能在他手下走上三百合!”話一出口,憨貨不干了。

  只見他一臉的不服氣道:“三天三夜也沒問題。”

  話到這里,侍女端來了抄手,好了,沒心情與他蝶哥爭論了,再是埋頭苦干了起來。

  全家人都吃完等他,楚老大與嬸嬸一點也不擔心,他們的食量也有階段性的增長,這是修習練氣術之后的必然結果。

  直到第五罐,打了一聲飽嗝,咂咂嘴道:“中午多做一些大肥肉,最少要一百斤才夠。”

  盡都笑著起身,娃子們想要去看兩位叔父切磋;蝶呢,他有其他打算。

  ……!

  后山果園,盤膝而坐看著手中金色葉片,魂海中那糟亂不堪的云圖也跟著運動了起來。

  果園之外,半山腰一棵大樹之上,小麻子閉著眼靠著樹杈處假寐。

  另一邊,小黑盤膝坐在石墩子上修煉。

  漁村表面上看起來沒什么,實際吧,此時的漁村,已進入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警戒之中。

  其他人不知道,蝶身邊人更定是只曉得,那威力超強的殺器已是沒有了作用,只能作為一種威懾力擺放在那里。

  萬一要是敵人勘破真偽,直接殺到漁村,那可就兇險了。

  (傳說,漁村有極具威懾力的武器,信不信兩說,不著邊的事,能寄托身家性命嗎!)

  所以嘛,蝶不得不想盡一切辦法恢復實力,換做其他人或許會放棄,丹田都已聚不了元氣,還修煉個屁呀。

  他不這么想,按照穿越者統一的劇情來推斷,此次只是他的一個劫難而已,根本就沒有恢復不了的可能。

  若真就此成為一個廢人,那么,宇宙中那龐大的穿越系統就該淡出人們的視線了。

  這想法一點不謬,試問,果真那樣了,誰還愿意前來走這一遭。

  金葉之上那紫色線條究竟代表著什么,它怎么會與四維空間產生聯系呢。

  這是一個必須要弄清楚的問題,還有就是,魂海中那云圖怎么也會與它們有如此多相似的地方呢。

  難道……!

  一種極為荒謬的想法在腦海中揮之不去,蝶就像一節木樁般坐在果園。

  時間的流逝已影響不了他,遠處傳來的聲音也對他起不到半分的作用。

  此時,遠離漁村上百里地的一處山坳之中,南華老賊正陰沉著臉準備鋌而走險。

  他想要擒住蝶之親人,以此來要挾漁村送出寶物。

  他感受到漁村有一股強大的力量,一股根本就不是人力能夠抵擋的力量。

  根據上次老魔之死,他斷定,就是那股力量所造成。

  只要得到寶物,天下間還有誰能是他敵手,商丘山再也不能成為威脅。

  有些時候吧,人們會為了力量而鋌而走險,也會為了富貴鋌而走險,那時候的他們,早已是被欲念蒙蔽了心性。

  與他一起那黑面老者已不知去向,估計給南華老賊留下不少的壓力吧,若不是,他應該沒這么心急。

  ……!

  近一段時間,漁村來了不少生面孔;從前嘛,這些都引不起漁村多大的關注。

  主要是,一直以來,漁村就處于人流混雜的局面,來來往往的商人無數,只要不在漁村犯事,誰要理你。

  近一段時間,情況就不一樣了。

  雨蝶幻海,楚老七與書生于山長辦公室面對面就坐。

  “一共來了多少人?”書生問。

  “一百七十人,雖然他們化裝成商賈游客,然而,哪里能逃過探子們的眼睛。”楚老七有點得意,抱有目的進入漁村的人,全都被打探的一清二楚。

  “七叔辛苦了,盯緊他們,不能出現一絲紕漏。”書生緊鎖著眉頭,他可沒有七叔那么大的心臟,萬一蝶要是出事,整個漁村都會跟著毀滅。

  “放心吧,他們就是上西閣多少次也會記錄得清清楚楚。”這方面他可以做到,而且還能做得很漂亮。

  “嗯嗯,走吧,中午我們到叔父家用膳。”書生主要是關心蝶,每天都要去看一看他的狀態。

  “好好好,我們快走。”楚老七心中也關心蝶,但是吧,他更關心地窖那些美酒。

  咳咳,只是玩笑話呀,楚老七屬于大咧咧的性子,天塌下來他也是這個樣。

  以他的理論來解釋的話,就是,都還沒死,擔心個屁。

  這也是對蝶超級信任的表現,只要蝶哥兒還有一口氣,他就有辦法跨過任何挫折。

  此想法一點不假,這幾乎是到了把蝶當成信仰的地步,可不簡單。

  二位下山走進院門,正好看見文姬在囑咐侍女前去請蝶回家。

  “七叔與大哥哥來啦,快里屋坐。”微微行禮相請。

  “沒事,你忙,我們直接到堂屋等著。”說完,抬腳向堂屋走去。

  書生無奈一笑,文姬亦是捂嘴輕笑,七叔這也太明顯了吧,分明就是前來蹭飯的嘛。ntent

  三國之乖乖田舍郎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