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穿越小說 > 三國之乖乖田舍郎 > 第四百二十五章家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aygpiz.live請收藏

  另一邊,孫權動用各路關系宣揚海外老魔被殺事件。

  漁村開臉婆子也是竭盡全力,嚴令麾下上萬的徒眾奔赴各地開講,一定要在最短時間以內把神王陛下的赫赫威名給添上濃濃的一筆。

  一時間,整個華夏大地再次因為神王陛下而沸騰了起來。

  虎躍峽谷,南華老賊與一位黑面老道端坐于一座破落的道觀之中。

  二位面沉如水,想來心情不會美麗。

  黑面老道陰沉的聲音響起,是:“南華道友,這次可是損傷慘重,你得給商丘山一個交代!

  南華老賊沉吟半晌沒有接話,話說,商丘山乃老子留下的道統,得知老祖宗親筆手稿在海外老魔手中,這才下山協助南華老賊奪取。

  嘿,沒想到,竟被世俗中一位王爺給擾亂了局面不說,還利用法器射殺一位同門,你說,他們要不要找南華老賊要一個說法。

  只見南華老賊苦著一張臉道:“黜山道兄,這事全乃那攘安神王作怪,與貧道沒關系呀!”

  臉上帶有少許祈求之色。

  “哼,當初若是知道與他有所牽連,我商丘山絕不會參合。這一項還得等老祖出關與你說道!摈砩降篱L有一種被騙的感覺。

  漁村攘安神王尊老祖宗為圣人,而且還鐫刻在豐碑之上,這是整個商丘山都感恩戴德的事情,若是知曉事件牽扯到漁村,那么,商丘山絕不會插足。

  還有一件事他沒有與南華老兒提及,那就是,漁村可不是軟柿子。

  有一次,一位師叔前往漁村游歷時發現,整個漁村蘊藏著一股極為強大的力量,要是有修煉者在那里出手破壞,嘿嘿,瞬間就會被轟成殘渣。

  這回可是印證了師叔的話,漁村隱藏著毀天滅地的超級法寶。

  南華老賊無言以對,干笑兩聲轉開話題。

  ……!

  我們回到海面上去。

  兄弟們觥箸交錯,好不開心。

  左慈早已是忘記了年齡,與大家打成一團。

  通宵達旦暢飲亦對幾位強壯的體魄起不到一絲威脅,當然了啊,旁人可不能效仿呀,那得是最少九牛之力之人才可恣意歡騰的項目。

  許胖子有他的譙郡事物須要打理,不能與兄弟們時常相聚,暢飲一番還得趕回譙郡忙于公務。

  ……!

  漁村,楚家宅院,大樹下,搖椅上,蝶閉眼享受著老姑娘的伺候。

  “爹爹,等下我們去后山稻田捉魚吧!”小包子想要爹爹開心,她長大了,看得出一家人都在為爹爹擔心。

  “對對對,人家想喝爹爹親手燉的魚湯!毙←溩与p手撐著下巴,望著她爹爹接話。

  回到漁村已是半個多月,身體一點不見好轉,丹田還是如黑洞一般,平常好不容易得來的一絲絲元氣都被她化為烏有,著實令人心痛。

  “爹爹~,好不好嘛~~~!”小包子開始撒嬌。

  小麥子也是放下雙手使勁搖晃著她爹爹。

  另幾個娃娃沒說話,然而,眼中都透露出期待之色。

  轟……,一段段早已成為碎片的記憶涌上心頭。

  記得,那是一個雷鳴閃電的夜,一位曾今護佑著家庭的好兒郎。

  一位頂天立地于亂世中潑命力爭上游的拼命二郎;他,他敗了,敗的很徹底,幾乎是沒有再站起來的機會。

  曾今,曾今受他保護的家人,咳咳,不應該這樣說;除了那年邁的父親……!

  哎,時光荏苒,我們不再回首往事。

  “走吧,來,攙爹爹站起來!闭f到這里,兩行清淚不自覺流下。

  還是這里好啊,看看,兒女們多么的孝順,哪怕變成了廢物,一樣關心備至。

  他們眼中沒有一絲雜念,有的只是關懷。

  “等等,給爹爹披上氅子!币恢痹谔梦蓍T口關注著的嬸嬸叫住了娃子們。

  天氣不冷,可,嬸嬸心中擔憂娃子。

  “娘親,給我吧!毙『诓恢裁磿r候從一邊走了出來,拿上氅子走出堂屋。

  “娘親,我們一起去吧?”小麥子問。

  “好,叫上二娘她們,我們都去!闭f著,走到蝶身旁,怒瞪他一眼道:“身子弱還不知道愛惜,哼!”

  話還沒說完,氅子已是披在了蝶身上。

  山坳稻田邊,一家人準備著下田捉魚,全是短打裝備,都做好了下田的準備。

  特別是文姬,從不曾拋頭露面的她,這次比誰都積極,一身短小精干的服飾襯托著修長柔弱的身姿。

  遠處,四面八方,兄弟們默默守護著。

  雖說失去了勇力,然,感知力猶在。

  子龍;奉先;憨憨;管亥;子義,哪怕是勇力不佳的奉孝也扼守著一方。

  更遠的地方,還有一位,一位很少露面的娃娃——小麻子。

  據說,小麻子在外闖出了諾大的名聲,天盲山九劫一直是天下百姓的守護神。

  他喜歡獨來獨往,喜歡默默的守護。

  哪里像小黑與小包子呀,興趣上來外出闖蕩一番,一旦感到興致索然,立馬回家躺著去。

  田里的稻穗才剛剛揚起,大家都小心翼翼,生怕觸碰導致減產。

  捉魚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娃子們嬉鬧也是令人心曠神怡的事情。

  末了,我們神王陛下掌勺。

  為了不使神王陛下過于操勞,娘子們齊上陣,各種不入眼的刀法施展出來,簡直是亮瞎了娃娃們的雙眼。

  “哎呀,快快快,小包子快幫為娘抓住它!边@是尚香的高呼聲,魚兒蹦跳的十分歡暢,她根本就捉不住。

  “啊~,小混蛋,還看,還不把火熄滅掉!毙『诹R黍黍,娃子差點就點著了一旁待用的柴首發

  山頂上,奉孝笑得來前仰后合,眼淚鼻涕一起流,撮著牙花子道:“你們守著,本軍師下去幫忙!

  隨手扔下望遠鏡,嗖嗖嗖往山下跑。

  另一邊,憨貨急得直瞪眼,自言自語道:“噯噯噯,魚要燒焦啦,快起鍋呀!”

  不行,俺要去幫忙。

  語落,起身飛奔。

  子義左右看了一眼,十分無語道:“你們看著俺干啥,俺能跑嗎!

  罵完,很是郁悶地坐了下去,瞪著山腳一眼舍不得挪開。

  ……!

  鯽魚湯里漂浮著一層黑灰,紅燒鯉魚也是一股股焦糊味。

  其它,咳咳,沒有一道菜是正常品相,一家人有些尷尬地看著眼前的菜式。

  只有兩人不在意,憨貨與奉孝,他倆拿起筷子開吃,還一副享受美味的狀態,看得一干娃子產生了幻覺,跟著夾起品嘗。

  “噗,好咸呀!”稻兒吐出口中食物,張著嘴要水喝。

  誰理他呀,小黑順手給了他一巴掌,拍得娃子一愣神,之后低著頭一句話不說。

  “不好吃也得吃,平時好吃好喝慣了,一點點不如意就受不了了嗎?”小黑再是說道。

  她心中有氣,有時吧,控制不住情緒。

  想啊,多么肆無忌憚的性格呀,夫君受傷而歸,她卻一點忙也幫不上,可想而知,心中積壓了多少憤怒。

  所以嘛,可以理解。

  ()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