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其他小說 > 千金為引 > 第八十三章 柳家哥哥來了(三)

第八十三章 柳家哥哥來了(三)

  ntent

  待烏采芊吃飽喝足,又去福濟堂換好了女裝,這才回到府上時,已是晌午過了。

  她和丁香兩人心情愉悅,有說有笑的討論著剛才泰豐樓的新菜色,慢步走進了清音閣的院子,那靈仙見她們回來,忙急急迎了上去。

  “小姐,小姐,今兒有位英俊的公子來找你,你不在,是少爺見的,少爺好像很不高興,臉色很不好看呢!”

  靈仙一靠近就開始嘀咕著,說起那俊俏公子是眉飛色舞,說起小侯爺就是立馬拉長臉的,將這些消息以她豐富的面部表情,快速的傳達給自家小姐。

  “公子?什么公子?”烏采芊也很是好奇,在京城她沒認識幾個人啊,怎么會有什么公子找她呢?這到讓她來了些興致。

  “說是姓柳,怕不是柳家的那位公子吧!靈仙雖沒見過,也是聽過的。”靈仙笑瞇瞇的又靠近烏采芊。

  “柳公子與我們錯過了,原來竟是來府上了。”丁香笑笑道。

  “沒錯兒了,就是柳家哥哥了。”烏采芊早就是眼睛笑成了月牙兒型。

  “想不到夫人的人緣兒還真是好,這來京城才多久日子,竟是有客專程上門來看望。”話音剛落,只見那李恒翊已是站在門口了,話音里竟是冒著一股子的酸氣。

  一聽這話,烏采芊又有些不高興了,這人平白的沖自己發了火,還沒有半點的歉意,此刻還這般怪里怪氣的說話,怎么,有人來看我就不行么?

  “自然是人緣好的,不似某些人,要么冷冰冰,要么亂發火,一點君子風度都沒有,半個朋友也不會來府上找你的。”烏采芊朝天翻了個白眼,輕巧的從那人面前躍了過去,

  “靈仙,柳家哥哥什么時候走的?”

  “柳公子說是要去拜會侯爺,可是侯爺不再府上,就走了,走了有一會子了。”靈仙瞟了眼滿臉陰云的李恒翊,仍是忙不迭的跟上自家小姐,一五一十的說道。

  “小姐您回來啦!”半夏正從里面出來,見李恒熠還在門口,似有話要說的樣子,卻又不言語了,只是上前來迎。

  “府里的蓮池都開花了,母親下了帖子邀請各府的女眷,要辦賞花會,你幫著操持一下,莫要失了禮數才是。”見那女人竟是沒有半分要理會自己的樣子,李恒翊很是窩火,但又不得不出言提醒。

  “哦!知道了。”烏采芊先是一頓,收斂起唇邊的笑意,這位侯夫人又是要唱哪出兒啊!

  見那女人竟是一點兒都不著急,不操心的樣子,李恒翊竟是有些焦急,蠢女人,你難道一點都嗅不出不好的味道么,還是誠心裝作不知道。

  “嗯,具體一些的事情,晚上我同你細說。”

  “哦!”烏采芊不禁回身抬眼看了一眼李恒翊,他言語中的,是擔心我丟了他的臉,還是擔心我應付不來?

  見那女人還是一般傻傻愣愣,也不熱心的樣子,李恒翊也不在說什么,直奔書房去了。

  “這人是怎么了,怎么奇奇怪怪的,果然男人是捉摸不透的。”看著那李恒翊離開的背影,烏采芊很是納悶。

  “小姐,少爺估摸著是不高興了。”半夏有些為難的開口,幾人都是詫異的看向她,她也不好不說的,畢竟自己是小姐的人。

  “嗯,嗯,柳家公子送了小姐很多禮物,少爺雖然替小姐收下了,可是,看著,不太高興。”半夏一向是個仔細的。

  “管他高興不高興,走,帶我去看看柳家哥哥給我帶的東西。”一說禮物,烏采芊高興的早將一切的疑惑都拋到了腦后了。

  “我知道在哪里,我帶小姐去,好多的東西呢!”靈仙當先沖到烏采芊面前,自告奮勇要帶她去,兩人高高興興去了,留下有些憂心的半夏和無奈的丁香,這兩個人也太愁人了,完全不知道操心的嘛!

  李恒熠則是徑直的去了書房,要拿一些公文好去衙門,離書房不遠時確是看見書房的門似乎開著,李恒熠眉間陡然升起一絲的惱色,便是加快幾步走了進去。

  房間里有一個人影晃動著,那人影見李恒翊進來,立刻笑著迎上來,

  “少爺,您回來啦!書房已經打掃好了,您看看可還滿意。”

  “誰讓你進來的?”李恒翊看著眼前的女子面色立刻變得凝重起來。

  “回稟少爺,是夫人擔憂少爺公務操勞,無人伺候在側,特命慧蘭來伺候。”那女子微微躬身頷首回到,嘴角的笑意帶著絲絲的得意。

  “我在書房從不用人伺候,你不知道嗎?”聽著那慧蘭話里有話的將母親抬出來,透著些威脅的意思,李恒翊瞬間燃起一股火來。

  “奴婢知道的,只是趁著少爺不再打掃干凈就走的。”那慧蘭竟也不惱,似早就知道少爺會發脾氣一般,她想得是只要能進來伺候就好,起碼第一步算是達到目的了的,其他的來日方長,是著急不來的。

  那慧蘭只是回完了話,便是端了剛剛做完打掃的水盆側身就要出去,只在門口時突然停住了腳步,回身沖著李恒翊淡笑著開口道:

  “奴婢要同少爺說一聲,那位孟伊蘭姑娘夫人要過去了,今后就算是府上的人了,她自己也是愿意的。”

  慧蘭原本是不想說這件事的,但少爺很快也會知道,而且,她此刻如此近的看到少爺,更讓她堅定了一個想法。

  “你說什么,這是什么時候的事情?”李恒翊陡然上前。

  “夫人趁著少夫人出門叫了那孟伊蘭過去,事情已經定下了,此刻,少夫人怕是也該知道了。”

  李恒翊神色又是一凝,不知道她知道了會如何?

  “少爺,奴婢自知入不得少爺的眼,可是奴婢既然進了少爺的書房伺候,那日后,奴婢定是向著少爺的了。”

  李恒翊不禁看向她,這個丫頭此刻眼神里竟是透著些堅定,她是什么意思,她本就是母親的人,此刻,是在向自己宣誓效忠嗎?還是只是圈套?真是太可笑了。

  李恒翊轉身并不在看她,只是急急到書案前拿了公文并一個白玉匣子,就匆匆出了書房。

  望著少爺離去的身影,慧蘭一時間竟是有些恍惚,呆愣了半刻方才回過神來,方才她離少爺是這般的近啊!ntent

  千金為引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