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科幻小說 > 時空長河的旅者 > 第四十一章 騎士的承諾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aygpiz.live請收藏

  轟!

  長達七八米的巨大柴刀從天而降,這下子是誰也沒辦法格擋招架了。

  不管是蘇子魚還是洋蔥騎士都是匆忙翻滾躲避,在那一片炸裂的火焰中,地面上浮現了一道長達十米左右的巨大凹坑,以及完全碎裂成粉末狀的青石地板。巨人王尤姆的力量完全超出了蘇子魚的估計,跟前面看到的巨人完全就不是一個級別的,兩者簡直就是亞龍和真龍的區別,僅僅是掀起的勁風碎石都打掉了半層的靈能防護力場。

  轟!

  巨人王尤姆一擊未中后,接著便是一招一百八十度的大橫掃,覆蓋的區域長達十多米,奔騰的火焰掀起一股熱浪,還沒打到蘇子魚等人的身上,就已經先把大殿內的兩根一米多粗的石柱子給斬碎了。一塊塊碎石從天而降,接連倒塌的石柱讓他們連出手的時間都沒有,只能有點狼狽地躲避那些二十多米長的巨大石柱。

  整個宮殿都微微震顫了一下。

  巨人王尤姆揮舞著巨大的柴刀連續劈斬,不過是一會兒的功夫,整個大殿內十來根的巨大石柱全部都被砍斷了,一下子整個大殿內就空曠了許多,也將那些影響他活動的障礙物全部清除。

  “陽光之槍!”

  蘇子魚終于是找到了一次出手的機會,在他的掌心內匯聚出一柄長達十米左右的巨大雷槍,想也不想便是投擲了出去。

  轟隆隆。

  一片金色的閃電炸裂。

  巨人王尤姆龐大無比的身軀稍微搖晃了一下,然后手中的巨大柴刀完全點燃,夾雜著奔騰的火焰砸了過來。

  這個薪王跟前面遇到的法蘭不死隊完全不一樣。

  前者還是人類的形態,被攻擊的時候多少會有一點僵直的反應,可是巨人王尤姆卻完全不會如此,他龐大的軀體有著驚人的韌性,即便是陽光之槍也無法擊退他半步,他完全硬抗了陽光之槍的所有傷害,并且看起來并不在意,直接揮舞著巨大的柴刀追著蘇子魚連續劈砍。

  “風暴!”

  在敵人的注意力被蘇子魚吸引后,洋蔥騎士立刻便是舉起了手中的風暴管束者,在一陣魔力匯聚后,一股強大的風暴在大殿內匯聚,直接化作一道巨大的風刃斬了出去。

  砰。

  巨人王尤姆魁梧的身影搖晃了一下,一下子被擊退小半步,整個人單膝跪在了地面上。

  攻擊有效!

  看起來這把劍對他造成的傷害相當高,這一下直接就打斷了巨人王尤姆接下來的攻勢。

  這把劍的別名叫做巨人殺手,當初巨人王尤姆將它交給老朋友,恐怕也是知道這武器能夠對自己造成不低的傷害。不過風暴管束者蓄力的時間稍微有點長,他才剛剛一擊劈出,巨人王尤姆便是站了起來,接著掄起巨大的柴刀劈向了洋蔥騎士。

  火焰已經將這位薪王龐大的身軀完全點燃,炸裂的火星中,大半個宮殿都化作了火海。

  攻擊目標一旦轉移,洋蔥騎士就再也沒有了出手的時機,只能狼狽地躲避著巨人王的攻勢,在場的人里面沒有一個能夠硬抗巨人王的傷害,蘇子魚的靈能防護力場在他面前就好像是紙糊的一樣。

  “那邊還有一把劍!”

  “另外一把風暴管束者!”

  芙莉德修女的身影突然現身,伴隨著迅速彌漫的寒冰,她朝著蘇子魚大聲道:“在王座的旁邊!那里還有一把風暴管束者!”

  什么?

  蘇子魚聽到對方的話后,立刻便是抽身后退拉開了一點距離。

  很快。

  一具已經干枯的尸體出現在了視線內,旁邊就是一把奇特的大劍,正是跟洋蔥騎士手中拿著的風暴管束者一模一樣。

  傳聞中,巨人王尤姆有兩把風暴管束者。

  一把給了不信任自己的人們,而另外一把則托付給了自己最信任的朋友。

  “看起來曾經有人前來挑戰過巨人王尤姆!

  蘇子魚的身影飛撲而上,毫不猶豫地伸手握住了另外一把風暴管束者,這把大劍上殘留著風暴的力量,當他注入靈能時,立刻便是有一股無形的風暴開始匯聚,化作了一道接近七八米長的巨大風刃。

  喝!

  蘇子魚大喝了一聲握劍劈了出去,下一秒那風刃便是斬在了巨人王尤姆的身上,讓他龐大的軀體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了地面上。

  這把武器對他的傷害非常驚人!

  “這應該就是他給自己留下來的后手吧?”

  “為了將來有一天,其他人能夠戰勝自己,殺死自己”

  這位薪王太強大了!

  哪怕是在初始之火中燒過一次,其他人想要殺死他也非常的困難。

  為了將來有一天,其他人可以殺死被罪業之火所侵蝕的自己,巨人王尤姆才會交出自己的兩把風暴大劍,蘇子魚難以想象這位強大的薪王如果是在全盛時期,沒有被初始之火所焚燒,手中還拿著這兩把風暴管束者,他的實力到底會有多么的恐怖?

  芙莉德修女的身影沿著宮殿的墻壁高速移動,來自隆道爾的黑火不斷地吸引著敵人的注意力。

  蘇子魚和洋蔥騎士頓時成為了輸出的主力,他們握緊風暴管束者,在躲避敵人攻擊的同時,也在尋找著蓄力劈出巨大風刃的機會。當這把風暴大劍舉起時,狂風的力量會在劍刃上匯聚,它可以一定程度上擊倒巨人王那魁梧的身軀,讓他不得不后退半步,甚至是單膝跪倒在地面上。

  這場戰斗的難度一下子便被下降了一大截。

  蘇子魚只要小心不要被巨人王擊中,就可以不斷尋找出手的機會,雖然一兩次的攻擊還無法擊敗這位強大的薪王,可是兩把風暴管束者交替出手,依舊是能讓他在戰斗中多次被打斷攻勢。

  如果只有一把風暴管束者的話,對付巨人王尤姆估計依舊會很難。

  因為使用它的力量需要聚集魔力,一把風暴大劍有點跟不上這位薪王的出手頻率,可是兩把風暴管束者同時出手,巨人王尤姆幾乎就是被完全壓制的局面。

  至少面對在初始之火中燃燒過一次,并且還失去了理智的巨人王來說,這樣的攻擊相當有效。

  整個宏偉的大殿內已經是一片狼藉。

  巨人王尤姆的傷勢已經越來越重,但是他身上的火焰卻變得越發旺盛了起來。

  轟隆!

  當蘇子魚和洋蔥騎士再度同時出手劈出那巨大的風刃時,這位薪王龐大無比的身軀終于是緩緩地倒下了。

  一團耀眼的靈魂浮現。

  巨人王尤姆魁梧的軀體漸漸化作燃燒的灰燼,一點一點消散在了他們的眼前。

  呼。

  蘇子魚微微喘息著,放下了手中的風暴管束者。

  擊敗這位強大的薪王并沒有讓他感到欣喜興奮,而是心中略微有些沉重,因為這場戰斗完全就是對方在數百年前就準備好的,這位巨人王將自己的弱點完全暴露了出來,甚至還交出了自己的武器,一切都只是為了將來有人可以更加輕松的戰勝他。

  要是沒有遇到洋蔥騎士,要是不知道風暴管束者的秘密,他面對這位薪王的難度將會直線拔高,最后獲勝的把握估計還不到五成。

  “獲得1點神性值!”

  “獲得35點源力值!”

  一位真正的王者終于獲得了安息。

  蘇子魚緩緩地走了過去,伸手拿起了那一團耀眼的靈魂,那是巨人王尤姆所殘留的力量,哪怕是焚燒過一次,也遠比其他的薪王強大。

  “巨人王尤姆的靈魂可煉化:一位曾經鎮壓過罪業之火的強者的靈魂,據說他接受請求成為眾人之王,雖然最后被罪業之火所吞噬,但是遺留下來的靈魂卻依舊很強大。煉化后獲得2100點能量值?上4點源力值轉化為高階傳奇品質的靈魂晶石!

  呼呼呼。

  不遠處,洋蔥騎士喘著粗氣直接盤腿坐下,他看著迎面走來的蘇子魚,憨厚地笑了笑道:“唔老是讓你救我一命啊”

  “但是,謝謝你!

  “多虧有你我才能實現承諾!

  “好了,最后一次舉杯吧!

  “愿你的勇氣與使命,以及我的老朋友尤姆”

  “與太陽同在!”

  “哈哈哈!”

  一陣暢快且如釋重負的笑聲響起。

  洋蔥騎士的話讓蘇子魚稍微有一絲不安,他剛想開口說什么,衣角卻被旁邊的芙莉德修女輕輕地扯了一下,對方朝著蘇子魚緩緩地搖了搖頭。

  “好了!毖笫[騎士笑了笑道:“我要在這里休息一下了!

  “吾友啊”

  “愿你們平安達成使命!”

  這些話說完,洋蔥騎士便是微微垂下頭,很快一陣熟悉的鼾聲便響起。

  蘇子魚有些不解地轉頭望向了芙莉德修女,在她的示意下走到了大殿的另外一邊,他輕聲道:“他好像”

  話還沒說完。

  兩個人便是聽到了輕微地撲通聲,轉過頭望去時,卻是看到洋蔥騎士飛速地拔劍在脖子上輕輕一劃,下一秒他的身軀便是緩緩倒下,一絲絲燃燒著火星的灰燼浮現,在那厚重無比的洋蔥盔甲下,這位騎士的身軀一點一點消散成為了飛散的塵埃。

  芙莉德修女輕輕地嘆息了一聲,轉頭望向了身旁表情復雜的蘇子魚,緩緩道:“這是他的選擇!

  “對于一個無火的余燼來說!

  “能夠達成使命,獲得真正的安息,也算是一種解脫吧!

  一縷縷的灰燼隨風消散。

  蘇子魚站在原地欲言又止,最終還是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也許對洋蔥騎士來說,完成對老朋友曾經的承諾后,他對這個世界便再也沒有任何的留戀吧。

  芙莉德修女說得很對,對他來說獲得安息真的是一種解脫。

  蘇子魚就是感覺心里面稍微有點難受。

  一個路上好不容易認識的,憨直的有點滑稽可愛,可以稱得上是朋友的人,就這樣說走就走了。

  洋蔥騎士的軀體漸漸化作了灰燼。

  原地只留下來了一套卡塔利納騎士的沉重鎧甲,蘇子魚伸手握住了眼前的另外一把風暴管束者,緩緩地將它從地上拔了出來。

  “走吧!

  蘇子魚搖了搖頭,緩緩道:“讓我們為他立個墓碑!

  “這樣的人不應該死于無名!

  蘇子魚直接用念力轟開了地面,在這座宮殿的一旁挖出來了一個大坑,隨后他將洋蔥騎士那套沉重的騎士鎧甲放了進去,雙手握住風暴管束者將一塊碎石削成石碑,接著立在了這座簡陋的墳墓前。

  “卡塔利納的騎士,杰克巴爾多之墓!

  “他遵循承諾而來,并選擇在此永遠陪伴自己的老友!

  鏗鏘。

  蘇子魚伸手握住兩把風暴管束者,緩緩地放在了自己的背上,他現在有點明白為什么巨人王尤姆會把另外一把風暴管束者托付給洋蔥騎士了。

  愿他們在此安息。

  不再受到眾人的打擾。

  在離開罪業之都時,兩個人都略微有點沉默,少了洋蔥騎士這個憨憨的家伙,整個隊伍都安靜的有點沉悶了起來。

  不過兩個人都不是普通人。

  很快,不管是蘇子魚還是芙莉德修女,都重新調整好了心態。

  因為作為朋友,他們尊重洋蔥騎士的選擇。

  伊魯席爾。

  當重新返回地面上的伊魯席爾時,蘇子魚居然有著恍如隔世般的感覺,就好像是自己已經在地下過去了很久。他注視著眼前這座已經凋零的美麗城市,轉頭望向了身邊的芙莉德修女,緩緩道:“走吧!

  “還有一位薪王在等我們拜訪!”

  四位在外的薪王已經被他殺死了兩位,現在只剩下洛斯里克城的雙王子,以及吞噬神明的艾爾德利奇。

  前者在王城的最深處,而后者距離他們并不遠。

  從這里前往亞諾爾隆德很近,吞噬神明的艾爾德利奇就躲在前王族的王城內,這是蘇子魚最重要的一個目標,因為對方的身上可能不止1點神性值。

  祂將會是蘇子魚觸碰半神級瓶頸的關鍵所在。

  按照前面的規律,在初始之火中燒過一次的艾爾德利奇大概率身上也是只有1點神性值的,但是祂復活后吞噬了暗影太陽葛溫德林,這位神族是太陽王葛溫的兒子,作為這個世界最初也是最強大王者的子嗣,葛溫德林的身上絕對不止有1點神性值。

  蘇子魚想要滅火就必須面對薪王的化身,吞噬神明的艾爾德利奇是他必須狩的目標!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