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玄幻小說 > 帶著倉庫到大宋 > 第314章 歸降
  李忠眼神驚疑不定,勉強笑道:“魯大哥,這等事情可開不得玩笑啊”

  “灑家早說過了我雖不再是僧人,卻不會隨意撒謊騙人,更不會拿這等大話來欺騙兄弟朋友了。”魯達說著,臉色一正:“實不相瞞,灑家早已是青州軍中的一名都虞侯,這次便是奉了孫都監之命前來說服你桃花山眾歸降朝廷的,我這也是出于一片好心!”

  “狗屁的好心,我等真是瞎了眼,居然會把你這家伙當成好漢看待!”周通這時也已反應過來,頓時大怒,騰身而起的同時已經拿起擺在旁邊的長矛,當胸就朝著魯達刺去。他本就對魯達懷有舊怨,現在發現自己等被人所欺,更是怒不可遏,再顧不了其他了。

  李忠心下一沉,剛想出聲喝止周通的魯莽行為,一旁的武松已先一步動了手。只見他足下猛一發力,身前那張擺了不少杯盤酒菜的長幾就已迅速朝前飛去,正好擋在了周通刺出的一槍跟前,而他本人也已彈身撲前,腰間的兩口戒刀雖未出鞘,但殺氣卻已撲面襲來。

  周通含憤而出的這一槍勢頭倒也極大,只砰的一下就把飛到跟前長幾給捅破了一個大洞,只是這么一來他前刺的這一矛終究還是為之一緩。而為了躲避從長幾上飛濺出來的各種杯碟酒菜,他的身子則更是稍稍往邊上一避,之前那股子有我無敵,一往無前的氣勢頓時就消散得七七八八了。

  而這時,武松卻已閃身出現在了他跟前,左手一拳擊出雖被周通及時閃過,可跟著揮出的右拳卻是正中其肩頭。這一拳的力道極大,竟把周通打得身形失控,踉蹌飛跌了出去。可武松的攻勢卻并沒有因此停下來,身形一晃間,人已再次撲到了對方面前,雙拳連綿轟出,直打得周通連招架的能力都沒有了,身上又連中數拳,只能連連后退,最終更是砰地一下撞在了大堂的墻上,居然再沒有了退路。

  可已經打得興起的武松手上的動作竟沒有因此停下,呼地又是一拳轟出,直取其面門,嚇得周通一聲尖叫,棄了手中長矛,雙手回收自守,但在與武松這一拳相撞后,這點防御立馬洞開,那只醋缽大小的拳頭已然轟到了面門前,他甚至都能感受到前期的勁風已刮面生疼。

  “武二哥,手下留情”李忠直到這時才反應過來,急聲叫了起來,也是直到此時,堂上其他那些桃花山的人才全數跳將起來,抽出兵器便欲一同殺上。剛才這一切來得實在太快,這些人的腦子都還沒來得及做出回應呢,自家二寨主居然就已被逼入了絕地。

  此時堂上這么多人里,只有魯達依然安坐在那里,全無半點驚慌之意,仿佛這一切都與他沒有半點關系似的。事實上,他也不用感到驚慌,因為他相信憑他和武松二人就是在這許多桃花山匪寇的包圍中也有能力自保,而且他相信武松不會真讓事情變得無法收拾。

  果然,就在李忠大喊求饒的瞬間,武松轟過去的右拳已突然張開,化拳為爪,一把就扣住了周通的咽喉,然后旋然回身,對著那些正欲撲上過來的嘍啰和小頭目大喝一聲:“誰敢上前!”凜冽的氣勢一發,竟把這些也算見過血殺過人的山匪強人給嚇得立時止步,滿面惶恐。

  這便是真正的殺星與尋常賊匪之間的差距所在了。武松自出道以來便傷人不少,尤其是這幾年里,更是因為種種變故殺傷了許多性命,連一州都監的滿門他都敢殺,連那兇猛的吊睛白額虎都曾死在他的一雙鐵拳之下,這一身的殺伐之氣又豈是這些只敢打家劫舍欺負弱小的山寨鼠輩能抵擋得住的?別說他們了,就是作為寨主的李忠都被他勃然而發的殺氣給震得失神,而被他扣住了咽喉提在手上的周通更是徹底失去了反抗能力。

  魯達也沒想到武松之聲威竟如此之盛,但也就一失神而已,他便恢復了過來,迅速打起了圓場來:“二郎不必如此,都是自家兄弟,喊打喊殺的多有傷和氣?快把周兄弟放下了說話。咱們也不是來與他們為敵的,恰恰相反,我們可是為了這桃花山兄弟的性命安全才不辭辛苦,不避危險地上山來的。”

  武松聞言迅速就明白了對方的意圖,嘿的一笑,手一松,就把周通放回了地面,只是臉上和身上的殺氣卻并未因此消散。

  別看他和魯達都是一副粗豪的武夫模樣,其實他們都是頭腦精明之輩,從李忠他們剛才的反應就可推知對方不可能那么輕易就被說服,想要讓他們真心下山歸順可得花些心思。武力威嚇只是一方面,以理服人才是根本。所以他二人必須一打一拉,他武松當動手的白臉,魯達就要當動口的紅臉了。

  因為被武松剛才的表現所懾,即便此時他已放下了周通,其他人也不敢輕舉妄動,只是小心翼翼地將他們圍在了垓心,不少人則把目光對準了李忠,看自家寨主會是個什么決斷。

  李忠此時則是一臉的苦笑:“魯大哥,你們這是”

  “李忠,灑家此番前來真不是想要害你,正相反,我做這一切可是為了救你們桃花山上下人等的性命。我是不想看到你等步了白虎山那些人的后塵啊。”魯達這時一副語重心長,掏心掏肺的模樣:“你剛才也說了,自從得知白虎山被掃平的消息后,一直都感到惶恐不安。我也可以把實話告訴了你,如今青州的孫都監其志不小,他可不光只滿足于滅掉一山,他是要將青州境內三山匪寇盡數剿平。而在打下白虎山后,他接下來要對付的可就是你們桃花山了。”

  李忠的臉色再度一變,果然而這時已經有些恢復過來的周通則依舊嘴硬地說道:“那又如何,我桃花山的兄弟難道會怕了你們官軍不成,我們有的是守山之法”

  “就憑你們這點人手就想與我一千多青州兵抗衡?即便你們占了地利之便,也就抵擋個三五日而已。你們可知道白虎山那里他們堅持了幾日嗎?三日,到了第三日夜間,他們就已乞降歸順。”魯達神色凝重地說道:“你們認為自己能強過白虎山的人?就算比他們強上一些,又有什么用,還不是讓下面的兄弟白白被殺?”

  頓了一下后,他又森然道:“而且你們可知道孫都監是如何對付孔家兄弟的?就因為他們之前誓死抵抗導致我青州軍有不小的傷亡,孫都監居然并沒有答應他們的乞降,只提出一個條件,只有孔家兄弟以死謝罪,他才能網開一面饒過其他白虎山的人。”

  “此此言當真?”這下李忠是個怕了。

  “千真萬確。最后,孔家兄弟就是被他們手底下的人圍殺而死,然后我青州軍才準許了他們的投降。現在你桃花山居然也試圖死守反抗,要是也讓我青州軍有所損傷,就是灑家出面為你們求情,下場也不容樂觀!”

  “他那孫都監真有如此狠辣?”李忠不覺顫聲問了一句。此時的他是再不敢懷疑魯達這番話的真實性了,畢竟孔家兄弟的生死很容易就被人知道,另外魯達之前一直強調自己絕不會騙人,居然就讓他信以為真了。這反應落到武松眼中,也讓他心下好笑,看來這魯達可比自己更有心眼哪,居然能想出這等恐嚇他人的說法來。

  要知道,一般官府為了招降賊寇山匪往往都會選擇許給那些頭領多少多少好處,高官厚祿所在多有。可魯達倒好,居然把孔家兄弟之死給拿出來做了文章,而且還編了這么個似是而非的理由來。但現在看起來,效果還當真不錯,本就膽怯的李忠此時是越發的不安起來。

  魯達見狀心下大定,又道:“其實此時投靠孫都監也是一件大好事,他如今還不到弱冠便已當上了一州都監,他日前途更是不可限量。我等若能隨他左右,別的不說,好處一定比你在這桃花山這樣的窮山惡水里當什么賊寇要強得多。一生一死,還望你能明白個中輕重。”

  這時,武松又加了最后一塊籌碼:“其實現在都不用孫都監出兵攻山了,就憑我和魯大哥二人聯手,不敢說能把你山上人等盡皆誅殺,讓你等傷亡近半卻是做得到的。而且你們兩個為首者一定就在死者之列。現在你們還有得選,要是遲了,嘿嘿”說話間,他的手已摸到了腰畔的戒刀刀柄上,一股殺氣再起,竟驚得周通都往后縮了一下。

  事情到了這一步,無論是李忠周通,亦或是其他那些山寨大小人等,此時都已經失去了拼死一搏的勇氣。拼死一搏的前提是還能不死,但現在看來,拼死就只能一死了,那還是保全性命更為要緊。

  李忠在一陣躊躇后,終于艱難地開了口:“我李忠愿率桃花山一眾兄弟歸降官府,今后聽從孫都監號令行事”

  隨著這話出口,魯達二人的使命達成,青州軍在兵不血刃的情況下就已把桃花山一寨盡皆收服!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