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其他小說 > 公子如蘭,美人如玉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刀光劍影

第二百二十九章 刀光劍影

  劉濤駕車載著著六皇子和柔心過了邊境趕往臨國的京城。

  臨國京城內,立儲大典就要開始了。四皇子在三皇子、八皇子和十二皇子的虎視眈眈下走上了大殿。

  我倒是給他人做了嫁衣!三皇子立在大殿的左側憤然地看著一身華服的四皇子。

  皇上從側殿走上了龍椅坐下。四皇子率眾跪下給皇上叩首。

  皇上讓大家平身。然后令內官宣讀立儲詔書。

  隨后加冕儀式開始。就在內官要將太子之冕戴在四皇子的頭上時,六皇子的一聲:“父皇”,使得內官的手放了下來。

  “六弟?”四皇子抬頭轉身一瞧,脫口道。

  皇上也愣住了。他以為六皇子已經不在了,沒想到他還活著。

  他的命還真大!三皇子暗暗道。不過他挺高興六皇子能活著。他可比四皇子好對付多了。

  皇上看著六皇子半天才道:“既然太子無恙,今天之事作罷!”

  六皇子跪地叩謝隆恩。四皇子和諸臣公都跪下了。

  “散了吧!”皇上起身離開了。

  “真想不到……”大臣們議論紛紛地下了朝堂。

  “回來就好!”四皇子拍了一下六皇子的肩走了。

  “他好像對你不錯!”柔心走到出了殿門的六皇子身邊。

  “他是唯一對我好的兄弟了!”六皇子喃喃自語。

  劉濤等在皇宮外。他看到柔心和關世勛并排走出,心里感到有些別扭。公子就不怕他們真的成了一對?畢竟關世勛現在是六皇子,還是儲君,未來臨國的皇上!

  六皇子的府邸倒是尋常。標準的四個套院和一個園子。

  平時侍候六皇子的兩個丫頭見了柔心一臉的吃驚。六皇子一向不好女色,今日卻領回一個美人兒。

  “她以后就是你們的主母,小心侍候著!”六皇子吩咐道。

  “初花、晚月愿意聽從夫人的差遣!”初花和晚月跪下了。

  “起來吧!”柔心溫和地道。六皇子拉住了柔心的手進了屋里。

  柔心見初花和晚月起身瞅著自己,便沒有抽回自己的手臂。

  “以后我們就住在這里。你還需要什么,我可以讓他們給你添置!”六皇子和顏悅色地轉身看著柔心。

  “挺好的!”柔心不自然地笑了一下。

  “主子!四皇子送來了請帖!”府里的下人遞給六皇子一個帖子。

  六皇子展開一看,是四皇子請他明日晌午去赴宴的帖子。

  “能不去么?”柔心擔心六皇子會再次被害。

  “不妨事!四哥的宴請不會有事!”六皇子寬慰柔心道。

  劉濤已經將府里的人都探查了一遍,沒有發現什么可疑的情況。

  “他們都是父皇派來的人,還比較可靠。”六皇子晚上在書房和劉濤碰面時道。

  “你父皇屬意之人是誰?”柔心按公子清淺的吩咐探問道。

  “我四哥!”六皇子的神色有些黯然起來。他在皇宮里最能說上話的就是四皇子。但是他現在卻是搶了四皇子的儲君之位。

  “公子說了!皇儲之爭不能心軟。”柔心不得不違心地道。她從內心是不贊成兄弟相殘的。

  “道理誰都懂!可是我這心里還是難受!”六皇子放下了手里的書簡看著燭臺上的淚燭嘆了口氣。

  第二日,劉濤駕著馬車來到了四皇子的府邸。柔心一看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皇家園林。

  柔心和劉濤跟在六皇子身后走過了橋臺回廊,來到了后園的角亭。

  這里十分的清幽和寧靜。一個天然的池子里養著幾尾珍珠魚。

  同時在座的還有三皇子、八皇子和十二皇子。

  “今天為六弟平安歸來,特設宴祝賀!”四皇子舉起了酒杯。

  柔心仔細一看,這四皇子個子雖然不高,卻儼然一副君王的氣派。

  “六弟命大、福大!三哥敬你一杯!”一臉笑面的三皇子起身相敬。

  六皇子端起酒杯和三皇子對飲。因為公子清淺告誡他不要記恨任何人。皇儲之爭是必然。不是你死,便是他亡!

  “六哥!怪不得你平時不喜女色。原來早就有了傾心之人!”八皇子看向六皇子身后的柔心。

  “此次我將她接過來,也算了了一份心思!”六皇子的面上露出了笑容。

  “不知嫂夫人是如何打動我六哥的心的?他可是佛陀之心啊!”十二皇子捏著酒杯的把兒調侃道。

  柔心并不做答,只是低頭微笑。四皇子讓人加了凳子,柔心側坐在了六皇子的身邊。

  “嫂夫人既能博得我六哥的歡心,必然是有過人之處!”十二皇子喝了一口酒看著柔心。

  “我來自商賈之家!”柔心按公子清淺給她的身份作答。

  “既然是富戶之家,必然是習得琴棋書畫。我這里有一把上好的古琴送于六夫人!”四皇子拍了拍手。一位嬌艷的女子抱了琴放在了亭角的琴臺之上。

  “獻丑了!”柔心不得不走到琴臺之后試了一下琴音。果然是好琴!柔心在心里暗暗地贊嘆。

  柔心的纖指微抬,指過之處,弦音顫動,音色絕美。

  掌聲響起之后,四皇子不禁感嘆:“得此佳人,夫復何求!”

  三皇子的面上起了妒色。八皇子側耳傾聽。十二皇子悶頭喝酒。

  六皇子側身注視著柔心。他沒想到柔心居然彈得這么好聽。

  “琴音卓絕,想必武功也不差!方顯!”柔心的琴音剛落,三皇子便急不可耐地想除掉她了。

  方顯持劍直襲柔心。立在亭下的劉濤飛身而起,一劍刺向方顯的左脅。方顯不得不回劍相搏。

  “三哥!”四皇子出言制止。

  “方顯!”三皇子見方顯一時間難以取勝,便喚道。

  方顯收了劍勢,心中暗暗吃驚。這小子的功夫竟然不在我之下!

  “不知六弟何時有了此隨從?”三皇子探問劉濤的底細。

  “我的人就剩下他一個了!”六皇子面露戚容。以前忠心護衛他的人全都死了。他怎能不傷懷?

  “時過境遷,不必掛懷!來喝酒!”四皇子舉起了酒杯。

  五位皇子碰杯之聲在柔心聽來頗為刺耳。他們要明爭暗斗到什么時候啊!

  六皇子喝醉了。他在馬車里失聲痛哭起來。柔心只得安慰地摟著他。

  “我后悔回到京城!”六皇子道出了自己的心聲。

  “你已經回來了,便沒了退路!”柔心也不由得感嘆。

  “我本就是一個苦修之人,卻誤不透世態炎涼。硬生生地跳入這火坑之中不能自拔!”六皇子真的后悔了。他要爭、要活命就得踩著兄弟們的尸首爬上那高位!

  書客居閱讀網址: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