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其他小說 > 公主嫁到:莫少,請接招 >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不愿意觸碰的東西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不愿意觸碰的東西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aygpiz.live請收藏

  莫連末說完,車里的三人都沒有想要再開口的意思,氣氛簡直奇怪極了,鳳九舞跟莫連末都是比較屬于那種不太會說什么話來驅散這種冷場氣氛的,而冷靜悅即使能說回道,可遇上這種不配合的人,她心里也是有些麻爪子,都不知道怎么說好了。

  她心里也是頭疼的很,就不清楚自己怎么就坐上了這輛車,還不讓自己兒子上來了,真是頭疼的很,最后冷靜悅還是忍不住嘆了口氣,目光看向了車窗外,也不再開口了,還是安靜一些好了,總是說話,也是有些惹人心煩的。

  不過冷靜悅不說什么,鳳九舞卻忍不住問了一下“如果你們知道我有事情隱瞞你們,你們會不會生氣?”

  問出這話,鳳九舞忍不住笑了笑,笑容中有些無奈的意思,如果有人隱瞞她,至少她做不到原諒或是不會生氣的地步。。

  如果事情真的小的話,她也不會怎么樣,不過事情大的話,她連原諒的心都沒了,而且她那件事情,可不是什么小事,一想到這里,鳳九舞心里忍不住嘆了口氣,眼中劃過一絲無奈,都不知道怎么開口好了,就在鳳九舞不知道該怎么辦的時候,自己放在膝蓋的手被一雙柔軟的手給輕輕安撫了一下,鳳九舞微微抬眸看過去,恰恰對上冷靜悅無奈扯唇笑的樣子

  “舞兒,我們不說對你就真的能夠親生女兒一樣,至少你陪伴我們的時間,并沒有多少,可我們對你,也是真的關心,也是放在了心里面的,如果你真的隱瞞我們了,只要真的不是非常非常非常大的事情,我們都不會生氣,也不會放在這里,人一輩子,都做不到百分之百的,不會說謊,正如我,也會隱瞞別人,在你心里,你可能覺得沒有什么事情,甚至隱瞞很好,可人只要越隱瞞,人是敏感動物,只要感覺到,嘴上不怎么樣,可心里卻有些隔閡,舞兒,你知道我這是什么意思嗎?”

  鳳九舞明白冷靜悅這話的意思,也很明白,冷靜悅是想讓她說出那些話,不然憋在這里久了,也是不好,再加上人一旦有一件欺騙人的事情,另外一方若是感覺到了,那對他們的關系,真的會很不好,即使一家人,也可能瞬間就有了隔閡,不過她也知道冷靜悅的話外音,她想讓鳳九舞先把事情說出來再決定那件事情會不會讓他們生氣。

  冷靜悅這么決定,鳳九舞心里沒有一點不開心,相反的,鳳九舞聽到這話,心里忍不住松了口氣,眼中劃過一絲笑意,如果冷靜悅毅然決然選擇不生她氣,原諒她的話,她心里的愧疚感可能會比較多,可如果冷靜悅這么說了,那就證明冷靜悅是一個冷靜而自持的人,那樣鳳九舞才會覺得好一些。

  “我知道了,等回去之后,我跟你們說一下!兵P九舞淡淡開口著,語氣中沒有什么波瀾,卻讓冷靜悅看了心里難受的緊,對她來說,鳳九舞這個小丫頭,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從那次從醫院中醒來,性格就大變了起來,而且變得讓人心疼極了,看了心里也覺得難受,每時每刻,她心里都有一種想法,就是想要逗這個丫頭笑一下,亦或是不讓她眼神再那么淡漠下去了,現在冷靜悅很有種明白自己兒子之前的心里感覺,看著鳳九舞這樣,她心里也是挺難受的,很想撫平這丫頭蹙起的眉心,再則讓這丫頭心里不再難受,也不再有什么不開心和小秘密。

  冷靜悅輕輕笑了笑,隨即溫和點頭著“好,你也不用太擔心,我們都是比較開明的人,不會怎么樣的!

  鳳九舞抿了抿紅唇,心里嘆了口氣的同時,還是忍不住點了點頭,應了一句“我知道了!

  兩人說著說著的時候,時間也一點點過去,江城距離京城并沒有多少距離,抄近路的話也就兩個小時的時間就到達了,先是到了一個地方,鳳九舞想了想,還是讓莫連末先把車停了下來,她就跟車里的兩人說了一下率先下車朝著袁志幾人的車而去,敲了敲門,對著袁志他們幾人開口著“你們要不要先回去?”

  幾人對視了一眼,隨即木笑笑,袁志,商夜三人就想先回自己的大本營去,其他地方不太適合他們,而木林森則是想要回公司處理一些事情,畢竟他也離開了那么久,雖然公司沒有他在也不會怎么樣,可木林森還是率先想要回去,而邵逸晨,則是再不去跟自己小姨幾人說說,恐怕自己母親也是要生氣了,也就沒有說想要一起進去了,等鳳九舞做完這個,隨即走到思仇車前,也跟思仇說了一下,由于這里都是能力不錯的人,鳳九舞自然知道那些人能聽得到她跟其他人說的話,因為等一下可能說到什么,鳳九舞用了些能力讓自己說的話不被人聽見,同樣,回答她話的人,別人也聽不見。

  “思仇,我要先回去了,你們要不要先回你們的地方?”鳳九舞站在車窗外,說了幾句話,思仇沉默了一下,隨即還是點了點頭同意了,不過還是問了一句他心里想知道的事情“你會不會回你那個別墅里去?”

  鳳九舞怔了一下,隨即搖了搖頭,語氣淡淡開口著“不是很清楚,等我解決京城的事,我就跟你去你那邊幫你治療你那個長輩,不過到時候莫淵也想要去,我這次應該只會帶莫淵去!

  應該,而不是確定,因為有挺多事情,都有不確定的因子在,別到時候應承下來之后,又有了改變的事情,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當初就不要答應下來,不然到時候搞的很多人都沒有辦法解決事情,那就真的有些麻煩了。

  “好,我知道了,那你大概什么時候會出發?”思仇看著鳳九舞的眼神中充滿了溫和,可那溫和中,卻還有一絲讓人道不明,說不清的情感在,而這情感,也是鳳九舞最不愿意觸碰的東西,因為那種東西,往往才是最傷人的。。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