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其他小說 > 公主嫁到:莫少,請接招 > 209.第209章 軍魂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aygpiz.live請收藏

  茂密的森林里,一聲悶哼聲響起,一個穿著迷彩服,畫著迷彩妝的修長男人臉上露出一絲著急,急急忙忙跑到倒在地上的男人身旁,手有些微抖“隊長,你,你怎么樣?”

  源寶心里懊惱著,若不是他自作主張,他和隊長也不會落到這地步,心里的情緒足以淹沒源寶的心里,該死的,也不知道為什么,他總覺得心里有些慌亂,砰砰直跳的,也不知道該怎么辦。

  鳳天握了握右腳腳腕,面色有些猙獰,該死的,他這是舊傷剛走又添新傷的節奏,咬牙忍耐著,聲音比以往還沙啞,這是長久沒有喝水,進食和傷痛帶出來的。

  “沒事,繼續走,人跟丟了沒關系,就是要先解決溫飽問題,你別跟我走散了,這里我感覺,不太安全。!

  鳳天的一番咬牙切齒說出來的話讓源寶一個二十多歲,從軍有七八年的小伙子眼眶一紅,哽咽出聲,“隊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彼娴暮脹]用,真的好沒用,只會拖后腿的是他,讓隊長救他的人也是他。

  鳳天眼神一厲,冷呵出聲“源寶,別忘記我們許下的誓言!

  源寶眼眶更加通紅起來,回想著以前他們十一個大男人穿著休閑服,舉著酒杯,一臉堅定,朝天發誓著“我,鳳天,”

  “我,源寶,”

  “我,達爾”

  “……”

  “向偉大的祖國發誓,向華夏人民發誓,向所有軍人發誓,只要我們不死,必將成為國家軍魂,為國家鞠躬盡瘁,死而后已,若違背誓言,天打雷劈,不得好死,若違背誓言,我愿下十八層地獄,嗜千萬種酷刑,絕不后悔。。!

  想起那年的年少輕狂,源寶很想哭,很想哭,以前的十一人,現在也只剩下五人,怎能讓他不恨,不后悔,怎能不想把唯一生存的媚子給千刀萬剮。

  “源寶,”鳳天見源寶還是這么一副模樣,心里嘆了一口氣,有些無奈“源寶,這是我們選的路,就算后悔了,跪著也要把他們走完,不可能讓我們半途而廢的,記住,我們是軍人,隨時都會在任務里失去性命,能壽終正寢的軍人又能有多少呢,可你要記住,我們是軍人,鐵骨錚錚的軍人。!

  源寶深吸一口氣,強行把痛苦得不行的心給收回去,對,隊長說的對,他們是軍人,一旦選擇這條路,跪著也要把他們走完,他能痛,可絕不在這一時間痛,隊長還需要他。

  源寶調整好心緒,朝鳳天扯了扯嘴角,“隊長,我扶你起來,我察覺到了,這附近有水源,我們先過去那邊,先洗漱一下,你也休息一下,我去找吃的!

  鳳天心里很是欣慰,能被勸動就行,他可不想源寶一直鉆牛角尖,這樣對誰都不好,點了點頭,把手搭在源寶肩膀上,讓源寶扶著他走。

  而為什么鳳天兩人會追著追著媚子就追丟了,而且還受傷了,這件事媚子也很是懊惱,此時的媚子靠在一高大的紅松木上,整個人都不好了,回想著剛剛發生的事情,媚子就恨得牙癢癢的。

  媚子一直按照剛剛記下的路線跑著,無奈鳳天那個家伙槍法太好,媚子躲得有些吃力,只好離那兩人遠點跑著,沒想到跑著跑著一直注意著身后的鳳天兩人不料踉蹌了一下,直接倒在了地上,這絕對是恥辱。

  而鳳天兩人見她這樣,另外一個軍人直接不管不顧跑向了媚子,就快要接近媚子的時候,媚子妖媚的眼睛露出一絲害怕,突然眼睛不小心瞥到軍人一米開外的那個斜坡上,心里不停盤算著怎么把人弄下去,手上的動作快于腦袋,手一抬朝源寶開了一槍,鳳天瞳孔縮了縮,朝源寶撲去,角度不怎么好,兩人直接朝斜坡下面滾去,原本沒什么問題的人,而鳳天在滾下斜坡的時候為了不讓源寶受太大的傷害,自己光榮把腳腕一下子給撞到了一個圓形石頭上,硬生生給撞下去的。

  媚子心里有些抓狂,她明明要引這兩人去那個地方,不料陰溝里翻了船,芊芊玉手一下子拍上的高大的紅松木,心里恨得牙癢癢的,這下遭了,若是她自己去找那兩人的話,以鳳天那個腦子,肯定猜的出來有詐,到時候不再追她怎么辦。。

  若是不去找那兩人,那個家伙那里她又不敢回去,媚子深吸一口氣,還是去找鳳天吧,自己小心一點總會沒問題的。

  其實媚子去找鳳天,被鳳天發現了也沒什么問題,鳳天現在只想把媚子給抓住,就算會顧及一些媚子的意圖,不是還有一個源寶嗎?源寶此時看到媚子就恨不得把她大卸八塊,怎么可能可能想那么多。

  此時在麗江別墅鳳九舞隔壁的大別墅里,愛夭心里有些著急,主子已經進去已經有大半天了,他很懷疑昨天那個女人給主人吃的東西有問題,可那一天進去里面的時候警告過他,不準他去找那女人,他是主人從小培養到大的,自然了解主人的個性,也知道主人一直都在找一個女人,而他同樣也知道,愛森回去了,肯定與那女人有關。

  愛夭深吸一口氣,剛剛他接受到下屬的回報,說那邊的兩人找找就出去了,他也不好意思讓別人跟著,索性愛夭幸好沒讓人跟著,不然要回去的不是愛森而是他了。

  口袋里的手機振動了一下,愛夭掏出手機,看到上面的來電顯示上的三個大字,瞳孔微微一縮,手抖了抖,深吸一口氣,接起手機,那邊良久都沒說話,愛夭忐忑開口“老公爵!

  現任公爵是他主人。而好多人都稱呼那邊的人叫老公爵,其實他們都知道老公爵不喜歡他們喊他老公爵,可又沒什么辦法,在世人眼中愛里克斯家族現任公爵只有他的主子,而手機那邊的人也只是過氣的公爵大人而已,再加上他主子也默認他們喊手機對面的人為老公爵,兒子都這樣了,他又沒什么辦法。。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