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其他小說 > 公主嫁到:莫少,請接招 > 67.第67章 情不知所起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aygpiz.live請收藏

  炎坐在駕駛座上,眼神不停朝后視鏡瞄去,看著自家老大那陰沉得快要滴出水來的臉,唇角抽了抽,他想說,老大,你至于嗎,曾經英明神武,腹黑妖孽的你去那里了?

  不停望后視鏡瞄的炎不知道,自己才十六歲,駕照都沒考就開車,這樣真的好伐?

  此時的莫淵心情特別特別不好,居然還有一個不怕死的家伙敢挑戰他的底線,真是氣死他了。

  “老大,你,怎么了?跟嫂子吵架了,老大,我說你得改改你這壞毛病了,不然嫂子遲早都要被別有居心的男人給拐跑了。!毖资箘耪f著,越說越帶勁,絲毫沒有察覺到后面坐著的男人那越來越黑的臉色。

  “哦,我有什么毛?”

  啪,炎用力拍了一下方向盤,剛發育沒多久的喉嚨咯咯一笑“老大,你的毛病簡直就是多到數都數不清了,傲嬌啊,不要臉,小氣,愛斤斤計較,絲毫沒一點同情心,情商簡直就是慘不忍睹,還有……”

  炎說著說著就自覺得閉上了嘴巴,好吧,說的正起勁的他終于發現后面釋放著低氣壓的老大的,看著自家老大那恨不得把他丟進小官倌的表情,炎秒慫了。

  “自己下去還是我踢你下去”

  炎解開安全帶,打開車門,碰,關上車門,三個動作如行云流水,一氣呵成,“老……”

  炎剛轉頭身開口只說了一個字,就被車開動帶起的勁道給踉蹌了一步,過了幾秒炎才從老大居然拋下他直接就開車走的事實給打擊到了,朝著漸漸遠離自己視線的私家車豎起了中指,這老大越來越讓人生氣了。

  甩了甩有些發麻的手,炎抬眼望去,好吧,唯女人與小人難養也,他得加上唯老大難養也,居然把他丟在高速公路上,這是有多大的心,能認定他能走回去。。

  炎在一旁唉聲嘆氣好一會兒,最終還是認命往前走去,沒走幾步的腳頓了頓,有些迷茫撓了撓腦袋,他貌似,似乎忘記了什么事,卻怎么也想不到到底是忘記了什么事。。算了,不管了,應該不是什么大事,不然他怎么能說忘就忘了呢。

  蹲在地上緊緊盯著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男子的安安打了個噴嚏,揉完不忘了抱怨一句,是誰在想她。。

  奇怪,炎不是說讓他看著這個男人,他很快就帶老大來找她,難道這是炎忽悠她?都等了一個小時了,能等出朵花來?

  莫淵在炎下車之后一下子就竄到駕駛座,油門一踩,直接讓炎懵逼在原地之后,莫淵薄唇緊緊抿著,眼神很是晦暗不明,心中想起鳳九舞那身影時,深吸了一口氣,猛踩油門,直到油門不能再加之后才緩和了一下心情。

  原本還想去公司,想到現在的時間,莫淵還是轉動方向盤朝不是公司的方向開去。

  十五分鐘后,一棟高雅精致的包間里,歐陽修嘴角抽了抽,看著他面前直直灌酒的男人,好吧,他這次真的對這死黨沒有什么可聊的了,這都第幾次了,第三次還是第四次了,他打包票,絕對絕對這次也是因為那鳳九舞,這死黨才會這樣的。

  “阿淵,你至于嗎?”歐陽修揉了揉眉頭,整個人都不好,他覺得他應該出去旅游旅游,不然遲早都要被這個家伙給煩死,他只是學金融的,不是情感專家。

  “別煩我,讓我靜靜,”莫淵大手一揮,差點就把手拍到歐陽修臉上,幸好歐陽修夠敏捷,躲了過去。

  歐陽修此時的表情跟吃了翔一樣,丫的,這莫淵絕對有病。

  “修,你說那女人怎么就那么狠心,她怎么就對我那么狠,我有那里不好了。!蹦獪Y搖晃著手中高腳杯里那淡藍色液體的酒,漫不經心說著,說完直接一口喝光里面的酒。

  “……”歐陽修什么話都不想說了,越說越離譜。。

  “你怎么就不說話,你不知道我心情不好嗎?為什么不安慰我一下。!蹦獪Y瞪了歐陽修一樣,繼續倒酒。

  “……”

  莫淵也不想歐陽修回答什么,自顧自說著“她說我們只是名義上的夫妻,她說不可能會喜歡上我,她說不然我碰我,我特么感覺我很委屈,她是我媳婦,為什么就不能讓我碰她,爺跟她結婚都半年多了,都沒親過,都不知道……”莫淵還沒說完又灌了一口酒。

  歐陽修聽著聽著覺得那里有些不對勁,“那么,你跟舞兒結婚這么久,你都沒跟她睡過?”

  莫淵腦袋有些昏沉,也不太清楚歐陽修說了什么,“嗯,睡過!

  歐陽修松了口氣,他以為他們兩個都沒發生過關系呢,可莫淵的下一句話就讓他臉徹底黑了下來。

  “睡過一個房間!

  “……”歐陽修一臉不可思議看著莫淵“睡過一個房間?沒有發生過關系?”

  莫淵撇了一眼自己好友“什么關系?”

  “就是男女之間的那種關系。!睔W陽修都快不淡定了。

  莫淵蹙了蹙眉,想了一會兒,才有些恍然大悟點了點頭,歐陽修又松了口氣,“沒有!

  “到底是有,還是沒有?”歐陽修覺得自己都快暴走了。

  “沒有!

  歐陽修覺得自己都要被這死黨給氣死了,“半年多了?炱邆多月了,你說你沒碰那女人?”

  莫淵不耐煩的揮了揮手“都說沒有了,你到底想問什么?”

  等過了幾分鐘,歐陽修才反應過來,“莫淵,你該不會不行吧!

  莫淵灌醉的手頓了頓,差點把喝進酒口中的酒給噴了出來,“滾,世界有多遠給我滾多遠,爺是純正的爺們!

  歐陽修嘴角抽了抽,“那你怎么這么久了都沒碰舞兒?”

  莫淵想說我那里知道,突然想到他和那女人結婚時候閃過的種種畫面,起先是他不想碰鳳九舞,不知道是他什么時候改變了,想靠近那女人,想多了解了解她,可她卻豎起全身的尖刺,把他排出她的心房。

  莫淵抬起那勾魂攝魄的桃花眼,薄唇扯了扯,或許,他是對那女人動心了吧。。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