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玄幻小說 > 重生之逆世驕凰 > 第670章 中毒,我不想死
  君盡歡笑笑,溫柔的撫了撫她的腦袋:“好,我現在就去安排,你且先去歇息,明日五更我就送你離宮。”

  他對千懿福一貫以來的寵溺給了千懿福錯覺,讓她以為她可以決定丈夫和兒子的事情,但事實上,皇帝的事和他這個攝政王的事,哪里輪得到她一個女人來作主?

  她不在宮里的時候,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再也不必擔心千懿福來搗亂。

  而在千懿福離開以后,他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讓新君下兩道圣旨,第一道圣旨是封他為攝政王,軍事、國事皆由他全權處置,第二件道圣旨是封鳳銜珠為攝政王側妃,鳳銜珠答不答應、配不配合都無所謂,只要鳳銜珠成了他名正言順的妃子,別的男人以后若是再想娶她或者跟她糾纏不清,都將背德背理,道義始終站在他這一邊。

  他果然是個天才,玩弄人心和陰謀的天才他在心里給自己翹起大拇指。

  千懿福很是放心的道:“那我就先去歇息了,你也莫要忙得太晚。”

  這一夜她睡得很沉,她以為她的睡眠有所改善,實則不過是因為君盡歡讓人給她吃了安神、促眠的藥物。

  待她一覺醒來,已是凌晨五更,一切都準備妥了,她喬裝打扮成太監,跟著數十名太監和打扮成太監的宮女、侍衛們一起,運送“恭桶”出宮,當然,這些“恭桶”里裝的并不是穢物,而是供她使用的各種珍貴用品。

  君盡歡也打扮成侍衛,親自送她到東門外面,然后與她道別:“那處風水寶地乃是一位隱居的高人送給我的,并不為世人所知,你去了以后就安心待在那里,切勿外出,我會經常寫信給你,你莫要擔心宮里的事兒。”

  千懿福踮腳,滿是不舍:“我要你再吻我一次。”

  君盡歡在她額上落下一吻。

  千懿福噘嘴:“我要你親我的嘴。”

  君盡歡看著她紅通通的嘴,深吸一口氣后把自己的嘴貼上去,他就當為了大局親一頭豬吧,反正他都忍了她那么久了,最后再親一次也無妨。

  千懿福其實是希望他吻得更深的,但君盡歡點了一下就放開她:“這么多人看著呢,你趕緊上馬車,待你回來,莫說親個嘴,讓我做什么都行。”

  千懿福萬般不舍的上了其中一輛馬車,與那些“恭桶”一起被運走,她不斷回頭,不斷沖君盡歡揮手,君盡歡也耐著性子沖她揮手,待她走遠之后返回原路,直奔御書房。

  他現在就去寫那兩道圣旨。

  圣旨一下,鳳銜珠就是他名正言順的妃子了,千境離若是“搶走”鳳銜珠,必遭受世人唾罵,他要對千境離動手什么的便也名正言順了。

  他邊走邊抬頭看向仍然灰暗的天空,只希望日頭早點出來。

  另外一面,鳳銜珠也早早的就醒了,像往常一樣打坐,呼吸吐納,練習內功,待到天色泛白時她叫來侍女:“我餓了,把早點端上來吧。”

  “是。”侍女很是恭敬的退下去,沒過一會就端著熱氣騰騰的早點進來。

  鳳銜珠一看,又是相當精致、豐盛的早點,有包子有糕點,有清粥有小菜,有豆漿有雞蛋,很合她的胃口,她盯著這些早點片刻后,看向那名侍女,笑笑:“這些早點不會有毒吧?”

  那名侍女搖頭:“您說笑了,您吃的東西都有專人看著,不可能有毒呢。”

  “誰知道呢,”鳳銜珠端起那碗清粥,拿起湯匙,慢慢的舀粥,“畢竟想我死的人多著呢。”

  昨日凌晨,她被軟禁的地下室來了一批人,這批人什么都沒解釋就帶她離開,她被蒙上了雙眼,嘴也被堵住了,然后被送進馬車里運走。她嘗試計算馬車行走的速度、用時、拐彎等,也專注聆聽四周的聲音,想判斷她被運去哪里,但是,她還是判斷不出來,她只能根據那些人的態度來斷定他們至少不是前來秘密處死她的。

  馬車轉來轉去的行駛了很久,在天色未亮之時來到了這里,她看到這里的環境后很是驚訝,小橋流水,假山涼亭,花嬌草綠,還有兩層的精致小樓,且一眼看不到圍墻,簡直就是大富大貴人家才能擁有的別院,她為何會被轉移到這里?

  她問了送她過來的人,那些人這才告訴她:“這是君大人的安排,君大人讓您以后就住在這兒,我們都是你的侍從,您有什么要求盡管吩咐我們。”

  她看到這些人都是陌生的面孔,又問:“你們不是鳳穿云的人?”

  那些人答她:“我們只聽從君大人的命令。”

  “哦,”她意味深長,“看來在如何處置我的問題上,君盡歡與鳳穿云的意見并不一致哪。”

  那些人的口風很緊,沒有再透露更多的消息,她知道她這是被君盡歡給徹底控制住了。

  就這樣,她在這里住了下來,今天算是第三天了。

  她邊吃早點邊有一下沒一下的問身邊的侍女:“君盡歡打算如何處置我?”

  侍女道:“奴婢只負責侍候您,關于大人的事情,奴婢一概不知。”

  “那這里是哪里?”

  “奴婢不能外出,也不清楚這里是哪里。”

  “鳳穿云知道我被轉移到這里么?”

  “這個,奴婢也不清楚。”

  鳳銜珠問了很多問題,侍女幾乎是一問三不知,她在之前的兩天也問過其他人,侍衛們都是一言不發,拒不回答,其他人也是除了本職上的事兒,其它的事情一概不知、不回,鳳銜珠愣是沒問出什么有價值的情報。

  當然,她也試過逃走,但這里的侍衛個個身手不凡,訓練有素,不管白天還是晚上都不曾松懈,將門口和圍墻看得很緊,就連她身邊的幾名侍女也是寸步不離,沒有給她留下任何破綻。

  她眼下也只能忍著。

  “這早點做得不錯,很好吃。”她把清粥小菜吃完了,接著開始啃包子。

  “是的,”侍女道,“君大人給您吃的用的都是最好的。”

  鳳銜珠斜眼睨她:“你這是在變著法兒夸自己么?”

  侍女恭敬的道:“奴婢不敢。”

  鳳銜珠“呵呵”兩聲,這些人對她確實很是恭敬、客氣,但她看得出來他們、她們并不喜歡她,也是,他們、她們會被君盡歡派來侍候她,說明他們、她們都是君盡歡比較信任的奴才,自然對她這個喜歡跟君盡歡作對的“禍水”不滿。

  “這早點這么好吃,我明明已經吃飽了,卻也忍不住想吃呢。”鳳銜珠看向站在四周的幾名侍女,“你們也一起吃吧?”

  “奴婢不敢。”幾名侍女都道,“這是只有您才能吃的膳食,咱們不可享用。”

  “我不喜歡浪費糧食,看來我只能一個人吃完了。”鳳銜珠嘆氣,又挾起糕點,慢慢的吃,吃著吃著,她突然放下筷子,皺著眉頭,露出難受之色。

  侍女看到了,問:“鳳姑娘您怎么了,是不是吃多了一些,胃部不適?”

  “不是,我肚子疼。”鳳銜珠臉色變得有些蒼白,“越來越疼了,我想吐”

  話音剛落,她就轉頭,彎腰,張嘴,“哇”的一聲吐出來。

  “快去叫大夫”

  就在侍女分頭忙碌的時候,鳳銜珠身體一軟,栽倒在地上,而后蜷縮起來,蒼白的面容隱隱呈現出青灰之色。

  “我、我可能中毒了”鳳銜珠痛苦的喃喃,“我不想死,快、快想辦法”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