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穿越小說 > 雪狼出擊 > 第1246章最后的戰斗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aygpiz.live請收藏

  “!”

  一聲慘叫,敵人的手腕被林松一腿給踢腫了,鋼刀也應聲而飛,當啷啷的落在了遠在七八米的地方。

  另一個同伴看到自己的兄弟吃了大虧,咆哮著,雙手舞動手中的大砍刀,朝著林松就玩起了電風扇。

  兩把鋼刀猶如直升飛機的螺旋槳一樣,瘋狂的舞動著,幾乎沒有半點破綻。

  這就是一部人肉絞肉機啊,稍有不慎就會被兩把鋼刀組合成的絞肉機席卷吞噬。

  面對著毫無破綻的雙刀戰術,林松只能暫時的避讓,被敵人硬逼著接連后退,可以說是被敵人攆著追打。

  場面真的有些丟人,好像剛才戰無不勝的林松,現在成了過街老鼠,被追趕的到處逃跑。

  林松圍著屋子轉圈圈,被追的也是滿頭大汗,不過敵人也是人,不是神,他的力量也有用盡的時候。

  不一會兒電風扇就好像出現了電力不足的局面,面對著驅動力減弱,直接的效果就是雙刀轉速減緩,破綻也逐漸的開始顯露出來。

  林松不在單純的后退,從地上撿起來一把椅子,朝著雙刀舞動的電風扇就瘋狂的砸了過去。

  頃刻間木制的椅子就在雙刀攪成的漩渦下被打碎,無數的木頭渣渣到處亂飛。

  不過這也打破了敵人的節奏,林松趁著敵人有些手忙腳亂的時機,猛地上前,一只手抓在了敵人的手腕上。

  看到手腕被林松控制,敵人也是不由得大吃一驚,本能的往自己的身體控制范圍內使勁兒,想要擺脫林松的控制。

  這樣一來,電風扇戰術就被林松徹底的破解,而兩個人就此展開了較勁兒,單純的比拼力氣。

  林松還是占有優勢的,畢竟敵人剛才浪費了大量的體能,舞動超級電風扇可是需要大量的體能作為基礎的。

  所以此時的敵人似乎顯得有些吃虧,而他的同伴似乎并不能提供有效的支援,原因無他,手腕被林松廢掉了,整個人的一條胳膊就相當于廢掉了,還怎么給同伴提供火力支援呢。

  “嘿嘿嘿,小子力氣還不小!

  敵人咬著牙費勁兒的說道,似乎哪怕是處在下風嘴上也不甘示弱。

  “死鴨子只剩下嘴硬了,去死吧!

  林松看到時機差不多了,敵人已經完全處在這種游戲之中了,猛地一松手。

  敵人就像是獲得了無限的動能一般,身體如同一顆炮彈一樣,朝著后面迅速的倒退。

  然后一個屁股蹲坐在了身后的桌子上面,直接將桌子給壓成了碎片。

  敵人躺在地上的身體還沒有來得及站起來,林松就已經殺了過來,兩條腿從空而將,直接踩在了敵人的身體上。

  猶如千斤之力,壓迫在敵人的胸膛之上,頓時胸骨被齊刷刷的壓斷,伴隨著骨骼斷裂而發出的脆響,就像是死神的召喚一樣,摧殘著剩下的每一個敵人脆弱的心靈。

  “!”

  被踩在林松腳下的敵人,嘴里滿是鮮血,眼睛瞪得跟雞蛋一樣,要不是眼眶束縛著眼睛珠子,連同眼睛珠子多要瞪出來了。

  “啪、啪、啪!

  此時從屋內傳來了很有節奏的鼓掌聲,雖然顯得很單薄,但是也很清晰,從鼓掌聲也可以看得出來,對方似乎顯得很淡定,沒有一點慌張的神色。

  至少面對著林松的殺入,他沒有表現出任何的錯亂。

  林松順著掌聲望去,看到一個男人坐在寬大的老板椅后面,而椅子的旁邊站立著一個西方人。

  那個西方人不是別人,正是詹姆士。

  “詹姆士,你這個混蛋,你竟然敢欺騙我?”

  林松看到詹姆士的第一反應,就是這個西方人言而無信,居然欺騙了林松對他的信任。

  不過詹姆士雖然沒有回答,但是從他的臉上可以看出來,這家伙非常的痛苦,嘴部的肌肉抽搐了幾下,還是沒有敢說話,似乎忌憚著什么。

  林松這才發現老板椅后面似乎還隱藏著什么危險的家伙,那陣稀疏的掌聲就是從老板椅后面傳來的。

  就在林松想要進一步看清楚的時候,老板椅后面伸出來一支手槍,正對著詹姆士的太陽穴。

  一看這手法就是東方人所為,只有東方人才喜歡將子彈射入對方的太陽穴。

  “按著我們東方人的習慣,叛徒必須死!

  老板椅后面的家伙的話音剛落地,詹姆士就嚇得尿了褲子,還沒有等到詹姆士做出求饒的反應來,一顆子彈破空而出。

  將近在咫尺的詹姆士的腦袋一槍打爆,可憐的西方人連哀求的姿態還沒有做出來,就死于非命。

  林松看到詹姆士慘死的模樣,不由得咽了一口吐沫,喉結上下翻動了幾下,這才從震驚之中反應過來。

  不是林松怕死,而是詹姆士這個人的身份太過敏感了。

  “你殺了他,如何給他的國家交代呢?”

  林松笑著對老板椅后面的家伙說道。

  “這個很好說,全部的責任都有你承擔了!

  說完,老板椅也轉了過來,一個人出現在了林松的面前。

  面對著如此陌生的家伙,林松可以說在第一時間就認出來了,這個人就是他要找的墨鏡男。

  “你沒有易容?”

  林松吃驚的問道,這個家伙居然還有不化妝的時候。

  說真的,要不是敵人的關系,林松都想和這個家伙成為好朋友了。

  他長得太有喜感了,潔白的臉上肌膚柔嫩的跟嬰兒一樣,怎么看也不像是一個年近中年的家伙。

  “哈哈哈,和死人談話,還用得著易容嗎?”

  墨鏡男似乎覺得很奇怪,他只不過是在和一個死人交談而已,對于墨鏡男來說,林松早晚都是一具尸體,所以跟本就不會和一個尸體打掩護的。

  “哦,你就這么有自信?”

  林松瞇縫著眼睛觀察道。

  “難道你還不相信我說過的話嗎,看看這些人吧,他們全都是得罪我的下場!

  墨鏡男說罷,將手中的照片灑在了地上,確切的說是林松的腳底下。

  林松看著照片上的人物,不由得心中大怒,怪不得很多邊境的士兵都失蹤了呢,原來是被墨鏡男綁架殺害了。

  “你已經觸犯了華國的法律!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