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雙眼難視,商裕此時顯然有些無助,程嬌娥心下擔憂,但語氣依舊堅決,“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這便是我今日來找你的目的,五方玉到底是什么,你又有幾塊?”

  “此物你不能夠牽扯進去,現在就跟我離開。”商裕竟起身便扯著程嬌娥朝外走去,此時夜深人靜,程嬌娥竟然一時之間掙扎不開,但又不敢聲音過大。

  商裕難得如此,程嬌娥被扯得有些疼了,力氣也大了起來,若是以前的商裕程嬌娥可能掙扎不開,但現在的商裕程嬌娥用力掙扎,竟讓商裕再次摔在地上。

  商裕已經把程嬌娥扯到門前,他摔下去的時候額頭磕在了門角上,一時之間血流如注,程嬌娥尚未看見,商裕指示表低著頭,也不起身,程嬌娥便又心軟起來,“商裕,你知道的,你根本沒有辦法帶著我直接離開,你何必如此沖動,況且我只是詢問你五方玉到底是何物,你如此激動根本解決不了事情。”

  從這個角度程嬌娥并未看出商裕什么不同,只當他是因為舊傷的緣故,見他不答,程嬌娥方嘆息道,“你我之間本就難以回到當初了,我現在只是希望能夠保全你保全天奕,西江王狼子野心,若是你不配合我,我也難以繼續下去。”

  程嬌娥在西江苦苦支撐,甚至冒著肚中孩子再次流掉的風險只是為了換來商裕和天奕的平安,此時的程嬌娥根本不敢輕舉妄動,也不愿自己的一番努力付諸東流,更何況她七日之內無論如何也不能離開西江,否則體內毒便難以解除,自己死了倒是沒什么,可程嬌娥不希望自己和商裕的第二個孩子再因為自己的疏忽而死去。

  “是我無用。”商裕緩緩的吐出幾個字,但語氣卻有些不對,程嬌娥低下頭發現商裕面前的地面竟然已經染上一片血紅,她連忙蹲下身子,這才發現商裕的額頭磕出一個一寸有余的傷口。

  那傷口顯然是因為自己剛才的掙扎造成的,程嬌娥驚叫一聲,連忙取出手帕,“子溟,子溟。”

  子溟不知發生什么事,剛才便聽屋內傳來爭吵的聲音,但并未在意,更何況子溟也不敢干涉程嬌娥的事情,眼下程嬌娥的語氣居然慌張起來,子溟從認識程嬌娥之后便覺得她是有條不紊的,無論是什么事情也不能讓程嬌娥變了臉。

  “夫人怎么了?”子溟打開門,便見一灘血色,“這是?”

  “快去準備紗布,金瘡藥,你把這些東西拿來之后便在門前守好,任何人都不得進入。”

  程嬌娥語氣十分冷肅,子溟不敢耽擱,連忙轉身去準備,程嬌娥扶起商裕,他依舊低著頭,因為雙眼被縛的緣故,所以根本看不出商裕的情緒,只能從他的語氣中聽出幾分低沉和消極。

  “阿裕,你若是不愿說那便算了。”程嬌娥料想自己還要和西江王有一場交易,她還有很長的時間用來弄清楚五方玉到底為何物,絕非急于一時。

  “此物絕非是你能夠接觸的,答應我無論如何你都不要繼續對此事好奇,若這是西江王交給你的任務,你大可用我的性命前去交換。”

  程嬌娥沒想到此物如此重要,居然能讓商裕交出性命,一時之間反倒是有些不知該如何開口,況且她本無此意,心中所想本也只是為了稍作了解,但商裕態度分明當此事如同禁忌一般,子溟已經拿著程嬌娥需要的東西進門,把商裕扶到座位上,程嬌娥仔細給商裕清理傷口,兩人之間陷入死寂,程嬌娥無法把所有事情全盤托出,商裕更是不知程嬌娥心中所想。

  鮮血流到了商裕眼前的紗布上,白色被染成了血紅,程嬌娥便順勢的要摘掉商裕眼上的紗布,卻再次被商裕箍住了手腕,“嬌娥,我不愿意你牽扯進這些事情之中,若你不愿嫁給西江王,我現在便可帶你離開。”

  “你要堵上整個天奕百姓的性命么?”

  “天奕又非沒有任何戰斗力,我來此求和也是擔憂天奕會有所死傷,不愿戰爭開端,但若非要我犧牲你,我做不到,我的確不是一個優秀的帝王,無法做到為了我的國家無情,我也不是一個優秀的丈夫,無法給自己的妻子安寧。”

  “這不怪你,這是我的選擇。”程嬌娥見商裕抗拒自己解除他的眼睛,便也放下雙手,“你眼睛上的紗布染上了血,讓我為你更換新的。”

  “不需要了。”商裕起身,“我離開了。”

  “阿裕,你你還愿意相信我么?”

  商裕的腳步一頓,卻什么也沒說,走到門前的時候才開口,“若是你反悔,無論什么時候,我都愿意帶你離開。”

  “子溟,送天奕國主回去。”程嬌娥擔心商裕再次摔倒,連忙讓子溟相送,走到門前的時候還是子溟扶著商裕,商裕沒有拒絕。

  寢殿內只剩下程嬌娥一人,之前葉棠兒同自己說的時候程嬌娥并未在意,卻不曾想商裕的情況如此嚴重,商裕不讓自己看他的眼睛多半是因為他眼睛的問題很難恢復,擔心自己為此上心所以才故意不給自己看的。

  商裕還是一如既往的細心,程嬌娥卻覺得難過,她輕輕的撫摸著小腹,為了防止被人看出,程嬌娥故意穿了寬松的衣服,她本就消瘦,所以也看不出什么來,只是少了安胎藥,但這也難不倒程嬌娥,“孩子,你的父親很辛苦,無論如何我們都要保護他。”

  程嬌娥心思沉沉,認定商裕有事情瞞著自己,除卻五方玉之外,商裕眼睛受傷的原因也耐人尋味,之前不曾聽聞天奕國主受傷,這一路上更是沒有天奕國主受刺的消息,必然是商裕可以隱瞞,程嬌娥不知商裕此次是帶什么人前來,但程嬌娥也準備尋個機會仔細調查一下,否則內心難安。

  就在商裕和子溟都離開之后門卻突然被敲響,程嬌娥微微皺眉。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