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科幻小說 > 江湖位面小人物 > 第三百六十九章 面壁石洞

第三百六十九章 面壁石洞

  嵩山。

  自菩提達摩梁武帝時東渡中土,二十八傳至神僧迦葉,少林代出才人,久已為中原武林之宗主。

  遠遠望去,只見紅檐積雪,高聳入云,殿宇相連,也不知有幾多重,氣象之宏大,可稱天下第一。

  無論誰到了這里,都不禁會油然生出一種摒絕紅塵,置身方外之意。唯有如此方可靜心修禪,得世間真妙。

  蘇微云與心眉大師走往寺中,竟不去別地,先來到了少林寺的圣地之一,塔林。

  雪地上林立無數大大小小的舍利塔,這也正是少林歷代祖師的埋骨處,這些大師們生前名傳八表,皆為一代高僧,武功之境,自也是出神入化,少人可及。

  心眉大師先帶著蘇微云來到此地,而后他誠誠懇懇地跪下,朝著塔林頂禮膜拜九次之后,方肯起身。

  “歷代祖師在上,少林寺中現無一人精通達摩劍法,卻被一外人習得。弟子慚愧,今日或將劍法之中玄奧盡數揭曉,還望祖師見諒。”

  心眉大師須發已白,面上皺紋斑斑,可此時的神情卻好似回到了他還是那個念經、誦佛、敲木魚的小和尚的樣子。

  蘇微云默不作聲,也對著塔林躬了三身。

  心眉大師道:“請隨我來。”

  兩人踏過雪地,一路有許多僧人向著心眉大師問禮,直至行過一片竹林,至了深處,聲音才漸漸稀薄下來。

  竹林后是間精雅的禪舍,從支撐著的窗子里望進去,兩個人正在里面對坐,飲茶,弈棋。

  坐在右面的是位相貌奇古的老和尚,他的神情沉靜,就像是已和這靜寂的天地融為一體。

  而左面的卻是一位枯瘦矮小的老人,目光炯炯,隆鼻如鷹,使人全忘了他身材的短小,只感覺到一股極高的權威聲勢。

  普天之下,能和少林掌門心湖大師對坐下棋的人,除了這位“百曉生”之外,只怕已寥寥無幾。

  只不過世人總會以為百曉生要么是一位豐神俊朗,風度翩翩的書生公子;要么是一位博古通今,無所不覽的智慧老人。

  可他這副尊容,卻實在有些與人們心中的形象差得很遠。

  心眉大師走到門外,突然咳嗽了兩聲。

  心湖大師立即瞧了過來,微笑道:“原來是二師弟,梅花盜之事可有著落了么?”

  心眉大師猶豫半天,卻始終開不了口。

  心湖大師道:“捉住便捉住,未捉住便未捉住,難道你我出家之人,還要去看重一個捉賊除害的虛名頭么?”

  心眉大師嘆了口氣,終于道:“我未能找出真正的梅花盜。他也許已經伏誅,也許還逍遙法外!”

  心湖大師不由皺眉,轉而看向心眉身旁的蘇微云時,眉頭又松開,道:“這位少俠劍氣迫人,殺機暗斂,眉宇之間卻隱有善光,好將殺氣壓制,實在可喜可賀。”

  他隨口一道,竟也說出許多外人難知的奧秘來。

  蘇微云道:“心湖大師果然慧眼如炬,修為高深。”

  心眉大師介紹道:“這位蘇微云少俠,乃是江湖中憑空而出的不世奇才,武功之高,匪夷所思,只怕已不在當年兵器譜前三位之下。”

  “哦?”

  此言方落,不但心湖大師十分驚訝,就連左邊的百曉生也總算挪過頭來,仔細地打量著蘇微云。

  百曉生的眼光投出,直直落在蘇微云身上,竟似比神鷹還要銳利幾分。

  心湖大師問道:“施主有何等本事,竟讓二師弟推崇備至?”

  心眉大師緩緩說道:“只因他練成了本門七十二絕技之中最為奇特的達摩劍法!”

  心湖大師雙目頓時一凝,散發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百曉生霍然起身,正色道:“果真是那一門奇玄絕奧,無人可參的達摩劍法?”

  心眉大師道:“我亦曾入藏經閣中參悟過達摩劍法,他使之劍,絕無差錯,甚至已領悟出了只履西歸的劍招!”

  蘇微云忽然開口道:“我這一次來,本也是為了一見百曉生,想看看我能在兵器譜上排到第幾名。”

  他開門見山,說明來意。

  百曉生聳然動容道:“兵器譜乃是我十年之前所著,排名已定,早無更改,難道你非要一試?”

  蘇微云道:“十年磨一劍,如何不試?”

  百曉生道:“好,看在達摩劍法的面子上,我說不定可破例一回!”

  蘇微云皺眉道:“說不定?”

  百曉生望向心湖大師,慢慢說道:“我有一個提議,卻有些唐突,不知掌門可否允講?”

  心湖大師道:“你我數十年交情,你自說無礙。”

  百曉生道:“我想請掌門教蘇少俠進達摩祖師的面壁石洞,前去一觀!”

  嵩山,面壁洞。

  相傳達摩祖師曾于此地面壁九年,參禪悟道,九年之后出關,便創下七十二絕技,又廣收門徒,終開創少林千年輝煌。

  而由于他太過入定,居然還在面壁的山洞之中影留山壁,在石壁上印出一道身影,隱約可見其風姿。

  此地一向傳說頗多,乃是少林奇地之一。

  百曉生提議讓蘇微云來達摩祖師面壁之處,也不知是有何深意。

  只是心湖大師并不避諱,帶著心眉大師、心鑒大師一同與蘇微云和百曉生來到寶地一賞。

  山洞天然而成,洞并不大,深近三丈,高約一丈有余。

  洞中石壁上果然隱隱約約有一道光影,清晰可見,似是人像。

  心湖大師說道:“當年達摩祖師在此面壁,坐不動身,每日卻也需活動筋骨,舒暢氣血,所以這就有了后來傳下的易筋經!”

  百曉生道:“據我所知,少林七十二絕技大多也是在這里所創出的。”

  心湖大師道:“確有此說。”

  百曉生道:“我還曾聽聞,達摩劍法為少林絕技之首,應當克制一切少林武學,乃是達摩祖師憂患后世之僧以武功作亂,無人可制,所以刻意留下來的。”

  心湖大師面色稍稍一變,最后還是點頭:“想不到百曉生果然是見多識廣,少有不知,竟連此等秘辛也都通曉。”

  百曉生微微一笑:“然而達摩劍法卻絕不易修行,不知這位蘇少俠又是如何練成的?”

  蘇微云不言不語,恍若未聞,反而是緩緩走向面壁洞中的深處石壁。

  那里有一道淡淡的影子,傳說是達摩祖師面壁太久,心意太誠,于是將自身的影子印在了壁上。

  蘇微云若有所感,像是受到了一種神秘的牽引,正欲抬手觸摸,又忽然聽到一聲大喝。

  “祖師古地,不可妄動!”

  此聲響起,石洞之中,轟轟作鳴。

  心鑒大師卻是在最后一刻吼住了蘇微云,讓他不要去碰觸祖師留下的石壁。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