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修真小說 > 極道天魔 > 第二百八十九章 火焰 五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aygpiz.live請收藏

  

  隆...!

  天空中一道黑芒劃破天際。

  上陽金史踉蹌著跌落下來,輕輕踏上地面。

  他渾身是血,背部還插了幾根鋒利尖刺,全是類似蟲子節肢一般的武器。這是他拼死殺死兩頭魔靈分身,受到的重創。

  下方是一小簇正在集群抵擋魔軍圍攻的上陽家畫師。

  一個個畫師身上頂著烏龜殼一樣的黑膜,和奇形怪狀如同淤泥怪一樣的魔物廝殺。

  一頭淤泥怪足有七八米高,揮動手足時,如同巨樹石柱亂砸,稍弱一點的黑膜眨眼就被硬生生砸破。黑膜破碎,拘級高手不時的被重創倒地。

  黑膜的劇毒也隨著碎片濺射開來,碎片刺入魔物體內,不斷冒出絲絲毒煙。對魔物也造成不小傷害。雙方都互有損傷,僵持不下。

  上陽金史輕輕落地,馬上便有一頭小一些的淤泥怪從后方撲殺過來。淤泥之中露出一只兇殘狠毒的巨大獨眼。

  嘶....獨眼中紅光聚集,正要射出。

  噗!金光一閃,獨眼炸裂,淤泥迅速凝固,化為冰雕般固定,停頓在原地。

  上陽金史看了下遠處上陽家等人,同樣一揮手。道道金芒飛射而出,頃刻間便將在場的淤泥怪紛紛清空凝固。

  眾人紛紛松口氣,歡呼起來。

  “您是?”一個上陽家的精英迅速趕過來,對著這邊恭敬道。

  上陽金史常年閉關,一般弟子不認識他也屬尋常。他從腰間取出一塊紅綠相間花紋的令牌,在對方眼前晃了晃。

  “原來是家族上使!”那精英面色一變,迅速低頭恭敬道。

  “上陽飛呢?我記得她也在這附近,應該比老朽先一步到才對!鄙详柦鹗烦谅晢。

  嘶...

  幾個靠近過來的精英一聽到他這番口氣,便馬上明白,這位絕對是家族的高層。

  “飛大人...現在還沒消息,此前留言說是去截殺一隊魔軍,到現在還沒回來...”一個上陽家族人沉聲道。

  “上陽飛居然失蹤了??”上陽金史悚然一驚。上陽飛,上陽家第一天才,未來最有可能接任家主之位或者掌兵使之位的頂尖強者,居然.....

  他左右看了看位置,這里是距離千帆城還有數十里的郊外,但就算是這樣,也到處能里看到稀稀疏疏的黑煙緩緩上飄,如同狼煙。

  “上陽飛居然會失蹤....”上陽金史是知道這個人的,這位后輩雖然只是后起之秀,但能力手腕,實力,無一不是驚才絕艷,都能和老一輩頂尖強者扳手腕博弈。

  這樣厲害的人物,會就這么簡單死了?他不信!

  “其余族人呢?”上陽金史凝神問。

  “回大人,其余族人....自從畫師分隊被擊潰后,判官大人被陷重圍,其他人幾乎都失陷了...只有核心那一塊區域,還剩少量族人和學派子弟匯合在一起....”

  “算了,集合所有人,我們先回去!”上陽金史當機立斷。從他的所站角度望去,整個千帆城黑煙滾滾,所有黑煙凝聚盤旋,形成無數人形煙霧魔影,圍繞著城池飛舞嚎叫。

  他一個人聯手黃家雷家的副兵使出動支援,居然半路上就被截殺,雖然勉強擊殺了魔靈分身,但他和另外兩人都身受重創,無力再戰,此行支援無疑是徹底失敗,更不用說前往千帆城深處營救判官等人。

  遠遠的,他看到無數毒煙魔影正不斷環繞著一座黑色高塔旋轉。

  那高塔正以一種極其緩慢的速度不斷拔高建造著。黑塔頂端,是一顆巨大無比的菱形血眼。

  “魔光塔....居然這么快?”上陽金史神情越發難看起來。

  “撤!”他冷聲揮手,接過指揮權。

  上陽九禮一刀將面前的魔物砍成兩截,身上濃郁的黑膜上有著一條條蛇影不斷游動,那是代表蛇級層面的外在標志。

  她身后是一大群正在和牛頭人身魔物廝殺著的家族精英。和其他地方的慘狀不同。

  這里的上陽家精銳實力恐怖,只是幾個照面,便將剛剛遭遇到的數百頭魔軍全數屠殺致死。

  最后一頭魔物倒地身亡后,街區短時間內一片冷寂,所有魔軍暫時性的被清空。

  數十名精銳強者聚集過來,回到上陽九禮身邊。

  “大姐,現在該怎么辦?”其中一名強壯男子莽聲道。

  “還有不少兄弟都陷入重圍,城里是沒法了,但其余邊緣地域的還能救,我們挨個試著去救人,盡可能的集合大家的力量!鄙详柧哦Y手中彎刀歸鞘,冷眼掃了下周圍,還有遠處那座緩緩升起的巨大黑塔。

  “必須盡快了,科宇,統計一下路線,先救四位主將!路上能救多少兄弟,就救多少人!”

  “是!”

  “其余人,護住兩翼,我們沖!”上陽九禮目光一轉,又看到了遠處從街區拐角涌出的尖刺蠕蟲魔物。

  這種每一頭都至少有三米多高,十多米長的怪物,是名符其實的戰爭兵器,一口就能將黑膜咬碎,撕碎蛇級以下的任何對手。

  上陽若混在幾個表姐表妹之間,俏臉煞白,他們的父輩祖輩都在中心城區和魔軍廝殺,之前還能聽到雷鳴般巨響,現在卻是已經悄無聲息。上陽若的爺爺是家族宿老之一,實力強絕,她絕不會相信自己爺爺會隕滅在魔軍之中。

  只是....只是為什么...為什么到現在也沒聽到中心城區動靜。

  她努力鎮定情緒,爺爺掌握著整個上陽家的情報對會比任何人都先一步得到消息,他必定會沒事,F在要擔心的不是爺爺,而是她自己。

  一行人疾馳從入魔軍群中,如同尖刀,在上陽九禮的帶隊下,瞬間便撕裂所有魔軍隊伍,短短幾息,便穿透魔軍,沖到外城城門街道。

  很快,一堆正被一群巨型蝎子圍困的人群映入視野。

  上陽九禮帶人迅速上前,一馬當先。

  “小若!”上陽坤云赫然也在其中,驚喜的望向這邊。他一條手臂赫然已經被撕斷。身上血跡斑斑,正在另一位拘級高手帶隊下拼死廝殺。

  漆黑無光的巨大洞窟內。

  大量雙耳是黑色羽翼的赤裸怪人,不斷從四面八方沖向路勝。

  他們通體漆黑,手里大多都握著尖銳長矛,矛身閃耀著一行行血色符號,散發出陣陣邪異呢喃。

  “典籍中記載的污染者?魔氣傳道者?....這里的魔氣居然能衍生出這等怪物!甭穭偬鹨荒_,腳背上數個魔氣傳道者被摔下化為肉泥。

  大量數百上千的魔氣傳道者,只要一接觸到路勝周圍數米范圍,馬上便如同失魂落魄般,自己散開防護,散開魔氣,任由路勝一絲赤極九煞功內氣涌入。然后摔落下去,等到砸到地面時,已經內部所有內臟骨骼溶解,化為肉泥。

  路勝甚至已經不用出手,自帶的混亂心智力場,和恐怖的絕對防御,以及赤極九煞功自然而然的內氣血br >

  三者結合起來,形成效率極其恐怖的殺戮機器。

  大群大群的傳道者前仆后繼,然后不斷一個個的被赤極九煞功內氣溶解,化為肉泥滴落。

  一絲絲魔元不斷涌入路勝體內,殺死這些數量極多的傳道者,得到的魔元雖然少,但架不住數量多。

  “還不夠....還不夠!”路勝龐大的身軀不斷前行著,而且還在隨著前進而不斷變大。

  魔元每時每刻都在被其細胞吸收,轉化,然后化為養分,增強魔體。

  之前是十五米多,現在已經逐漸增長到十八米。

  十八米的魔體肉身,這是什么概念?那相當于六層樓那么高。

  路勝從未想過,自己居然能長到如此巨大。他曾經在雪地里見到過數十米長,十多米高的白色巨狼。但那是妖,大妖,而他是人!

  嘭!

  路勝伸出大手,抓了一把傳道者捏起來塞進嘴里,緩緩咀嚼。這樣吸收到的魔元更多,而且他也需要食物生長身體。

  對于他而言,眼前這些魔物雖然是人形,但并不是人,只是魔怪。

  對于現在的路勝來說,只要不是人,都可以吃。

  嘭!

  他又抓了一把傳道者,起碼有五個捏到一起,往嘴里塞去。

  “。。!”忽然遠處一個尖銳的大叫聲傳來。

  一個雙耳羽翼是暗金色的傳道者,正滿臉悲憤的瞪著路勝。眼淚刷刷順著臉頰往下流。

  “kakaenda!hoiyusita !”

  他張嘴說出一連串帶著某種韻律的音節,似乎是傳道者之間交流的語言。

  “什么意思?”路勝愣了下,似乎想起自己之前抓起來的傳道者中,有兩個是長得蠻漂亮的女性。

  唔....這些異族明明是被魔氣污染的怪物,難道也有感情?

  他有些奇怪的想著,然后又伸手去抓新的一把傳道者。他的大手只要抓向什么地方,那里的傳道者便馬上在混亂心智力場下,放棄抵抗,任由他捏住吞噬。

  轟!

  一只巨大金屬般鉗子,狠狠從黑暗中飛射而出,打在路勝手臂上。

  嘭的一下,只比路勝手掌稍小的鉗子,猛然撞歪他手臂,閃電般將下面的傳道者救了回去。

  “殺了他!殺了這個怪物!”巨鉗的主體緩緩從黑暗中爬出,那赫然是一只螃蟹一般的黑色巨獸,它有著四只鉗子,身高十三米多,沒有路勝高,但比他體寬。背上長著一簇黑色半透明的晶體石柱。

  聲音便是從晶體石柱里傳出來。

  路勝還沒弄清楚怎么回事,便聽到身邊的傳道者紛紛歡呼起來,似乎巨蟹的到來帶來了希望。

  “大一點的魔怪?”路勝疑惑的打量著巨蟹,猛然伸出手,一把捏住對方巨鉗。

  咔嚓!

  一聲巨響,巨鉗完全來不及反應,就被他撕下來一個鉗子。

  巨蟹迅速反應過來,其余鉗子狠狠朝著路勝夾去。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