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修真小說 > 極道天魔 > 第八十四章 麻煩 四

重要通知:域名變更為www.aygpiz.live請收藏

  嘭!

  又是一下重擊,路勝狠狠被砸得往后連退。嘴里的血一下包不住,吐出去濺在地上。

  車廂里又飛出紅絲帶,狠狠纏在他腰間,但瞬間就被滾燙內氣燒斷。

  嘭!

  紅衣女子再度出現在路勝身側,一燈籠打在他右肩上。

  嗬

  女子喉頭發出不明的嘶吼,她不斷在路勝身邊閃現,一下下的狠狠砸在他頭上,身上,手腳上。

  嘭嘭嘭嘭嘭。

  連續不斷的重擊下,路勝一口口的血從嘴里涌出。

  “再重點,太輕了!呵呵呵”他不以為意,手里刀刃不斷格擋,有時能擋住,但大部分都沒法,只能用肉身硬抗。

  “知道我當時怎么殺她的嗎?比你現在重多了,一刀從正中切成兩半,她以為自己還能復原,被我用內氣壓住,在那里痛得死去活來,哈哈哈哈!”路勝嘴里還冒著血大笑道。

  嗬!

  紅衣女子攻勢越來越急,越來越重,瘋狂的不斷用紅燈籠砸在路上身上,同時另一只手也空出來,紫黑色的尖銳指甲不斷在路上身上抓出一道道血痕。

  哧!

  路勝左腰被狠狠挖掉一塊血肉,傷口迅速開始發紫發黑,但馬上被陰陽玉鶴功壓住。

  紅衣女一手燈籠,一手指甲,狀若瘋狂的不斷朝路勝身上落去。

  猛然間,紅光一閃,她手臂微微泛起紅芒,仿佛覆蓋了一層薄薄的紅色冰層,速度和力量都暴增。

  嗬!

  紫黑色的利爪急速朝著路勝胸膛刺去,她要一爪將他的心肝挖出來,為自己的姐妹報仇雪恨!

  紅衣女本就速度極快,這一下更是暴增,讓路勝根本無從躲閃,只能勉強挪開一點位置。

  哧!

  利爪筆直插入路勝胸膛,深深的刺入右胸。關鍵時刻,路勝勉強挪動了下方位,將致命處讓開。

  血冒了泡般不斷涌出來。路勝被巨大的力量頂著,不斷往后退出十多步,口中血水混著氣泡不斷涌出。

  嗬!

  紅衣女另一只手松開燈籠,狠狠又是一爪,刺入路勝腹部。

  路勝渾身一震,嘭的一下,他狠狠雙手抓在紅衣女子肩膀,女子使勁掙扎,卻沒法掙脫。

  “抓到你了”他抬起頭,臉上全是血污,但卻露出一絲猙獰的笑容。

  嘶

  一絲絲熱氣從兩人之間升騰起來。那是赤極氣不斷灼燒血水發出的白氣。

  嗷。!

  暴虐的虎嘯聲中,路勝狂吼一聲,膝蓋轟然朝著女子胸口腹部狠狠撞上去。

  嘭!嘭!嘭!嘭!

  紅衣女子掙扎著,發出嬰兒般的慘叫,她胸口處的身體被路勝撞得深深塌陷下去。身體周圍,眼耳鼻口中都冒出白色煙氣。

  “你剛才不是砸得很爽嗎?”路勝一把揪住女子的頭發,對著自己額頭就是一撞。

  噗!

  女子腦袋被砸出一個碩大的豁口,白色的黏液和煙氣冒出來,她慘叫著發出聲音,拼命想要掙脫,卻被路勝死死抓住,狠狠往后撞上一顆路邊枯樹。

  嘭的一下,樹干斷裂。

  “哈哈哈哈哈。!”路勝狂笑著,一拳拳的狠狠砸在女子頭上,打得她整個面部徹底塌陷稀爛,如同破碎的西瓜,大量的白煙從傷口里冒出來。

  “你不是要殺我嗎?殺!殺!殺。!”一下下的重擊,不斷打在女子頭上身上。

  嘭嘭嘭嘭嘭!

  連續數十拳,路勝全身內氣瘋狂涌動,赤極氣不斷被陰陽玉鶴功補充著,每一拳都是全力,他身上滾燙無比,如同火爐。

  女子整個頭頸部變得一片稀爛,還伴隨著焦黑。

  路勝單手將她的手爪從自己身上抽出來,將其高高舉起。

  陰云下,女子奄奄一息,但還有最后一絲意識,她伸出手想去抓路勝的手臂。

  “想殺我,這就是代價!”

  嘶啦!

  他單手一抓,竟然活生生將女子破爛的腦袋,從脖子里拔了出來。腦袋下面還連著一些經絡骨頭之類的東西。

  大量白色粘液伴隨著煙氣灑在他身上,他卻不以為意,仰頭狂笑起來。

  地上滾動的紅燈籠在這一刻驟然熄滅。

  *********************

  陰暗的密林里,濃密黝黑的樹木遮天蔽日,將這一片地域籠罩在灰黑之中。

  一棟大戶人家居住的紅瓦府邸內,紅色燈籠一片一片的掛滿了大門內外。

  一個打著傘的白裙女子,正靜靜站在院子里的井邊,仿佛是在借著井水照看自己的容顏。

  紅色紙傘將她的面部遮住,只有漆黑如墨的長發順著身后垂下。畫著粉色梅花的傘面反射著府邸內掛著的紅燈籠,顯得更加殷紅。

  “甄家殺了我們不少人呢該怎么做才好呢”一個如同憋著嗓子發聲的斷斷續續女音,從傘下傳出。

  “他們才是真正搶到了赤龍劫的人,用一個假消息和假象,就引開了那么多勢力,現在全面出手,底氣很足啊!本飩鞒鲆粋陰測測的女子聲音,有些沙啞!爸皻Я宋覀內齻據點,現在又正面硬抗我們放出的怪異,甄尋是個人物,了不起!

  “我出手殺了他?”打傘女子斷斷續續道。

  “你不是他對手,甄家現在如此強硬,定是因為有赤龍劫為底氣!本新曇衾^續道!拔覀兡軌蚩刂朴绊懙膩y怪異就這么多,居然全部被他們砍掉,得先靜觀其變!

  “好”打傘女子應道。

  她站在井邊又等了會,直到徹底沒了聲音,才緩緩一步步的走向府邸臥房。

  走到臥房前,她微微仰頭,看向掛著的紅燈籠。一排排的紅燈籠中,足足有十五個全部熄滅了。冗長的走廊上一小截的地段都沒了光亮。

  “被打散了呢十五個么?連去收拾凡人的那個也沒了手腳真干凈”打傘女子呢喃著,音調依舊怪異。

  “甄尋早晚要吃了你”

  一陣微風吹過,臥房前頓時空無一人。

  *********************

  路勝手捂著胸口,陣陣燒焦的肉味不斷飄散出來,頓時止住傷口的流血。

  他另一只手握著刀,手掌上慢慢滴著血,掌心和刀柄之間的空隙處,還捏著一根銀簪。

  銀簪是那種街面上隨處都可以買到的,很普通的簪子,幾個大錢就能買到,重量很輕。

  路勝是從那燈籠女身上找到的。

  燈籠女死后,整個身體徹底融化,變成煙霧,只有衣服燈籠之類的雜物留了下來,路勝從中找到了這根銀簪,他嘗試了下用血滴在上邊,果然有陰氣吸入身體。

  此時手掌中的銀簪源源不斷的在涌入一絲絲陰氣,雖然不多,但勝在持久。

  路勝感覺胸口火辣辣的疼痛,外傷已經沒出血了,內傷有陰陽玉鶴功和赤極心法配合,先用手擠壓住動脈血管,用赤極氣在內傷出血處使勁燒一下,堵住出血口。然后陰陽玉鶴功迅速補上。

  打到現在,他實際上功力大部分都用在壓制毒性上,真正壓制傷勢和動手,倒沒用掉多少。

  地上只剩一灘紅衣服,還有邊上燈籠熄滅了的馬車。那拉扯的黑馬也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七竅流血,不知道死了多久,而且還是站著死。

  提著刀當做拐杖,路勝一步步的朝著車隊方向追去。

  沒追出多久,前面迎面便傳來一陣馬蹄聲。他抬頭一看,赫然是玉蓮子帶著兩個幫眾狂奔而來,都是騎著馬。

  玉蓮子一眼便看到路勝走在路邊,見他渾身是血,滿身狼狽,頓時大驚。

  吁~~~

  三人迅速翻身下馬。

  “外首!”

  “外首您沒事吧?”

  三人趕緊上前扶住路勝。

  “沒事,怎么就你們三個來?城里都安排好了么?”路勝臨走時讓玉蓮子將沿山的地盤梳理一遍,監控任何異常情況,一旦有動亂,馬上派人隔離和安撫。配合官府衙門一切行動。

  “城里沒事,外首你怎么傷成這樣,這附近還有誰能把你傷得如此之重!”玉蓮子面色肅然。同時從腰囊里取出金瘡藥打算給路勝敷上。

  “我自己來!甭穭俳舆^藥,扯開上身衣服,露出胸口和腹部的傷口。金瘡藥藥粉對著傷口輕輕一撒,均勻的抹上去。

  “說來話長,這事不是你們該知道的,先回去再說,我家中人就在前面。你們先去禁地那邊!

  玉蓮子三人看到路上身上的傷口,都倒抽一口涼氣,那兩個傷口紫中泛黑,赫然是中了劇毒的征兆。

  “沒事,看起來是中毒了,但我用內氣將這部分燒焦了的,算是隔離,回去割掉點肉就行!甭穭兕~頭見汗,忍著痛道。

  “我這里還有點解毒藥”玉蓮子遲疑道。

  “不用。一般的解毒藥應該沒用!甭穭俑杏X到這毒似乎能被陽性內氣抵消,在消耗大量的赤極氣后,毒性對身體的侵襲并不大,只要趕緊回城挖掉毒肉,清晰傷口就好。

  “那好,我陪外首騎馬回去,你們兩人騎一匹,跟在后面!庇裆徸友杆侔才。

  “是!”

  四人分配好后,騎馬往前急追。

  很快路家的車隊也出現在官道上,還好的是,車隊里沒什么動靜,依舊穩步往前。

  路勝也不下馬,他臉色極差,沒半點血色,經過時老爹路全安他們還沒看清楚是他,便很快消失在前面官道上。

  一路上路勝又仔細觀察了兩側,強撐著劇痛,確定了車隊后面的路還算安全,一直到了沿山城,他安排幫眾前去接應家中車隊,才由玉蓮子扶著進了城外的金玉花房。

  這里現在已經成了路勝半個據點,還雇了工匠開始在這兒重新建一棟閣樓,方便休息。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