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玄幻小說 > 科技傳播系統 >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不可思議地順利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不可思議地順利

  ntent

  以他此時此刻所掌握的手段,根本就不可能和面前這些人講道理,哪怕他現在已經可以確認,自己暫時還沒有生命危險,但是不得不說的是,自己現在的身份其實很尷尬,哪怕他如今已經展現修為,但是羅修相信,這些人也不會輕易相信他的,只會拿他當炮灰,拿他當苦力,雖然自己先前話說的很漂亮,但實際上,他很清楚,自己其實還是還是令人防備不已的,以他掌握的種種秘法手段,只要他想,是沒人能夠留得住他的。

  看著神情各異的眾人,此時此刻的羅修,其實內心當中是有些無語的,進入通天河的第一時間,羅修并沒有施展護體神通,反而肉身強行進入了河水當中,緊接著,一股冰冷的刺骨寒意便直接沖入了體內,種種的酥麻疼痛,各種各樣的難以忍受的滋味,便在他的周身毛孔當中出現,身上的皮膚都有種皮開肉綻的,痛苦的感覺直沖靈魂深處。

  如果說剛剛進入這個地方的時候,對于羅修來說,身體上的這點兒傷勢,他還有些無所謂,然而,當羅修真正進入通天河以后,他卻真實的發現,自己先前還是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了,悄悄的運轉天神煉體訣,只是一剎那間,通天河水當中那詭異的力量,便直接鉆入了他的身體當中,每向前走一步,這種力量便加重一分。

  隨著他功法的運轉,很快全身便麻木不已,甚至于就連經脈當中,也充斥了這種詭異的腐蝕之力,這種力量,幾乎在瞬間就將他全身所有的一切,都從里到外的給沖刷了一遍,就像是洗衣服一樣,從里到外幾乎無死角,全方位的洗滌了一遍。

  羅修此時此刻的感覺就是天神煉體訣已經不再需要他主動運行,就像是他已經修煉了成千上百萬遍一樣,可以自由自在的在通天河里修煉,而且當他進入通天河后,天神煉體訣自如的運轉,療傷的效率無比變態,而更加讓他感覺到不可思議的是,就連剛開始的那種全身疼痛的感覺,也已經開始慢慢的減輕,甚至于如今已經不再有任何不舒服了。

  而且通天河里的詭異腐蝕之力,除了剛開始的時候,對他的身體造成一定的損傷,在接下來的這段時間當中,身體強度每時每刻都在均速的提升,就連靈魂也像是吃了一頓飽餐一樣,身上的那點兒損傷,早就已經徹底的修復完成。

  跟在這位玲瓏道主的身邊,羅修必須表現得足夠謹慎小心,因為擔心自己的身份暴露了,導致一系列的可怕事情發生,羅修根本不敢暴露自己已經在修煉天神煉體訣的這種事情,他此時此刻全身簡單,除了剛開始的時候,勉強能夠維持體內氣機不外泄以外,到了如今這種地步,他已經可以徹底的散去護體神通。只不過暫時的,羅修還不敢表現的太過另類,身邊的三個強者虎視眈眈,尤其是這位玲瓏道主,羅修很清楚,自己現在絕對是他重點觀察對象。

  四人深入通天河,一路斬殺無數妖獸,很怪異的是,在水中將這些妖獸斬殺,竟然會瞬間化為河水,這簡直令羅修都感覺到不可思議,這些妖獸竟然就是通天河里滋養出來的精靈一般,這些妖獸死亡之后,重新消失在通天河,融入通天河當中,化成通天河的一部分,這種詭異的情況,也讓羅修是看得目瞪口呆。

  “怎么?看你這樣子,應該是沒見過這副景象吧!你還不知道這種情況,你知道為什么通天河當中,會有如此恐怖數量的妖獸嗎?其實原因很簡單,這些妖獸都是修士的尸體轉化,它們的前世,很可能就是一些修煉有成的修士,你應該知道,很多修士在死亡的時候,會將自己的身體葬入通天河,而我們守護著通天河這么多年上下游,你們也曾經看到過,但是你們見過有人類的尸體在通天河當中漂浮嗎,沒有!所有的尸體融入通天河的瞬間,通天河就會新生一只妖獸出來,這些妖獸可以說是一些修行者的再次重生,所以我們每擊殺一頭妖獸,擊殺的都是一位和我們同樣的修士,只不過他們以另外一種方式生存在這個世界當中,還有更加勁爆的消息,本道主也不隱瞞你們幾位,通天河之所以會變成如今的這種樣子,和億萬年前的那場上古仙魔大戰,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當年的那場大戰,上古戰場死亡的上古仙魔人數超過千萬,這么多仙魔的鮮血匯集在一起,形成了如今的通天河,通天河內那億萬生靈死亡之后,所化為的鮮血變成了河水,通天河蘊含的恐怖靈氣可想而知,造福了通天河上下游億萬宗門無數大小勢力,當年的上古神魔大戰,所代表的絕對是整個修行界的頂峰,如今的我們所有的人加在一起,也不夠上古仙魔一指頭碾壓的呢!”玲瓏道主看到羅修表現的如此異常,忍不住呵呵笑了笑,有些諾諭的開口跟羅修解釋,言辭當中卻帶著一絲苦澀,似乎也有些驚嘆的味道在其中。

  “道主,您這從哪里得到的信息,這消息真的有些不靠譜,通天河不是說只是一條流經主世界和反物質位面的河流嗎?怎么可能有你說的那么夸張?而且上古天魔神仙再怎么強大,也不可能僅憑他們身上的鮮血,就可以供給通天河沿岸的這些勢力消耗,通天河能夠了流淌億萬年而沒有出現斷流,這豈不是有些夸張了!”羅修身邊的那位一直默不作聲的胡姓老者,此時此刻卻臉色有些怪異的看著玲瓏道主,語氣當中帶著一絲狐疑的開口說道。

  “呵呵,你們這就不懂了吧,當年的那場仙魔大戰,中間是有些突發事件的,只是當時具體發生了什么,誰也不清楚,只知道天河傾倒,整個世界都被強大的戰斗余波給打成了七八塊,通天河當時也是天界的一條河流,只不過因為大戰將整個天界都給打碎了,所以通天河才會變成如今這種在虛空當中流淌的詭異景象,說句你們不相信的話,當時本道主聽到這個信息的時候,也是有些不相信的,然而,這么多年來,一直在研究追查這些事情,我已經可以100確信,這是真的!之所以通天河可以流淌這億萬年,而沒出現干涸的情況,其實原因很簡單,這么些年來,人類修士不斷的補充,難道你真的以為修士死亡進入通天河是自愿的,其實是強迫的,你仔細觀察就會發現,除了普通的凡人之外,任何修行者死亡之后,他們的身體很快就會被人丟進通天河,重新化為河水!即便是如此,經過這億萬年的歲月,通天河內的靈氣其實是在緩緩地消散的,難道你真的以為,我們布置在這通天河兩岸的這些汲靈陣法,真的就是為了培育我們麾下的那些大大小小的星球不成?那些星球只不過是我們給自己留的一條后路罷了,也是在這幾千萬年當中,一些強大的修行者才搞出來的這種手段,不然的話,整個世界的局勢也根本不可能變成如今的這種你死我活!這么些年來,你們經歷了那么多,難道真的就沒發現,如今的通天河兩岸大小戰爭爆發的越來越頻繁了嗎?之所以我說如今的太上感應門到了生死攸關的關鍵時刻,根本原因就在于,我們如今掌握的一些資源在減少,而且手下的修士數量也在增加,此消彼長之下,我們已經無力支撐龐大的修士數量了,但是又不得不維持龐大的修士基數,因為只有人數上去了,頂層戰力才不會受到多大的影響,這樣以來,才能避免被人滅門,如今你們被困在這里不太清楚,本道主游歷通天河上下游這么多年,見過了太多的勢力興衰存亡,已經變成了一種常態,以前的通天河兩岸大小勢力,幾乎很固定,然而這千年來,情況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幾乎每天都有勢力被滅,也幾乎每天都有修士大片的死亡,整個通天河上下游就在這種循環當中,不停的勢力交替,之前的很多年當中,如果不是我們和云頂天宮之間,彼此實力相當,如今的這片區域也早就已經易主了…!”玲瓏道主呵呵笑了笑,語氣當中帶著一絲索然無味,只不過她的這番言論,更是讓羅修都跟著大吃一驚。

  實在是玲瓏道主的這番話當中,透露的信息量有些大,他很難想象,真的發生了玲瓏道主所說的這種情況,將是一種何等可怕的事情,通天河還能支撐多久?誰也不知道,如今上下游都在瘋狂地汲取通天河的靈力,使得如今的通天河根本就沒可能重新流通近暗世界,這也導致了通天河如今的局面越來越詭異,上下游大小勢力彼此你爭我奪,導致的最直接原因就是環繞在通天河兩岸的這些修真大勢力,已經不得不面臨,接下來更加巨大的混亂局面。

  聯想到自己之前在云蒼大世界當中的那番經歷,此時此刻的羅修也不禁有些恍然,云蒼大世界的天道法則缺失,大道本源不全,應該也是因為通天河的緣故,這條通天河雖然孕育了通天河沿岸繁榮昌盛的修真文明,但從另外一方面,也確確實實是徹底的讓這個世界的修士,即便修為到達這個世界的頂峰,也不可能做到壽與天齊。

  羅修一邊聽著他們的低聲聲討論,同時不停的運轉體內的功法,天神練體決,經過這段時間的運轉,修行已經徹底的入門,而且因為身體已經吸收了足夠多的腐蝕之力,身體的改造也趨于尾聲,讓他在修煉天神煉體訣的時候,已經再也不像之前那般,必須專心,此時此刻的羅修,聽著場中這些人的低聲言語,也不禁為自己所能經歷的這些事情感覺到不可思議。

  怪不得,他在修煉天生煉體訣,汲取通天河當中那些詭異的腐蝕之力的時候,竟然一點違和感都沒有,借助這種詭異的力量,修煉天神練體決對他肉身強度的提升,簡直不可思議,天神煉體訣從入門到如今的大成,僅僅只花了三十多天的時間,速度之快簡直令人匪夷所思。

  如果不是他親身經歷,他是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自己所經歷的這些事情,這些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讓羅修感覺到無比的震驚,臉上的神情更是充滿著一種難以言說的怪異感覺。

  對于此時此刻的他而言,實在是無法相信自己眼下所經歷的這一切,如果說之前,他還對自己能否徹底擺脫靈魂損傷的事情而苦惱,現在的他已經不在意自己靈魂上的這點損傷了,天神煉體訣汲取的這種融于通天河當中的詭異腐蝕力量,對于靈魂體的修復,簡直讓人感覺到震驚,速度快到了尋常修行者是一點都感應不到的地步。

  羅修在修煉的時候,曾經刻意的顯露了一絲屬于天神煉體決的氣息,但是場中的這些人,沒有一個發現的,所有的人都神色如常,羅修便也不像之前那般緊張兮兮的了。在這段時間當中,眾人一共搗毀了三座祭臺,果然如同羅修記憶當中的那些血魔祭壇一樣,這些祭壇統統都是一些特殊的材料搭建而成,由無數詭異符文構成的不規則六邊形祭壇,每一座都具備擾亂妖獸神智的作用。

  這一路上,羅修還以為自己等人會遇到云頂天宮的那些天神,然而,很意外的是,直到他們將通天河兩岸的所有祭壇統統搗毀之后,也依舊沒有人出來阻攔,就像是這些祭壇已經被放棄了似的,見到這一幕,雖然玲瓏道君因此有些擔心,是不是這些是云頂天宮的陰謀,只是當他們將所有的祭壇都毀掉后,依舊沒人出來阻攔,對于這些,羅修等人也不以為意,羅修他們甚至還因此狠狠地發了一筆橫財。

  ntent

  科技傳播系統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